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7:文体+
上一版  下一版
  
A07:文体+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7版:文体+
上一篇  下一篇

排演《北街南院》为一年的学习画上句号

人艺“学员班”毕业时节说再见

2020年12月27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毕业大戏”《北街南院》演出前师生合影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1000多人报名,800多人参与考试,最终录取15人。2019年12月16日,北京人艺打破体制壁垒的表演学员培训班开班;2020年12月25日,14人(1人离开)以一台“毕业大戏”《北街南院》,为一年的学习画上句号。

    彩排前,濮存昕、冯远征、龚丽君、岳秀清、唐烨等多位曾在2019级学员班任教的人艺艺术家专程赶来,一张在戏剧博物馆内拍摄的全家福也成了毕业照,学员们更在冬日里为老师们送上了保温杯和咖啡。

    冯远征说:虽然不舍,但未来,他们中有些人可能会离开,这并不意味着不好或不行,或许只是不适合北京人艺。

    师生眼中的学员班

    濮存昕:第一次教学到底标准是什么?

    濮存昕在空荡荡的排练场内一盏灯光的照射下为学员班上古典诗词课的情景,成为疫情期间的经典瞬间。在他看来,“戏曲院团中演员训练是一个机制,芭蕾、声乐领域也是如此,但在话剧院团却很少见。这次学员班的训练经验,让我们也第一次面对教学,到底标准是什么?办法是什么?什么样的改变才是最合理的?‘艺无涯’不是套话,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我也常常在想还有什么门可以推,还有什么空间可以进入,也时常在总结基本功,以及艺术语言和生活语言的不同。”

    冯远征:我不参与打分,谁走我都难过

    从以演员队队长倡导开办表演学员培训班,全程参与考试,亲自为学员聘请老师,每天关注他们的训练,到毕业时以副院长的身份寄语每一位学员,冯远征自称是将他们“扶上马再送一程”的人。

    “马上毕业了,因为面临筛选,我也很纠结,我不参与打分,因为谁走我都难过。”整个过程中,冯远征呲儿过他们两次,说他们是被濮哥、被龚姐姐这样的老师宠坏了。“每一位老师都在用人艺的方法和自己的方法教他们,虽然招生时我们的标准就是适合人艺,而非男主、女主,但人艺的‘黄金龙套’是谁都不能忽略的一个群体。”

    岳秀清:学生们的坚持换来飞跃

    作为班主任的岳秀清,是付出最多也是生气最多的人,一段“岳老师、别生气”的顺口溜成为化解情绪的黏合剂。人艺学员班出身的岳秀清,自然会把当年林连昆老师传授的方法和自己的表演经验传授给学生,而在她看来,“学生们一年来几乎没有生活来源的坚持,换来的是每个人自身的飞跃。”

    张晔子:从做自己到调整自己适应舞台

    一场毕业大戏排完,学员们会面临着新一轮的选择,他们有些人可能会留在人艺,有些人可能只是“过客”。但对于这些原本已是成熟演员的学员们来说,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拿出一年的时间来回炉学习,是因为他们对表演的执著,或者说是因为人艺的情结。走到今天,已经足够。

    年初热播的《新世界》中,张晔子饰演的大英子为她赢得了更多影视拍摄的机会,但一年的学习让她推掉所有邀约。她表示自己一年来最大的变化是心态,“我会更自觉,会更多地去分析。以前我可能想怎么演就去演了,更多的是做自己,而现在则是如何去调整自己适应这个舞台、适应这些规矩,这是一个从超级自负到超级失落的过程。不过悲观和乐观在这一年中是同时存在的。”更有学员说,跟随濮存昕学习《雷雨》片段,是他人生中收获最大的一段时间。文/本报记者  郭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