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2:西洋镜
上一版  下一版
  
B02:西洋镜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2版:西洋镜
上一篇

德国 “背房贷”好像也不是那么恐怖

2021年08月03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王小天

    贷款人的信用度和每个人的年龄、性别、学历、工作稳定度甚至搬家次数都有关系,极其复杂繁琐,并且个人不能轻易查询也不能修改

    经过十来次的竞争看房,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我和先生已经身心俱疲。现在德国房市基本是“卖方市场”,一套房挂出来一个价格,意向人看完房子再给出一个期望价格,根据房源好坏以及竞争激烈程度,有时是竞拍加价,有时是适当砍价。如果两个家庭出价差不多,付款又都有保障的情况下,多数房东会倾向于把房子卖给更需要的人,比如有多个孩子的家庭。所以看房时总是出现很壮观的景象,一套房子外排着几大家子人等着看房,大家推着婴儿车牵着大孩子拖家带口,就是为了表明自己是有多急需一套房子。我们这个两人小家庭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优势,也觉得没必要抬高出价和他们竞争,只能安慰自己和梦想中的房子缘分还没有到。

    我们又把搜索圈扩大了5公里,发现在城市的边缘处有一套看起来非常别致的二层公寓,马上预约去看房。位置虽比城市边界远了3公里,但开车一分钟就可到达两条通往周边大城市的高速路,村镇上幼儿园、小学、超市一应俱全,生活也算方便。要谈房子的缺陷,唯一一点就是卧室只有两间,而厨房和门厅又显得过大,对于多个孩子的家庭来说,实用的面积不是很大,所以竞争没有那么激烈,但房型正好适合我们这样的小家庭。看房时中介还出示了小区业主委员会近些年的账目,以及每次业主表决大会的记录,还有房东提供的物业费明细,每一项都清晰明了,甚至标注了房子外部需要统一用哪一个品牌哪一个色号的油漆。房产中介说,老先生急着卖,出价可以比网上价格低一些。我们在官方网站上比对过附近房价、地价之后估出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价位,竞价后又加了2000欧,最终和房东达成了购买协议。这个协议由房产中介帮忙拟定,锁定了协商好的房价,我们有4周的时间去银行办贷款,此间房东不能把房子卖给其他人,否则需要赔偿违约金。

    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到多家银行询问过贷款的事宜,所以递交房子的资料之后,不出两三天就顺利拿到了银行的贷款确认函,首付是20%,贷款部分是80%,等额本息并锁定10年利率,10年后没还完的尾款可以一次付清或者继续贷款。德国银行对首付的比例要求不高,一般10%到30%,有些甚至可以零首付。银行对贷款人的信用度是通过一家叫SCHUFA的公司来评估的,SCHUFA记录了在德国的每一个消费者的信用消费,包括每月的水电费、手机费等各种分期付款的账单,信用度和每个人的年龄、性别、学历、工作稳定度甚至搬家次数都有关系,极其复杂繁琐,并且个人不能轻易查询也不能修改。在德国想拿到优惠的贷款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大多需要一份稳定的无限期工作合同、每月健康的账户流水、人身保险等等。我们作为外国人还要拿到永久居留,总之需要你可以安安稳稳还上二三十年贷款的证明。不过我们所在城市的房价与家庭收入的比例还算健康,我们每月交上和之前房租差不多的房贷,节省一点十几年后也能顺利还完贷款了,“背房贷”好像也不是那么恐怖的事情,没有在经济上太多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

    贷款确认之后,买卖双方一般需要在两周之内在房产公证员的见证下签订最后的房屋买卖合同,因为一旦有一方反悔,法律规定贷款合同可以在签订14天内撤回。我们和老先生如约到了房产公证员那里,三方围坐一桌,在公证员从合同的标题开始一字不落读完整份合同后,正式签上了我们的名字。

    老先生又两次邀请我们到家里见面,他正在打包家具,已经约好了搬家公司在交房之前全部收拾好。这是一位品位不俗的老先生,把高高的门厅布置得像画廊,家具和饰品都是他在南美工作时购买又运回德国的,全是硬朗的实木物件,古朴又经典。家电上他又喜欢时髦的东西,灯、暖气阀、电视音箱都连成了智能控制,后院的割草机器人也是手机一点就自动去除草了。谈话中发现老头儿退休前和我先生一样是汽车行业的,可算是工科男碰头了,他俩兴致勃勃地在那儿研究音箱,我和他老伴儿在背后偷偷地笑:“男人啊,啥年龄都喜欢这种玩意儿!”

    老先生和老伴儿并没结婚,但一起在南部新盖了一栋大房子用来养老,遇上疫情没有及时交付,就要先搬去老伴儿的公寓过渡一段时间,用不上他的旧家具了。他问我们有什么感兴趣的家具可以留下来,不是钱的问题,只是觉得丢掉也挺可惜的。我们留下了他的花园桌椅,拆卸不掉的整体衣柜以及割草机器人,并打趣地说要是音箱能留着就太好啦,老头儿马上摇头,不行不行,这个可要好几千欧元哪!

    老头儿有只大狗叫Leo,见到我们总是兴奋地晃着尾巴叫,好像早就认得我们似的。他问,花园里Leo的狗屋你们要留着吗?我们说,可以给我们的猫Leo留着,说不定它也会喜欢。对,我们的宠物都叫Leo,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后来我们的猫确实也很喜欢这个Leo小屋,每次出门都要钻进钻出玩个好几遍。

    交房的那天,除了一份必要的交接清单外,老头儿还留下了另一张手写的联络表,上面事无巨细地记录着暖气修理公司、物业和四邻的名字和电话,花园和装修需要用的梯子、工具都整整齐齐留在工具房,给我们之后入住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我们拿到钥匙,这次换老头儿关门离去,这个小房子经历的仿佛不只是业主更换,更是不同时代不同文化故事的更替交错。

    房间空空的,一说话就有回音,看起来熟悉又陌生。除了兴奋和期待,即将迎接我们的还有装修带来的繁琐和劳累。苦中作乐,甜中带酸,才是生活的常态。

    供图/王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