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7: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07: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7版:看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王书金案发回重审后一审被判死刑

法院未认定其为聂树斌案真凶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11月24日,备受关注的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在河北省邯郸市中院宣判。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聂树斌案),检方认为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证人证言等证据,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在时间、被害人身高、颈部缠绕物等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法院认为公诉机关的意见和理由成立。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书金于1993年11月29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芬、1994年11月21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1995年农历八月初的一天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芳、1995年农历七月下旬的一天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书金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应依法数罪并罚。王书金犯罪动机卑劣,犯罪情节及后果均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王书金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遂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附带民事部分依法作出判决。

    值得注意的是,从判决结果看,王书金仍然未被认定为是聂树斌案的真凶。此前的庭审中,他坚称自己是“聂树斌案”真凶,但检方认为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证人证言等证据,王书金关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是其所为的供述与该案在时间上、被害人身高、颈部缠绕物等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邯郸中院认为,公诉机关的意见和理由成立,王书金及辩护人所提该案是王书金所为的理由不能成立。

    对此,“聂树斌案”最早推动者之一的原河北广平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郑成月表示,他一直在关注王书金的判决,他认为虽然法院既没有认定聂树斌为该案凶手,也没有认定王书金为凶手,但该案不应该成为“悬案”,希望退回公安机关继续侦查,直到确定真凶。

    王书金代理律师认为,“疑罪从无”就是指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司法机关会推定被告人无罪。该案中既没有证据证明是聂树斌所为,也没有证据证明是王书金所为,因此法院没有认定王书金为该案凶手,这体现了我国刑事司法的进步。

    内存

    为什么会出现“一案两凶”?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女工康某花,在石家庄西郊方台村玉米地将其强奸后杀死,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于该年4月27日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7日,警方抓获河北公安机关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多起强奸杀人案外,还供述曾在石家庄西郊方台村玉米地强奸、杀害一名女青年。1月23日时押解王书金去辨认现场的民警就是原河北广平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郑成月,郑成月随后联系村里治保主任得知,王书金指认杀人现场的案件在十年前凶手就已经伏法。郑成月发现“一案两凶”后,一直推动“聂树斌案”重审。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王书金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证据不符,不能认定王书金作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宣告撤销聂树斌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2020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王书金死刑,并将该案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最高法裁定认为,邯郸中院的一审判决和河北高院的二审裁定认定王书金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张某甲、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王书金涉嫌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即张某芬)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的证据,需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

    11月20日重审开庭时提交的新证据证实,当年王书金向警方指认的尸骨DNA鉴定结果确定为张某芬,因此可以认定王书金为杀害张某芬的凶手。但在庭上,法院仍旧没有认定王书金为杀害康某花(“聂树斌案”受害者)的凶手。公诉方认为,该案除王书金的供述外,无其他证据,王书金供述被害人所穿衣物与实际不符。案发时王书金就在案发附近打工,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有很多人围观,王书金也有可能在现场,也存在康某花遇害时,王书金在现场的可能,所以供述将该案揽在自己身上。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李铁柱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