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潮生活
上一版
A12:潮生活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潮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炒鞋客盯上国产球鞋 涉及鞋款被平台下架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北京青年报

    发售价买到鞋子并非为了自己穿,而是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一些产量少的爆款运动鞋,转手就能卖出数十倍的高价。以前,“炒鞋客”专注于阿迪达斯、耐克等国外运动品牌上,现在又将手伸向了李宁、安踏等国产运动品牌。原本价格亲民的国产球鞋,在二级市场上的售价被炒到原价的数十倍之高。

    今年3月下旬,“新疆棉”事件发酵后引发国内消费者对国际品牌的抵制潮,使得国产品牌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也收获了不少流量。

    但这却被“炒鞋客”视为一次新的机会,跑步入场。在得物App平台上搜索可发现,国产球鞋“身价倍增”。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参考发售价仅为1499元,在平台的售价高达48889元,涨幅达31倍。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参考价为499元,炒价达4599元,翻了近8倍。

    这随即引发网友大量吐槽,“想买个鞋不是断码就是压根没货”“国产鞋也要买不起了”。

    国产鞋遭鞋贩子炒作身价暴涨、如何看待炒鞋热蔓延至国产等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阅读量数亿。

    根据央行上海分行《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目前国内已有10余个“炒鞋”平台,包括毒(已更名得物)Nice、斗牛、当课(get)、YOHO!有货、识货、切克、Drop store、95分球鞋、盯潮等,呈现出参与者数量多、交易量大、价格波动剧烈等特征。

    该简报还提示,“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各业务机构应高度关注,要采取有效措施防范此类风险。更值得注意的是,“炒鞋”行业背后还可能存在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

    炒鞋转向国产品牌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人民网发表评论,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遏制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监管部门应该坚决出手,通过法治手段为这轮炒鞋热降温。

    新华社也发表时评称,如果因为“炒鞋”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进而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

    值得关注的是,“炒鞋”并非官方售价水涨船高,而是源自中间“炒鞋客”的操作。不少炒鞋客借此赚得盆满钵满,引得不少局外人“蠢蠢欲动”。不过,律师也提醒,炒鞋存在法律风险。比如几家大的炒鞋商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是违反《价格法》的行为;或者诱骗消费者、其他经营者跟他进行交易可能都属于价格违法的行为。另外,炒鞋过程会涉及大量的资金,可能也会存在比如像洗钱这种违法犯罪行为,或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

    对于消费者个人来说,如果只是听说“炒鞋”可以赚钱就盲目入场,可能面临很大风险。一旦价格过高,泡沫被戳破,参与炒鞋的消费者也就成为韭菜,因不理性投资而落得“鞋财两空”的局面。

    4月6日,得物App也对这轮“炒鞋”作出回应:平台不参与鞋款定价,个别鞋款已做下架处理,并对3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

    目前,在得物App上,李宁球鞋已无售价5000元以上的鞋款,此前报道中提及的几款“高价鞋”均已下架。此外,20余款涉嫌恶意影响商品价格波动的球鞋也都进行了下架。

    文/本报记者  陈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