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3: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A03: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3版:读北京
上一篇

申请式退租效果为何“超预期”?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在北京老城整体保护进程中,居民妥善腾退与安置无疑是应有之义。

    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以菜西片区申请式退租(改善)试点为主的安置方式在实践中取得了“多赢”的效果,其间奥秘何在?北青报记者深入居民家中进行了探访。

    菜西片区是全市最早试点申请式退租的居住区,试点自去年6月启动,累计完成居民退租275户,退租比例达到38%。其中公房退租234户、公房退租比例为60%;私房腾退41户,私房腾退比例为14%。“这个比例大幅超出项目的预期!” 项目实施方金恒丰公司副总经理李波表示。

    申请式退租为何会有超出预期的成效?李波认为,这种方式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可以有两种选择:可以退租,也可以选择留下来。“退租的可以得到补偿及安置;选择留下来的也可申请将房屋进行改善。这比之前单一选择更人性化。”李波说,申请式退租一方面政府财政压力会减小很多,同时也更为平稳。市委主要领导多次强调,要总结推广申请式退租的试点经验。

    据李波介绍,菜西片区退租户的安置房在位于丰台区南苑西里的合顺家园,距离地铁4号线新宫站不足一公里,周边的菜站、超市、饭店、大型商场一应俱全。李波表示,2020年的申请式改善也在近日正式启动,截止期为9月23日。“去年申请式改善签约的共计四户,今年目前已经有10户左右居民有签约意向。不少人还在观望,想看看去年申请改善的房子交付后是什么样子的。”李波说。

    据了解,去年签约的四户房主体结构已经完成,待装修后即可入住。北青报记者在西砖胡同15号院看到,原来拥挤不堪、杂乱无章的院落因为拆除了私搭乱建而变得宽敞豁亮,青砖灰瓦,老院格调尽显。院内的地下水道也重新铺设一新,上面盖以黑色花纹砖,在院内蜿蜒着,“住在院子里的人再也不用为大雨积水发愁了!”李波说,已经对雨污水等管线进行优化。走进其中一户室内,首先入眼的是开放式厨房,洗菜池、灶眼、抽油烟机齐备;室内最深处则是一间小小的卫生间;原来的平层被隔出跃层,顺着木质楼梯转着圈走上去,上层明显被设计成卧室模样。

    李波介绍说,申请式改善有三类“套餐”可以选择:基础型改善、平层型改善和浅下挖型改善,由居民自愿提出改善申请。所谓基础改善,是指不改变房屋结构和功能设置,对相应基础设施、硬件进行优化和更换。平层改善和越层改善则是根据改善住户需求,将厨卫功能添入房间内,完成功能分区重新设置。二者区别在于后者的空间格局更加立体。在改善中,由政府负担主体结构优化资金,居民则需承担相应硬件优化费用。由于条件不同,申请式改善会在三类“套餐”的基础上,实施“一院一策”和“一户一策”。

    在醋章胡同39号院住了40多年的赵阿姨是去年四户签约居民之一,目前正热切地盼望着入住改善后的新房。房子在拆除自建房后,将厨卫和淋浴等相关功能单元内嵌到屋里,并通过局部搭建阁楼、浅下挖的方式,使赵阿姨家在原有房屋面积不改变的情况下,使用空间增加了10平方米。现在,赵阿姨住在自家老屋对面的周转房中,每天看着施工进展,“10月份基本就能住进去了,想想就挺激动!”赵阿姨说。

    李波表示,下一步还将探索对私房进行申请式改善的通道,“私房的改善与公房不牵扯到后期交易不同,要翻建需要办理规划、测绘、施工等多个手续。”文/本报记者  解丽

    对话

    “申请式退租是我最明智的选择”

    对话人:申请退租户  田泽卿

    北青报: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退租?

    田泽卿:就我而言,选择退租是最明智的决定。我们一家三口,原来在培育胡同的房子建筑面积只有17平方米,也就跟现在这个客厅差不多大。屋里潮湿,墙面都能摸出水来,房顶还裂着个大口子,看着就危险。屋里连个下脚的地儿都没有,东西都撂到房顶了。吃饭时得现摆上饭桌,我得上床盘着腿吃饭,窝着很不舒服。去卫生间得跑个100米,厨房也是自己搭了个2平方米的小房。女儿喜欢手伴玩偶,就只好特意架了个双层床,一层专门用来放娃娃。所以,去年一听说启动申请式退租,可以不花钱就能住上两居室的共有产权房,马上就动心了,跟老伴女儿一商量,就马上签约。早签约能早选房、早入住。

    北青报:对于新房子满意吗?

    田泽卿:特别满意。新房子有83平方米,是原来的4倍多。女儿也有了自己的独属卧室,那些个娃娃也有专门的地方陈列了。原来女儿做直播,都得去户外找个地方,现在客厅里就直播了。你看我厅里的电视都是65寸的!总之一句话:这房子太大了,简直有点难以置信。

    北青报:虽说住上了大房子,但会不会怀念老房子、老邻居和老胡同?

    田泽卿:那套老房子我是真不想重住了。如今在新房,我还能在阳台上锻炼,还有上下水、卫生间……哪儿哪儿都那么方便。当然,也还是会想念老邻居。不过,也有好多老街坊跟我一起搬进合顺家园来了,这里也像是缩小版的菜西。菜西老街坊每天相遇在楼道中、花园里,再约着一起遛弯买菜,还能找到从前的感觉。

    北青报:还保留着过去互相串门的习惯吗?

    田泽卿:这个习惯可没改。经常有邻居找上门,最近的热门话题就是如何装修,我装修得比较“讲究”,邻居们就都有问题就跑来问我。而且,还有好几家都把家门钥匙放我家里,我家里总有人在,所以把钥匙放我这儿,方便!

    北青报:看来您装修没少破费?

    田泽卿:可不是,一共花了20万元,马桶就花了1万6,有了好房子装修就不能糊弄了。还买了扫地机器人,以前那点儿地方根本用不上。我的补偿款有210多万,共有产权房是185万,加上装修的20万元,我还能剩下几万块钱呢!文/本报记者  解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