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1: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11: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1版:看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开放天空” 美再损国际军控体系

2020年05月23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美国国务院21日发表声明说,美国将于22日向《开放天空条约》所有签约国递交退约决定通知,称继续留在条约内已不符合美方利益。

    这是继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和《中导条约》后,美方再次选择脱离重大国际安全协议和条约。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举不仅会损害本国及欧洲盟友的安全利益,而且将使美国与俄罗斯之间进一步丧失互信,也令军控体系更加岌岌可危。

    美国出于多方考虑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署,2002年起生效,签约国包括美俄和大部分北约国家。根据条约,签约国可按规定对彼此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的空中侦察。该条约被视作冷战结束后美欧与俄罗斯之间构建互信的重要措施,有助于提升透明度和降低各方冲突风险。

    美国政府有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消息自去年年底就已从华盛顿政治圈传出。尽管包括美国前防长马蒂斯在内的多位高官及学者均认为留在条约内符合美国利益,但美国政府依然迈出了“退群”这一步。分析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出于以下考虑。

    首先,美方认定俄方违约。美国务院在21日的声明中说,美国将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该条约,除非俄方能重新履约。过去一段时间里,美俄双方就违约问题一直在打口水仗,双方也均曾对条约执行加以限制:俄罗斯限制美军机在加里宁格勒等地及对俄军事演习进行侦察,美国则限制俄方侦察夏威夷。

    其次,美方已不再依赖条约允许的方式获取俄方情报。美国乔治敦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马修·凯尼格指出,美国已不需要通过侦察机来收集图像情报。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航空航天安全项目主任托德·哈里森也表示,条约中允许使用的相机分辨度与目前商用遥感卫星水平类似,而在合成孔径雷达侦察方面,商用卫星的性能甚至优于条约允许的水平。

    第三,美国特朗普政府一贯对国际军控体系持怀疑态度。在其看来,军控机制对美国限制的严苛程度远超别国,让美国“吃亏”,而当前特朗普政府内部也缺乏支持军控的建制派声音。

    此举危害军控体系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美国在6个月缓冲期后选择正式退约,将令美俄之间的互信进一步丧失,相关军控体系前景黯淡。

    针对美国的退约决定,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21日一方面否认俄方违约,一方面批评美国政府此前退出《中导条约》等举动已经削弱了欧洲军事安全体系,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将对这一体系再次构成打击。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这是美国政府继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破坏军控领域关键条约的又一举动,对欧洲军事安全体系构成威胁。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论,《开放天空条约》是军控中“合作监控”的成功案例,一旦因美国退出而瓦解无疑是对全球军控体系的一大打击。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军控问题上的态度一贯如此,美方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决定并不算突然。他认为,未来俄罗斯应理性应对,继续与欧洲国家共同遵守该条约。

    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分析人士指出,上世纪70年代以来,军控条约一直是美苏及其后美俄关系的核心支柱,它的意义远超过核弹头的数量或者情报图像的清晰度。军控条约为国家间提升互信创造条件,为危机稳定机制提供透明环境。当美方再一次选择退约,国际社会更加担心,美国是否愿意与俄罗斯续签将于明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此外,美国政府的退约决定也有损美国自身及其欧洲盟友的安全利益。美国得克萨斯州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开放天空条约》是一系列精心构建、可有效防止核灾难的条约的一部分,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将意识形态诉求凌驾于美国人民安全之上。

    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和前防长佩里此前共同撰文强调,依据《开放天空条约》,一些侦察能力较弱的欧洲盟友可共享美国侦察机收集到的俄方军事情报,美国退约意味着这些国家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情报获取手段,直接影响它们的安全利益。

    中方

    外交部:对美国执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深表遗憾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2日说,中方对美方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执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深表遗憾。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美方21日宣布,由于俄罗斯未能遵守条约,美国将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将于22日向其他缔约国通报退约决定,6个月后正式退出。如俄恢复完全遵约,美将重新考虑这一决定。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美方此举与其近来一系列‘毁约退群’行动如出一辙,是美国固守冷战思维、奉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背弃国际承诺的又一消极表现。”赵立坚说。

    他说,美方此举不利于保持地区国家间军事互信和透明,不利于维护有关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对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也将产生消极影响。

    本组文/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