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0:文化客
上一版  下一版
  
A10:文化客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0版:文化客
下一篇

2019流行音乐 抖起来之后怎么办?

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2019中国文艺新格局

    {编者按}

    2019年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里,中国文化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文学到戏剧,从电影到电视,从综艺节目到电子游戏……新的业态,新的环境,最重要的便是新的格局。我们看到,戏剧,敞开大门,铺开一条“引进来”的大路;游戏,鼓足勇气,闯出一条“走出去”的前途;影视,扎根生活,重拾观众喜爱的现实题材……不同领域,背后体现的都是一种智慧:立足现实,着眼未来。告别2019,让我们回眸中国文艺的新格局,面向2020,一切从“新”开始。

    纵使流量横行、网红肆虐,无碍周杰伦和他的“中老年”粉丝们频频登上热搜榜;摇滚乐和乐队通过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终于“出圈”;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带火了一大批新老歌曲;老牌歌手如齐秦、周华健分别在年初和年末推出了他们的新专辑……2019年,中国流行音乐环境终于进入了绿色生态状,但与短视频走红伴生的版权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盘点

    老歌翻唱“抖起来”

    2019年,抖音等短视频对流行音乐的助力几乎达到了巅峰状态。岁末,有网友总结了2019抖音最火的50首歌,其中包括《往后余生》《学猫叫》《人间不值得》《出山》《野狼disco》《你笑起来真好看》等传唱度较高的歌曲。

    音乐人吴向飞从2019年起开始关注抖音等短视频。一次,他无意间刷到了自己的作品、孙楠演唱的《缘分的天空》并发现:这首歌被不同的人在翻唱,也成为很多人搞怪、娱乐的背景音乐。

    “大家玩的时候,已经把这首歌玩成另外一种感觉了。这样一首快20年前写的歌,到今天以这种方式被重新听到,让我感慨音乐变成视觉呈现的时候,反而又有新的生命了。”吴向飞说道。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音乐制作人李广平身上。他多年前写的歌曲《潮湿的心》在上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如今也通过短视频再火了一把:有不少人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一边唱这首歌,一边讲自己的故事,并收获了很多关注。这也令李广平感到吃惊。

    综艺拓展音乐人附加值

    2019年夏天,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让乐队和摇滚乐迎来了夏天。节目收官后,主办方宣布“乐队的夏天HOT巡演”武汉站的4000张预售票1分钟售罄。参与节目的乐队也都获得了更高的曝光和收益,有了更多的演出机会。

    此前像《我是歌手》《蒙面唱将》《中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同样曾经让一批老歌手翻红、新歌手走红。音乐搭上综艺顺风车,确实能够走得更快、飞得更高。

    摩登天空CEO沈黎晖表示,综艺作为一种大众化的媒介,为乐队起到了“破圈”的效果。北京宇悦文化唱片总经理晓飞认为,《乐队的夏天》将情怀和乐队文化进行了很好的普及,让新裤子、痛仰乐队等老牌乐队的音乐附加值全方面被拓展。

    音乐产业的价值仍在

    周杰伦最新单曲《说好不哭》上线后,承包了热搜并一路登顶。其后两周,《说好不哭》线上发行销量破千万。音乐人吴向飞说,周杰伦新歌获利的同时还能在业内引发如此巨大的浪花,本身就是值得欢呼和鼓励的事情,“起码证明了歌手的价值和品质值得市场尊重,证明这个产业是有价值的。”

    2019年,齐秦、周华健、小柯、陈楚生、梁静茹、罗志祥、吴青峰、郭一凡等歌手推出了新专辑。其中齐秦的《穿越》、小柯的《五十岁的狂欢》都是在年初发行的,周华健《少年The Younger Me》是在年底发行的。一整张专辑至少收录10首歌,整体的制作水平、理念等都代表了歌手目前职业生涯的新水平,在流量时代显得很特别。因此,尽管这三张专辑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浪,却是华语歌坛最不能忽略且更值得被尊重和铭记的。

    思考

    版权问题如何解决?

    除感慨短视频平台让老歌有了新生命外,吴向飞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我们的作品今天以另一种方式流行,却好像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从中并没有任何收益。”李广平也说,短视频平台上有演唱者因为这首歌收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他却从未收到过相关的版税,这是明显的侵权行为。

    据报道,抖音已先后与多家唱片及词曲版权公司达成合作,获得了包括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环球词曲、太合音乐、华纳盛世、大石版权等公司全曲库音乐使用权。李广平认为,短视频这种新商业模式,有关音乐的版权问题不少还在打擦边球,维护音乐人权利,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娱乐性音乐能算成功吗?

    吴向飞承认,当下不依靠任何介质想让一首歌火起来是很难的,需要借助其他载体才能达到好的传播效果。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出现,有助于音乐的扩散和传播,尤其是原创音乐。音乐人李广平总结,在抖音能火起来的歌曲都具有网络音乐的特点,即旋律简单、朗朗上口,或有洗脑的作用,或有搞笑的成分,娱乐性十足。

    通过短视频传播开来的歌曲,娱乐性更强,但难登大雅之堂,有些歌甚至不能完全称其为歌曲,只是接近于歌的形态,“有些我觉得是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文化上来说,都有点莫名其妙,他的创作可能只是用来娱乐,只能在民间流传。”李广平说。

    北京宇悦文化唱片总经理晓飞认为,短视频平台通过视频轰炸的方式,让一些通俗的歌词、简单明快的旋律和节奏型音乐迅速传播给用户,确实能起到对歌曲强化记忆的效应,但对于引导流行音乐发展尚存弊端。“简单说短视频平台还是以演播为主,没有足够的时长去鉴赏音乐。比如《野狼disco》,只能说这是一首很成功的小曲,是一种与民同乐的轻松,创作者和唱歌者都是很好的音乐玩家。”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刘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