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财富眼
上一版  下一版
  
A06:财富眼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财富眼
下一篇

多地近期为市民送上通用券、文旅券、汽车券等消费“红包”

消费券能否“券”动“五一”消费?

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4月25日,一名儿童在贵州万达小镇展示领取到的旅游消费券

    为了抓住假日经济效应和推动“疫”后经济的复苏,多地近期陆续发放消费券。消费券种类形式多样,为市民送上通用券、文旅券、汽车券、爱心扶贫券等消费“红包”。这一份份消费券,能否在假日期间“券”动消费者、“券”动消费复苏、高涨?

    多地发放消费券促消费回暖

    “我已经设好闹钟,就等闹钟一响,抢领这一轮消费券。”4月29日,杭州市宣布发放第六轮消费券。杭州市民王女士说:“因为消费券是真金白银的补贴,确实有动力走出去买买买,上一次抢到的消费券用在了商场购物、餐饮消费上。”

    南昌居民刘丽婷近日带着家人前往上饶市婺源篁岭景区游览,她此前领到了一份旅游电子消费券。“既然领到了,那就趁着周末出游消费。”刘丽婷说,使用旅游消费券抵扣以后省了50元。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超过40个城市和地区发放消费券,发放金额超过50亿元。消费券是通过补贴方式刺激消费、释放消费需求的一种手段。在我国,发放消费券也并非首次。

    早年的消费券几乎都是纸质的,如今,绝大多数发放消费券的地区选择同互联网企业或电商平台进行合作,在线上发放。微信、支付宝、美团等互联网企业的渠道最为热门,还有的是地方政府的政务微信公众平台,比如南京通过“我的南京”公众号领取。不少地方政府都会选择多个平台发放,还有的地方会和企业、商家促销配合,比如武汉、杭州、温州等地通过支付宝发放消费券,同时当地商家配套促销措施。

    记者注意到,此次消费券发放为后疫情时代消费重启,因此消费券更加强调到店消费,恢复线下客流。品类更偏向于百货、餐饮类线下消费或汽车类等产业链长、乘数效应高的品类。例如,嘉兴第四轮消费券共发放5种,包括汽车消费券、餐饮消费券、旅游住宿消费券等。汽车消费券计划安排4000万元,分3000元和5000元两种金额。

    不仅如此,不少城市在发放过程中都拿出一部分消费券,针对生活困难群体发放,例如杭州、南京、银川等地。

    消费券发放短期效果明显

    在此次消费券发放中,不少地方都阶段性地公布了消费券短期内的拉动效果。据杭州市商务局数据,截至4月26日16:00,已兑付政府补贴3.75亿元,带动杭州消费41.01亿元。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统计,截至4月28日,旅游电子消费券累计发放17.76万张,景区核销6.5万余张。发放期间,旅游官方小程序“云游江西”吸纳用户关注量达180万人。

    近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刘俏、沈俏蔚研究团队联合蚂蚁金服,以杭州消费券为样本进行了研究。研究显示,消费券刺激消费效果明显。政府1元钱的消费补贴能够带来平均3.5元以上的新增消费,且新增消费并不是“消费提前”所致,消费券过后消费恢复常态无明显下滑。新增消费主要流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等小微商户,受到拉动效应最大的是消费水平较低群体。

    刘俏认为,消费券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好的带动力,数字化的发放方式是关键一环,“数字消费券避免了现金发放转化为储蓄的可能,并且比较灵活,可以充分根据当地产业情况和民众消费习惯做针对性设计,实现精准定制、一城一策。”

    中信建设证券团队则认为,以杭州早年的消费券发放情况看,消费券在发放短期内往往可以起到明显的拉动消费作用,但其积累效果会随时间逐渐减弱。主要因为消费券大多被使用在日常民生用品,对应产业链条较短。消费券对于居民而言仅为一次性的“额外收入”,并没有改变消费者对于未来收入的预期,从而对消费边际倾向没有形成较大改变,因此消费券带来的乘数效应较低。

    专家建议促消费需打好“组合拳”

    受访专家表示,此次消费券发放的最大意义在于加速消费者信心回归,释放了积极的信号,同时促进了线下商户经营与个体就业,起到加速线下消费回暖的作用。不过,促消费、扩内需不能只关注短期的消费回补,更要打好“组合拳”,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多方位拉动消费。

    多地在促进消费方面正推出各种“组合拳”。例如浙江、江西等地鼓励有条件的单位试行“2.5天弹性作息”,目的在于“给优惠”的同时“给时间”;上海即将开启“五五购物节”,通过“造节”最大限度放大政策和资金的乘数效应。

    “促进消费增长要把长期安排与短期措施相结合。”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王建明认为,消费券设计和发放需要从覆盖面、普惠面、撬动面等角度去考虑优化,以产生更理想的效果。同时,消费券之外要充分打好“组合拳”,例如利用利率、贷款等经济手段激活消费市场。从长期消费增长角度,则应该注重从消费制度、消费环境的角度入手,建立更加完善的促进消费增长的长效机制。

    刘俏认为,未来应采取“双层”消费刺激方案,对低收入群体和民众发放现金券,同时确保消费券不被“套现”,有效进入实体经济,尤其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餐饮、零售行业。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