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8:财富眼
上一版  下一版
  
A08:财富眼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8版:财富眼
上一篇

自如联合拉勾发布职住报告 互联网人偏爱整租 杭州、成都成租住新热点

2021年03月26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从2016年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超越金融行业成为全国第一之后,至今整体规模约为1700万左右的互联网人在居住生活上的习惯与偏好变化,已成为了青年一族对城市生活设想与坚持的理想代表。

    日前,自如联合拉勾共同发布《2021年互联网人职住生活“降噪”指南》(以下简称“报告”),从薪资水平、租金能力、选房偏好、区位分布、城市选择、工作生活方式等方面对互联网从业者的职住生活进行了调研分析。

    报告指出,互联网从业者的职住行为呈现三大趋势:生活上追求品质,是整租房源、长租机构的主要客群之一;城市上偏好新一线,迁移新一线或在新一线买房已成趋势;工作上流行在线办公、在家办公,年人均在线办公时长已经超过300小时。

    薪资上涨快,升级换租快

    互联网人偏爱升级整租

    互联网人在生活中对于居住的品质有更高的要求。报告认为,在租房上,平均薪资相对较高的互联网从业青年,更有动力与能力选择品质更高的租住房源与租住服务。

    调研指出,选择自如等长租机构租房的租客中,互联网从业者占比高达55%。其中,程序员、市场、设计、高管分别更愿意租住合租、社交式自如寓、整租、高端住宅。此外,从合租升级为整租正在互联网租住一族的新热潮,近2年有超过35%的合租程序员升级为整租,居换租升级岗位榜单第一位。

    从年龄上看,30-40岁阶段的互联网租客更爱换租或升级。一方面,在自如住满1000天或所在公司与自如有租住合作,就可每年得到到1次换租机会;二是老租客喜爱升级为整租一居、二居,实现空间和生活自由。

    在生活服务上,互联网人同样追求品质。数据显示,互联网自如客除享有自如提供的双周保洁服务外,平均1年会额外下单7次保洁服务,同时有1.7万非在租自如客1年平均下单4次保洁服务。

    同时,由于薪资待遇的不断提升,互联网人租房的压力呈现出随年龄增长逐渐减小的情况。

    报告指出,在租房压力上,25岁是互联网租住人群压力分界线,越往后越轻松。数据显示,随着年龄增长和职位提高,互联网人“房格尔系数”(月租金与月收入之比)不断下降,20-25岁的互联网新人的房格尔系数为26%。

    化解通勤难题

    互联网从业者实现住家办公一体化

    报告指出,在特殊时期的影响下,在家、在线办公成为全体互联网人的共同记忆。数据显示,2020年,在入职阶段有39%的应聘者采用线上面试,同比2019年涨幅达476%。

    同时,互联网职场人人均在线工作时长达300小时/年。按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双休来计算,每位互联网人一年在线工作近2个月。

    除特殊时期,人均在线办公时长增加的背后,是可在家办公职业的兴起与从业者的增加。

    报告显示,自如2020年新签租客中,互联网内容生产者(直播相关、自媒体相关等)占比约3%,较去年上涨28%;而在线教育行业从业者占比约1%,涨幅达253%。

    而这些“深度在线从业者们”也对他们租住的房子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家中也要做到工作区与生活区的分离。报告指出,43%的互联网内容生产者(直播达人、在线教育者等)选择了整租两居室。

    报告认为,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与职业形态的变迁,“Home to Office”——家即办公室、家即工作间的工住一体化趋势日益凸显,而对于这些互联网内容从业者而言,拥有更好房屋品质的长租公寓和空间安排更加富余的整租2居室,无疑是更为优质的选择。

    杭州成互联网新青年首选栖息地

    近年来,随着新一线城市快速发展,其工作机会和就业前景正不断与一线城市齐平,与此同时,较低的生活压力也吸引着互联网人奔赴寻梦,不再执念“北漂”、“沪漂”。

    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三年间,从一线城市流入新一线城市的自如客数量逐渐递增,尤其是2020年,增长率达2019年两倍以上。而在新一线城市中,杭州成互联网人离开北上广深的下一个首要栖息地,超34%的自如客从一线城市迁入杭州。

    同时,报告根据“房格尔”系数推测,当低于30%且自己独立居住时,城市青年的幸福感更高,如此得出了每个城市的“最佳整租自由收入”。可以发现,武汉、成都整租最容易,实现租住自由需要的薪资门槛是1万元/平方米。而北京在这个数据上则是最高的,需要月收入突破2万元,才有可能实现有幸福感的租住自由。

    但同时,报告也指出,北京仍是大型互联网公司最密集的城市。以西二旗的融泽嘉园为例,从租房比例上,这里堪称互联网人租房的“宇宙中心”,同一个电梯里能遇到来自字节跳动、腾讯、百度、快手、网易、新浪、小米、滴滴、好未来等不同互联网公司的研发者。

    而广州的互联网人聚集地则是天河骏景花园,这里紧靠科韵路,有网易游戏、三七互娱、4399、欢聚时代等互联网游戏公司。

    在这里租住的互联网人真正解决了通勤难题,楼下即是相亲角,下班即是生活。

    租房并不耽误置业

    互联网人租在北上广、买在新一线

    高收入的互联网群体并不仅仅满足于租房条件的改善,置业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报告调查显示,租住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互联网人,不少都已经购买了房产。在北、上、广、深的长租租客中,约有27.7%自身拥有房产。这其中又有61%的人正准备或已将自有房屋出租,打好了“以租养租”的小算盘。而作为新一线城市的杭州、天津、南京、成都成为了互联网人买房的重点区域。

    有业内人士评论认为,因为不同于上一代宁愿牺牲短暂生活品质拼搏几年购入房产,当代青年在超一线房价高企的当下,倾向于选择品质性价比更高的租房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人才作为城市发展的关键,在新兴产业的从业人员的迁移方向中,无疑能看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工作在北、上、广、深,置业生活在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

    综合来看,近年来在工作性质、收入、新租住观念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租住品质与工作生活的关联更加紧密。以当代互联网从业者为代表的城市青年,在节奏快、压力大的工作要求下,对于省心与品质无疑要求更高,长租公寓、整租、新一线城市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文/记者  李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