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4:写字板
上一版
B04:写字板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4版:写字板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好好活,慢慢老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刘吴瑛

    一直认为成年人就要喝咖啡,尤其是苦咖啡,因为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苦兮兮的啊!

    上个星期,有位小学同学突然联系米兰。他是同学眼中的“学神”,听说在国内某知名高科技企业从事产品研发,二十多年未见,他成了一个传说。

    寒暄几句,米兰问他:“工作很忙吧?”

    “去年底办了退休……”

    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那种尬。好一会儿,米兰又问:“有何打算?”

    上午问的,中午未回,下午未回,晚上未回……仿佛一个天外来客,偶然露出真颜,转瞬又消失在茫茫太空……可是米兰不甘心,恨不能把他揪出来,问:“你到底要怎样过退休生活呢?”

    同学今年四十出头,可在米兰的记忆中,他依然是从前的少年,无论做什么都特别认真。对于美术、音乐这些副科课,同学大多偷偷看小说、写作业,唯他听得专注,就连做广播体操,他亦是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米兰和他一起去县里参加数学竞赛,快开考了,他还提醒米兰,“被乘数乘以乘数,别写反了。”米兰为此惭愧不已,相形之下,米兰心心念念的就是超过他。当然,这样的机会一次也没有。呵呵,就连退休,他都是第一名。

    这两年,在同学圈里,“退休”“老了”成为被随时拎起的话题。

    办事不力,叹一声“老了”,仿佛多了一张免责牌。

    “快退休啦,干得再好也没用。”好似看穿了一切。

    吐槽那些年轻人,“也不懂得谦虚……”感觉像是坐在一把摇椅上。

    有段日子,米兰比他们还消极。那时,米兰婚姻事业都不顺,新搬的办公室,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屋里有七个柜子,装满了几位前同事留下的物品,说是不要了,米兰不想看也不想动,再过几年,自己也退休了吧?

    就这样,那股霉味恣意生长,仿佛藤蔓一般,米兰总是恹恹的,哪儿也不想去,对什么也没兴趣。就像影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当松子失去了对生活的期待,任凭家里垃圾成山,她也选择视而不见,每天过着靠还在呼吸来感知自己还活着的生活。米兰也一样,每天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很快就会生出老年斑……

    有一天,徐姐过来看她,调侃说:“该扔的都扔了吧,这么多柜子,没准能发现什么秘密呢?”

    米兰收拾了三天,清出去五个柜子,里面都是些什么啊?十多年前的报纸、文件,还有发霉的衣物……收拾完了,米兰感觉神清气爽,扫走霉物,也扫走了心中的悒郁和不快。屋子大了,心也大了,米兰打算开启全新的生活。

    那天,米兰邀徐姐去咖啡馆,徐姐点了一杯樱花桃子,上面有厚厚的奶盖。

    米兰惊讶,“这好喝吗?”

    “你尝过吗?”徐姐反问。

    米兰也来一杯。喝一口,清甜细腻,仿佛晨光一般美好,慢慢喝下去,奶香浓郁,渐入佳境……一杯饮品,竟带来全新的体验。

    米兰感慨:“一直认为成年人就要喝咖啡,尤其是苦咖啡,因为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苦兮兮的啊!”

    徐姐笑着说:“喝了苦咖啡,岂不是苦上加苦?不要给自己设限,以前,我也一直紧绷着,觉得什么年龄就该什么样,其实,那是作茧自缚。过了四十以后,突然就舒展开了。最近喜欢特别甜腻的东西,他们说我有颗少女心,哈哈哈。”

    米兰也笑起来,想起和徐姐第一次见面,她就半开玩笑说:“你们别问我的年龄啊!”后来慢慢知道徐姐的一些事儿。她大学毕业后,追随爱情的脚步来到小城。出嫁时,妈妈把一些钱放在枕头里,嘱咐她非不得已不能花。婚后没两年,婆婆瘫痪,公公腿脚不好,女儿年幼,徐姐不得不当了八年的家庭主妇。后来,家里连陪嫁的枕头钱都花光了,徐姐从卖粉条开始,下海经商,开办了两家学院。徐姐将近四十岁的时候生了二胎,如今儿子上初中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篮球班,徐姐最近又创办了一家“快乐篮球”培训班。米兰不知道徐姐的真实年龄,只觉得她越活越年轻。

    还说那位“宛如天外来客”的老同学。

    第二天早上,他终于回了微信。他在旅途中,很认真地回了一大段话,大意是之前写过一本关于通信原理的书,目前正在补充5G方面的内容。至于以后的人生,他来一句,“主要是旅游、写书。”

    米兰建议他写些科普读物,通俗又有趣的。

    同学解释,他的书主要是面向高校学生和通信行业,还做不到科普,以后加油吧……

    米兰特别开心,老同学从一个跑道上下来,又切换到了另一条跑道上,充满希望,无限美好。正如徐姐所言,不要给自己设限,我们好好活,慢慢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