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看天下
上一篇

校园“延时服务”来了“三点半”难题解了?

不同学校学生参与率存在差距 业内建议出台实施细则完善配套制度

2021年07月07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低龄学生放学“无人接管”的问题曾困扰不少职工家长,被人们称之为“三点半”难题。教育部日前印发通知,推广部分地方义务教育课后服务有关创新举措和典型经验,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并要求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延长了学生在校时间,学校的老师够用吗?不向学生收取费用,常态化保障跟得上吗?记者进行了追踪。

    现象

    学校开展课后服务 广受家长欢迎

    “课后服务让我们双职工家庭不用逃班了!”下午5点,在长春市第一实验小学门口,聚集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家长林丹说:“以前学校下午3点左右放学,为接孩子,夫妻俩轮流请假。接完孩子再赶回单位继续工作,有时还要托亲朋代管。听说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我们第一时间报了名。”

    除了可以晚点接孩子,一些学校的课后安排还缓解了家长的“辅导压力”。“在学校写作业更快,放学书包都不用背回家。”长春市北安小学学生聂炜伯说,老师还给批改作业、讲错题,回家后和父母关系变得融洽许多。

    北京市黑芝麻胡同小学副校长周京胜说,考虑到学生答疑的需要,学校安排了语文、数学、英语等主科老师进行课后服务。教师参与课后服务可以接触到不同班级的孩子,年轻教师与骨干教师搭班也有助于提高教学质量。

    记者在贵阳市观山湖区世纪城小学看到,下午放学后的校园格外热闹。操场上、活动室里,足球训练、跆拳道教学、合唱排练等活动丰富多彩。“以前课后只能在教室写作业,现在能选择很多特色课程。”世纪城小学校长张文敏说。

    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减轻了部分家长的经济负担。长春市二道区远达小学六年级学生家长高先生对编程课非常满意。“外面300元一节的编程课,在学校就能学习,给家长省了一大笔钱。”他说。

    问题

    参与程度存差异 部分学校经费紧张

    记者采访发现,在各地探索课后服务的过程当中,不同学校学生参与率存在一定差距,一些学校尚存在经费有限、教师参与积极性不高等问题。

    学生参与率有较大差距。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大兴实验小学从2018年开始探索课后托管服务,学生自主选择参与,目前实际参与率超过90%。校长王学武说,开设课后托管之初,学校针对家庭需求开展问卷调研,根据家长诉求和建议,开展了体育、艺术、科技等类别的四十余项活动。

    但是,记者采访也了解到,有的学校一个年级参与人数不足20人。部分家长因为“担心麻烦老师”“怕老师不高兴”,不敢让孩子报名课后托管;也有部分家长认为学校“只是把学生聚一起写作业,缺乏内容安排,白白荒废时间”,更愿意让孩子参加校外辅导班。

    经费保障机制有待完善。记者采访及梳理发现,课后服务多数为地方财政出资,因此受各地财政能力限制较大。一些经济发达地区,政府可以全额买单,而一些欠发达地区,政府投入较少,学校课后服务经费不足。

    福州市教育局答复相关问题时表示,课后服务已纳入市、县(区)财政预算,但补助最高的福州市市属学校也仅是每生每学期100元补贴标准,划转当日课时数仅每人0.5元。

    贵阳市在2018年启动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乐童计划”,经费主要由市、县(区)两级财政按照一定比例给予每生每年300元标准划拨。2019年之后,在原有财政划拨经费标准不变的情况下,引入了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随着筹资经费渠道增加,贵阳市“乐童计划”升级版活动更丰富,也更契合家长和学生的需求。

    针对教师课时增加缺乏配套政策。“家长参不参与,教师是关键。”北京市一位小学校长表示,家长最关心的是谁来带班,希望能固定教师。但实际上,不少学校教师早上7点多到校,下班后还有批改作业、备课等任务,每天要工作10小时以上,课后服务只能由教师轮岗完成。

    长春市一所小学教师认为,课后服务补贴平均一次只有二三十元,难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也有小学校长表示,在课后服务的费用分配上,教育监管部门尚缺乏具体的政策指导。

    建议

    尽快完善教师激励等配套制度

    受访业内人士建议,要切实打通学校课后服务“最后一公里”,还需从制度上加强顶层设计,给予校内课后服务明确的制度保障,理顺收费、托管和学生在校时长等问题的关系,让学校负责人“吃定心丸”。

    建议出台实施细则,完善配套制度。比如,一些地方还规定“小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等要求,与学校开展课后服务要求的关系尚未理顺。

    长春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宁建议,针对学校顾虑的资金分配、校园安全等问题,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应出台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实施细则,明确财政补贴标准,促进资源合理分配。

    完善教师激励机制,调动各界参与积极性。北京市海淀区教委明确提出,下一步在提供大面积、全覆盖的课后服务工作过程中,在增大工作容量与时长的情况下,要做好对教师的人文关怀。同时,进一步做到“家校社”联动,学校组织、家长志愿、社会支持,解决师资不足问题。

    部分受访人员建议,可以将学校老师也纳入购买服务的范围,让他们在充分发挥个人专长育人的同时,也能得到相应的报酬,这不仅能增强老师的劳动获得感,也能让老师感到受尊重。

    给学校更多自主权,提高课后服务质量。一些专家和学校管理者建议,课后服务应该给学校更大自主权。一些地方规定,坚决禁止学校借课后服务的名义组织学生集体补课、集体教学等,但如果学校利用课后服务时间给学习困难的学生提供课后辅导,也能满足家长对课后服务的需求。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