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看天下
下一篇

节前“没涨价”的平价茅台好买吗

零售限价控制在1499元 网上预约购买“手慢无” 线下专卖店均价超3000元

2020年09月13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又到一年中秋前,各家白酒企业再度用涨价的办法检验市场对自己品牌喜爱程度。这其中有个例外——茅台。

    茅台在旺季即将到来时,打响了一场稳价保卫战,平价的飞天茅台零售限价依旧控制在1499元,但此举却没有得到消费者的叫好。

    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了多家销售茅台酒的实体店以及体验线上抽签,发现比起去年,现在要买一瓶平价茅台酒简直比“飞天”还难。

    现象

    平价茅台酒购买资格太难搞

    近期,多彩贵州航空发布“乘机摇号购酒”活动政策公告。公告称,乘坐活动指定航段后,可通过摇号中签的方式以1499元/瓶的价格,购买贵州茅台酒。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贵州航空公布的条件中,参与摇号者被分为两种——含税单程机票价格在1000元以上的中签者可以购买两瓶1499元的飞天茅台,500元以上的只能够买一瓶。同时参与摇号的顾客机票仅限单程,如果是往返机票的话,必须分开购买两张单程票。除了对客票要求高,也并不是所有搭乘贵州航空的乘客都可以参与这次“摇号”活动,而是指定航段。

    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如何拥有购买平价茅台酒的资格,已经成为一门网友所谓的“玄学”。

    此前,贵州茅台集团破解这门“玄学”的方式是通过电商平台和商超系统进行预约。从去年开始,贵州茅台网上预约途径比以往多了许多,但是面对海量的需求还是很难满足。此外,今年临近国庆中秋,有网友反映称茅台在网上抢预约资格更难了,疑似是供货收紧。

    北青报记者近期尝试在网上预约购买平价茅台,还是非常困难。如京东平台,9月10日10:30开始预约,预约时间一到,预约按钮都没来得及变色就显示“所在地区无货”了。北青报记者对比了天猫平台显示的两日数据变化,发现一次“抢购”可能仅放出了700余瓶平价茅台。坊间还流传着各个预约平台如何操作更容易中签的攻略,但是不少网友表示,如今这些套路都“失灵”了。

    走访

    专卖店登记超一年买不到

    比起拼运气和手速,一些对茅台酒有刚需的消费者还是将目光转向了实体零售终端,但是茅台专卖店却比其他实体渠道更难找到货。

    北青报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走访了本市多家茅台酒专卖店。他们均表示1499元的飞天茅台平价酒缺货。一些茅台酒专卖店里,不仅平价茅台缺货,就连生肖酒等带有纪念意义的茅台酒也告缺货。在这些门店中,平价茅台缺货少则三星期,多则两个月,且近段时间,至少国庆前补上货的可能性不大。

    在朝阳区的一家专卖店中,虽然橱窗里还挂着贴有1499元标签的茅台酒样品,但是工作人员却表示这款平价酒已经断货一两个月了。见现场一对夫妇购买意愿强烈,店内一位男士示意服务员可以把店内最后一瓶飞天茅台卖给该顾客。这是一瓶6斤装、标价17999元的“巨型飞天”,每500毫升也即一瓶普通茅台的量折合价格接近3000元。

    另外一家茅台酒专卖店也没有平价的飞天茅台酒。当北青报记者问及什么时候能够补货时,这位工作人员显得一脸为难,也委婉地表示可以先登记。当北青报记者追问是否登记完就一定能排队买到酒时,工作人员摇着有二三十页厚、每页都有二三十行人名和电话的登记册说,这些都是前面已经登记过的,其中不少人登记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年,至今还没买到酒。

    工作人员也表示,如果不在意价钱略高些的话,可以代为询问有没有前几年的飞天茅台。“就是得贵些,2015年以前的好找一些,估计得4000多元。最便宜的当然是2020年产的,可是没有货。”

    市场

    “去年的酒”成涨价保护色

    真正对茅台酒有需求的消费者只能面对着价格“飞天”的茅台现货。

    去年年底,市民王先生机缘巧合地从一些“中签”茅台购买资格的人手中以2000元/瓶的价格购买到了一箱茅台酒,彼时茅台与电商合作频频,这一箱酒就比官方指导价多花了3000元,他还曾暗自后悔。如今临近中秋国庆,王先生还想再买一些酒在团圆宴上给亲朋享用,却发现如今市场上的茅台酒3000多元一瓶也是寻常。

    北青报记者本周走访朝阳、东城、丰台、通州等地多家烟酒专卖店、酒类直销门店、超市等非茅台专卖店的渠道,发现飞天茅台的价格在部分门店已经突破了3000元关口。

    在丰台的一家酒类专销门店,飞天茅台被放在了门店里最内侧最下方的货柜。货柜上不仅有飞天茅台,还有其他不同规格的茅台,其中53度500毫升装的明码标价2980元。“您想要,什么时候来都行,要一箱也有。”该店的工作人员表示,不过价格可能会有波动。

    虽然贵州茅台有所谓的零售限价,一些经销商因为违反这一规定还曾经遭受过处罚,但是精明的商人还是有办法绕过这一规定。在北青报记者的走访中,绝大多数商家表示自己的酒之所以比茅台的零售限价贵了这么多,是由于这是2019年产的年份酒,似乎“这是去年的酒”已经成了茅台酒在市场涨价的保护色。

    比起其他渠道,上文这家酒类专销店价格还算“实惠”。在丰台一家京客隆超市这样一瓶53度的飞天茅台要2988元。在朝阳区盒马一门店外围的一家烟酒专柜,飞天茅台则叫价到了3180元。

    今年3月,由于疫情的影响,茅台终端价格曾经有一波明显下挫。当时已经叫价到2300元的酒,因为社交“停滞”价格直降300元。也就是说,不到半年的时间,茅台酒终端价格涨了1000元左右。

    分析

    品牌争相调价给市场预期

    零售终端的茅台酒之所以如此大幅涨价,主要是由于市场对茅台酒的涨价预期。在二级市场,贵州茅台股价的最高点已经超过了1800元关口,股价和零售限价出现倒挂。此外,中秋国庆前要调一波价格,几乎是白酒企业的规定动作,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水井坊此前纷纷上调终端价格。9月6日,中金公司更是给出第八代经典五粮液(简称“第八代普五”)每瓶批发价三年内有望站上1200元到1300元的预测。

    老竞争对手的价格逐步逼近茅台的零售限价,最着急的不是酒企却是经销商。“1499元这个价格也执行几年了,也该动动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销商表示,现在的生意做得心惊胆战,明明是正经生意,有的时候还得偷偷摸摸。一方面在市场终端茅台酒价格随行就市有涨有跌,另一方面茅台公司严卡价格,他们怕失去经销商身份。

    除了其他白酒企业旺季前调价动作刺激了茅台在终端市场价格的进一步上涨外,“见涨囤货”也成了酒商们的习惯动作。加之茅台的产能问题,即使不存在囤货情况也难以满足市场。因为茅台这一类的酱酒,一出厂就是5年的陈酿。也就是说2020年的茅台酒,其产量是由2015年的产能决定的。

    坊间对茅台的涨价预期不断。9月12日,一份据传是“茅台提价”文件的图片在社交媒体传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茅台官方称此文件并非真实文件,里面的茅台提高出厂价的消息是假消息。文/本报记者 张鑫

    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