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2:青影院
上一版  下一版
  
B02:青影院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2版:青影院
上一篇

哪有什么天选之子 只不过你们刚好路过

2021年06月18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李勤余

    《普罗米亚》的主角加洛和里欧被同伴扔到湖里冷静一下,却意外地碰到了教授的全息影像。教授不光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还免费赠送给他们好使的新装备。

    有没有觉得很眼熟?在一般的文艺作品里,常有这样的桥段。一位大侠意外掉入谷底,总会得到一本武功秘籍或者是一位高人的指点,接着当然是功力大增,把反派打得落花流水。

    但剧情进行到这里,《普罗米亚》突然开始不按套路出牌了——

    他们问教授:万一我们打不赢怎么办?教授回答:那地球就毁灭了。他们再问:为什么特意选择我们?教授的回答更绝了:我没有选你们啊,只是看你们正好路过。

    主角与教授的相遇是本片的重要转折,照理说,这个情节必然是有意义的。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奇遇”的作用在于证明邪不胜正,正义的力量总能在柳暗花明处得到庇佑。

    然而,这一切在《普罗米亚》中是不存在的。就像齐泽克说的,本片主角向下探索,却触碰到了生活的本质,那就是“无意义”。

    整部电影都被“无意义”笼罩。里欧是燃族的领袖,他的任务是带领族人摆脱不断被追杀的命运。看上去很悲壮,然而燃族不可自控地到处放火,也意味着他们不可能得到世界的认可。也就是说,他们的反抗,注定是“无意义”的。

    共和国司政官加雷是加洛仰慕的对象,他的理想是制造宇宙飞船,从熔岩喷发的危险中拯救整个地球。但可笑的是,他把燃族抓来当燃料,可是燃族的能量又会毁灭地球。换句话说,加雷的拯救计划本来就是“无意义”的。

    这就是后现代状况。

    从不同角度观察当代世界,完全可以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谁是正确的,谁又是错误的?在后现代的当下,宏大叙事已经失效,一个完整的主题已经破碎成无数个“小叙事”,就好像燃族和加雷的价值观都有自己的道理,但谁也说服不了谁。

    在《普罗米亚》里,到处都是对伟大主题的反讽。比如,影片开头一系列快切场景,暗示的是全球化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燃烧的灾难在一处发生,随即会蔓延到整个世界。但拯救世界的过程,却和全球化进程没有半毛钱联系,整部影片的故事显然是地方性的。

    又比如,加雷所代表的巨型财团基本控制了整座城市的衣食住行。资本在社会看不见的角落悄然运行,竟然炮制出一个无人知晓的拯救地球计划,而这个计划是以抛弃大多数人为前提。城市里处处是财团的广告,高大上的宣传和残酷的现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不正是后现代文化想要解构的状况吗?

    于是,我们的绝对主角加洛,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英雄。他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也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他喜欢的只是灭火,如此而已。对燃族也好,对加雷也好,他都没有特别的态度。他在影片中的最重要作用,可能就是连接所有人物。所以即使在结尾,加雷不可挽回地失败了,加洛依然毫不犹豫地接纳了他。

    整部电影看完,很多观众一定会有一个疑问:这部片,到底想说什么?但也许,这就是后现代状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没有一个能让各方信服的主题,只能给予各方最大程度的尊重。

    电影的主题变得暧昧、模糊,紧接着发生了游移和变异。粉丝们更关注的是什么呢?是加洛和里欧两位男主角的情感关联,是艾娜和姐姐之间的情谊。原本边缘化的点缀,反倒占据了中心的位置,这是后现代状况的典型表现——一部文艺作品应该得到怎样的解读,不会再有标准答案。

    《普罗米亚》高度风格化的画作,恰恰印证了这一点。极具冲击性的画面,抛弃真实性的夸张呈现,动态而非静态的视角……本片的粗犷,是对日趋精致的动画技术的反拨。

    角色和装备出场时,一种粗大的标语会随之出现。而随着角色的行动,标语甚至会被压碎或破坏。这是微妙的突破第四面墙的尝试,它正在向所有观众宣告,不要太把电影里的故事当真,这一切都是艺术的虚构。

    在今石洋之的作品里,比如《天元突破》和《斩服少女》,主角的目标往往是不断突破上层带来的束缚,可他们在实现突破后,又总是会发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矛盾冲突接连出现,使得主角的努力很容易陷入“无意义”的境地。

    解决办法是什么呢?如果你这么想,就是对后现代状况的最大误解。根本没有什么解决办法,也不需要什么解决办法。就像《普罗米亚》的主角加洛一样,大声呐喊热血的口号,无脑地一路冲杀,影片就在热闹的氛围中圆满地落幕。

    有人说,看完本片,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爽”字。这就对了,这部分观众或许精确地抓住了本片的精髓。后现代状况下的动画电影,不再有宏大主题的探讨,不再有纯粹善恶的冲突,让观众“爽”一下就算是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