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2版:写字板
上一篇  下一篇

人生百态

所有磨难 终变成夺目的惊艳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踏雪寻梅

    这一生遭遇大劫,幸好有她不离不弃

    江一帆疲惫地回到家里,他的母亲就开始唠叨:“你能不能给你兄弟调个好点的工作?整天在一个清水衙门的文物局晃。还有,人家华丽有什么不好,儿子都快大学毕业了,为了一个女人,说离婚就离婚了,真不知现在这个有啥好……”江一帆揉着太阳穴,耐心听着,因为他是大孝子,牢记“天下无不是父母”的古训。他也爱面子,不想告诉家人,貌似雍容大度的前妻吴华丽才是对感情不忠的那个人。他没有公开离婚的消息,深爱他的白梅才被贴上小三的标签,受了很多委屈。

    江枫醉醺醺地从外面晃进来,掏出皮夹在江一帆面前晃:“哥,你看你弟我一分钱都没有了,你弟媳整天和我吵架,我朋友们都羡慕我有个书记哥哥,你帮帮我呗,你小侄女闹着要钢琴,我家燃气费、电费、水费都该交了……”江一帆压着怒气把工资卡甩给江枫教训道:“你也三十多的人了,能干点正事不,不是赌就是喝,一家人都养活不了。”江母倚老卖老:“你亲兄弟你都不管,我的天呀,我不活了!”遂倒地不省人事,江母唱念做打一气呵成。

    刚进门的白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灰意冷,结婚一年来,江母已数次表演气绝晕厥,每次江一帆都会惊慌失措、衣衫不整地抱着他妈飞奔医院,眼镜、拖鞋都跑掉过。白梅曾经告诫江一帆:“你的愚孝终有一天会害死你。”江一帆总是无奈地说:“她是我妈。”

    一天,正在上班的白梅突然被纪委传讯,随后执法人员又到家里搜查取证,白梅惊慌失措、心如刀绞,费好大劲才打听到开发商丁某供述江一帆涉嫌索贿。白梅不相信清正廉洁到一餐饭都不会用公款的爱人会去索贿,最后才知道是江枫把他送进了大牢。

    江枫在江母的溺爱下,背着江一帆过着吃喝嫖赌的生活,狐朋狗友小姚怂恿他说:“钱不够花咱动动你哥哥的心思。”两人一拍即合,找到开发商丁某说:“我哥是个爱面子的人,你在他辖区内搞开发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丁某前几天去找过江一帆,也“表示”过,被严词拒绝了。心下虽犯嘀咕,仍客气地问道:“您看需要多少?”小姚比了一个手指,丁某为难地说:“这会儿公司没有这么多现金。”江一枫比了一个巴掌,“先弄这么多吧。”五十万到手后,俩人平分,江枫直奔澳门开赌。

    白梅要求纪检机关追查江枫,人却早已逃之夭夭。恳求江母说出江枫下落,江母厌恶地说:“你不但是狐狸精还是扫把星,我不可能让两个儿子都栽进去,你滚!”好在丁某原原本本将江枫索贿的事说清了。利用权力影响力索贿,当事人虽蒙在鼓里,但是既成事实,最终江一帆签字伏法,刑期11年。白梅一语成谶、痛不欲生。人生有几个十年啊!白梅知道他是想保全自己的弟弟,但白梅也向公检法机关表明态度,要求追拿江枫归案。

    第一次去监狱探视,江一帆把离婚协议交给白梅:“离婚吧,我对不起你,你还年轻,不要为我浪费时间。”白梅两把撕碎协议,秀目含泪:“我会等你,我也不会放过你弟弟,不是你的纵容,就不会有今天。”

    日子在平凡琐碎中一天天滑过,每月的某个周三,站台上会出现那个纤弱的身影,带着大包小包,赶赴凌晨1点的火车,去X市郊区的监狱,一天半的奔波,只为周四固定探视日半个小时的相见。后来监狱规定三个月探视一次,白梅仍然每个探视日必到。江一帆心疼地说:“不要来回跑了,太辛苦了,几个工资全扔路上,早知这样还不如我贪污些留给你。”白梅知道他在开玩笑,嗔怒地说:“你要真贪污,我才不会为你守家。”

    日升月落,八年过去了,江一帆在教育监区,从开始的一蹶不振,到现在现身说法负责开导失去生活信心的犯人,内心因爱充满阳光。白梅送走了江母,江枫仍在逃。

    小寒过后,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风烟俱静。江一帆凝视着监区内的一片梅林,想起初相识曾和白梅一起踏雪寻梅,她那么娇小,那么柔弱,那么纯净,她又是那么坚韧,她从唐诗宋词中走来,袅袅婷婷,像雪中梅花,又如幽谷百合……江一帆嘴角上扬,这一生遭遇大劫,幸好有她不离不弃。她还不知道自己减刑的消息,她这次来,他就告诉她,不久会给她补办一个婚礼,然后陪她去过诗情画意的田园生活。

    所有磨难,终变成夺目的惊艳,彻骨的寒冷,终化成扑鼻的清芬。一阵风吹过,雪花漫天,江一帆闻到了沁人心脾的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