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06: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看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虚构快递单动辄数亿元 “空包”背后有猫腻

2020年09月03日 星期四 北京青年报

    百度搜索关键词“空包”,会弹出大量买卖“空包”的网站。“空包”即空的快递包裹,其实就是一串快递单号。一个没有实物的快递单号有何价值?为何有那么多的人要买?背后有怎样的猫腻?

    最近,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在“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破获一起贩卖“空包”的案件,一次查获2700多个“空包”网站,40多名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一些知名快递公司员工涉案。这个案件揭开了快递“空包”背后的猫腻。

    跨境赌博借“空包”洗钱百亿元

    2019年3月,无锡警方接到报警,受害人林某称在微信小程序内购买了一台苹果手机,系统显示商家发货了,也有人签收,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收到手机。

    无锡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溯源追踪,竟找到2700多个“空包”网站及其幕后的三大犯罪团伙。截至目前,无锡市公安局已从15个城市抓获40多名涉案人员,冻结涉案资金2000余万元、房产23套。

    无锡警方惊讶地发现,除了用于实施诈骗,“空包”被不法分子利用最多的,是制造虚假网络购物记录,将赌资等违法资金往来伪装成电商购物。

    无锡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吴方全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和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先后破获为境外赌博网站提供洗钱充值服务的案件,涉案犯罪团伙均是利用“空包”虚构购物记录完成赌资充值,累计超过72亿元。

    此外,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正在办理的一起跨境网络赌博案显示,有多个团伙为涉案境外赌博公司提供洗钱充值,其中两个团伙作案的手法是利用“空包”伪造交易,然后通过有关电商平台商户收款二维码流转资金。

    吴方全说,本案涉案犯罪团伙早在2016年起就开始搭建网站贩卖“空包”。截至案发时,已查明的“空包”交易量超6亿条,流转的非法资金至少以百亿元计。

    黑灰产勾连快递公司虚构网络交易

    不法分子如何利用“空包”洗钱?

    以跨境赌博为例,无锡市公安局网安支队警务技术四级主管管力超向记者详解了“空包”洗钱路径。

    管力超介绍,境外赌博平台不直接收取赌客的赌资,而是将赌客申请充值的信息转给专为网络黑灰产洗钱的第四方支付平台。第四方支付平台下游的“承兑商”再找到“码商”虚构网络购物记录,并通过“码商”向赌客发出收费二维码。“码商”即收费二维码提供商,也是电商平台的商户。“码商”收款后,再通过“承兑商”、第四方支付平台逐级将钱转给境外赌博公司。

    “空包”就是在“码商”虚构网络购物记录时使用的。管力超告诉记者,“码商”会在相关电商平台注册设立大量店铺,一旦接到收款任务,就会通过购买的“小号”,自己买自己店铺相应价值的商品,购买后会产生一个收款二维码。“码商”将二维码发给赌客,赌客识别后,钱会进入电商平台账户。通常来说,从电商平台账户提钱必须寄出货物包裹,等待对方签收,但“码商”不会真的寄出包裹,而是向“空包”网站购买一个快递单号,表明货物已寄出并签收。

    据了解,“空包”网站通常是利用快递公司的信息系统虚构快递单号,并伪造寄递流程、签收手续,然后卖给“码商”。

    管力超透露,无锡破获的这起“空包”案中,国内一些知名快递公司甚至上市企业,都曾向这2700个“空包”网站提供过“空包”,有的设有专门账户开“空包”,有的专门建立信息系统对接“空包”业务。而有的小快递公司,则甚至只做“空包”业务。

    警方透露,“码商”主要集中在内部管理相对宽松的个别电商平台,即使这些“码商”的店铺注册、交易记录明显异常,如一人注册数百家店铺,或一个店铺瞬间交易达数千笔,但也没有人追查。

    “从赌客充值到虚构交易,整个系统非常复杂,都是在信息平台上运行。”管力超说,“这也是当前网络黑灰产发展的一个趋势,即分工不断细化,资金流越来越复杂。”

    吴方全说,利用“空包”将赌资等违法资金往来虚构成网络购物,破坏了金融秩序,为违法资金洗白、外流提供了渠道。但由于这种犯罪不易溯源,警方打击难度大。

    亟须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治理

    目前,本案抓获的40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些嫌疑人主要是快递公司涉案人员、倒卖“空包”的中间商、“空包”网站负责人以及有关技术人员。吴方全说,目前,对这些犯罪嫌疑人,主要以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的罪名追责。

    目前,百度搜索“空包”,依然能发现大量买卖“空包”的网站。管力超告诉记者,无锡警方查获的“空包”网站中,一部分已关闭,大量网站处于瘫痪状态,还有一部分在转型。

    无锡警方调查表明,跨境赌博平台通过这样的途径收取赌资,整个资金通道总成本在10%-15%之间。第四方支付平台、“承兑商”、“码商”、“空包”网站等环节,都要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电商平台、快递公司也获益不少。

    吴方全介绍,一些电商平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首先是看到销售业绩涨上去了;其次,虽然交易是虚构的,但店铺押金、货款等大量费用还是会沉淀在电商账户里。而对于快递公司来说,“空包”不仅增加了寄递量,而且卖“空包”几乎是纯利,每个“空包”从0.15元到2元不等。

    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江苏各地警方破获的案件来看,这类新型网络犯罪正呈现上升势头,通过流水化作业,模糊各环节犯罪界线,以规避传统监管,逃避法律责任。

    警方和专家呼吁,既要堵漏洞也要强监管。一方面,要督促有关电商平台履行社会责任,主动发现、清除平台内注册异常、交易异常的虚假店铺,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内部管控,不能为了业绩而给不法分子“留后门”;另一方面,大量快递公司与网络黑灰产勾连,参与贩卖“空包”,表明对快递公司的监管,特别是数据监管存在一定空白,亟须强化。文/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