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C04:聚焦
上一版
C04:聚焦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C04版:聚焦
下一篇

中华品牌在售车仅剩两款 华晨混改前途未卜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北京鑫利宝4S店只售中华V7和V3

    华晨的标签总少不了宝马,其自主品牌中华、金杯以及华颂往往被排在后边。这样的印象,是华晨汽车自己留下的,在汽车高速增长的年代没有去改变,在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更难纠正。特别是中华V6等车型停产,以后只卖V3和V7的中华品牌,如何凭借不清晰的产品线谋得生存,经销商又该如何度日;折戟后,投入华晨雷诺怀抱的金杯和华颂,何时有新动作;华晨宝马股比变化后,华晨汽车如何盈利?这些迫切的问题都让华晨汽车的出路变得模糊,也让华晨汽车今年上半年以华晨瑞安在沈阳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公示试点“混改”的探索,蒙上了一层阴影。

    V6等车型彻底停产

    中华只卖V3和V7

    车主之家数据显示,2019年前10个月华晨中华的累计销量为2.28万辆,同比下滑64.59%,其中10月销量为2175辆,同比下滑28.99%。具体到车型来看,10月华晨中华V3、V7和H530销量分别为1912辆、213辆以及50辆。

    为什么只有三款车型有销量,要知道华晨中华官网上显示有五款在售车型,包括华晨中华V7、V3、V6、H3、H530。北京鑫利宝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利宝”)的销售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V6已经停产了,轿车也没有了,以后只卖V3和V7。”

    同样的,北京祥龙博瑞有限公司二公司(以下简称“祥龙博瑞”)以及北京凯瑞翔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瑞翔通”)的销售人员均表示,V6、V5以及轿车停产了,且V5去年就已经停产了。其中,凯瑞翔通4S店销售人员告诉北青报,“V6在今年年中就已经停产了,店内最后一辆V6是在四五月份的时候售出,当时是赔钱7000元卖掉的。从五六月份开始,店内已经只卖V3和V7车型了。官网上的其他车型,属于停产在售。”

    当问及“华晨中华V5、V6这些车现在停产,是打算明年上市国六版本车型吗?”时,鑫利宝4S店销售明确表示,“V5、V6以后不会生产,就没有国六车型,彻底停产了。现在国六车型就只有V3和V7。”至于原因,鑫利宝4S店销售解释道,“V6和V7(国五版)没差多少钱,上下也就在1万元左右,客户一般就买V7,不会买V6了。” 凯瑞翔通4S店以及祥龙博瑞的销售人员也表示,V5、V6不会生产国六车型。

    目前在产在售的华晨中华V7 -1.8T国六车型,是在2019年8月被推出的,新车包括舒享、豪华、尊贵、旗舰四款车型;除舒享型,其他三款车型增加7座版及运动版车型;新车整体售价区间为12.49万元-15.69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官方明确标价,4S店内也明显摆放着“中华V7-1.8T 12.49万元起售”的低配舒享车型,实际上,并没有生产。鑫宝利的销售人员告诉北青报,“最低配车型店里没有,这个车没有生产。”凯瑞翔通4S店的销售也表示,“最低配车型厂家不出了,有这个价,没这个车。”也就是说,华晨中华V7-1.8T的实际低配车型是13.19万元自动豪华车型。

    另一款在售的华晨中华V3,其国六车型V3-2020款,在2019年10月17日正式上市,推出经典型、舒适星空版、智能星空版三款1.6L手动挡车型。凯瑞翔通4S店表示,“这个车目前只有手动挡,自动挡可以订车,要明年才能到。”

    在新能源领域,华晨中华也只在2017年2月推出了一款中华H230 EV,工信部纯电续航里程为150公里,如今也停产了。近日,曝光了以H530为原型打造的纯电动新车,被命名为华晨中华E5,不过,上市时间待定。用鑫利宝销售的话来说就是,“(现在)中华没有新能源车。”

    在汽车行业由增量转入存量出现市场持续低迷,以及新四化等新趋势加剧市场竞争的背景下,华晨中华的产品线如此不清晰,在售车型要么停产要么没有后续规划,只依靠V3和V7两款SUV车型“打天下”,显得势单力薄,后继乏力。同时,停产、销量下滑以及所带来的恶性循环,更令经销商艰难度日。

    月销312辆

    新车型观境恐步华颂后尘

    产品矩阵缩小,品类短缺,华晨中华所能给予的贡献越来越小。事实上,除了中华品牌,华晨当时耗资26个亿,耗时3年半打造的华颂品牌(2014年),近年来旗下也仅拥有华颂7一款MPV车型,销量更是惨淡。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华颂7的销量分别为6898辆、4514辆、4067辆、1069辆;2019年前10个月销量为1176辆。可以说,华颂品牌正处于一个现款车型攻坚困难,后续产品无以为继的尴尬局面。

    在乘用车领域折戟的华晨,在商用车领域发展得也并不顺遂,产品销量不佳、业绩连年亏损。数据显示,2016年,金杯汽车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下跌683.03%,亏损达到7年以来的最高值。同时,2013年-2016年,金杯汽车的负债率逐年增长,分别为90.16%、92.89%、92.99%、94.13%,已是债台高筑(负债率指的是公司的负债总额和资产总额的比率,一般认为,负债率的适宜水平处于40%~60%之间)。

    于是在2017年出现了“一元收购案”:雷诺汽车以一元钱换取华晨金杯49%的股权。当年12月,双方成立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雷诺”),并称,公司将充分利用雷诺先进的技术和华晨金杯的品牌优势,实现金杯、华颂、雷诺三大品牌协同发展,打造从中国领先到全球领先的轻型商用车品牌。

    不过,华晨金杯与雷诺合作后推出的首款车型并不是商用车,也不是华颂的MPV车型,而是一款SUV。2019年4月,华晨雷诺观境正式上市,新车搭载1.6L、1.5T两款发动机,售价7.59-10.29万元;7月,观境1.5T旗舰车型上市,售价12万元。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观境全系均为手动挡,全系都是国五车型。

    在北青报走访的华晨汽车4S店内,均没有观境展车,祥龙博瑞4S店的销售告诉北青报,“观境卖完了,最后一台是内部消化了。国六还没有出来,所以店内没有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观境的累计销量为2183辆,月均销量312辆左右。从销量以及市场影响力来看,新车型观境的发展充满艰辛,恐步华颂7后尘。

    目前来看,作为国内首次出现的同时开发和经营外资品牌和自主品牌的合资公司,华晨雷诺不仅没有通过观境,打开新的市场;也没能带领金杯及华颂两个自主品牌扭转局势。据了解,2018年华晨雷诺售出4.3万辆轻型客车及MPV,较2017年的6.10万辆,减少29.5%。此外,华晨雷诺2018 年亏损8.7 亿元。

    曾经辉煌 

    如今却逐渐被边缘化

    华晨三个自主品牌的处境,以及市场表现令人惋惜。实际上,华晨汽车自主品牌曾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去,是中国本土汽车企业“赴美第一股”。

    1992年,华晨中国汽车在美国纽约挂牌上市,获得超额认购85倍,融资8000万美元。这个数额在如今看来依旧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融资后的华晨汽车走上了快车道,推出新车型海狮,成为炙手可热的自主品牌之一。

    1995年,华晨正式接管金杯客车的管理权,也是自这一年起,金杯客车以每年增长50%的速度发展。资料显示,金杯客车销量从1995年的9150辆,增长到2000年的6万辆,连续多年占据轻客市场销量第一。2000年,华晨的年度销售收入达到63亿元,税后利润18亿元,利润仅次于当时的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

    在金杯客车高速发展的同时,华晨汽车从1997年开始便进军乘用车市场,并在三年后的2000年,下线第一辆中华轿车。之后的尊驰,成为了中华品牌早期的热门车型。2006年,中华品牌推出的骏捷产品,搭载了我国首款自主品牌涡轮增压汽油发动机,这款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华晨中华的顶梁柱车型。之后还衍生出中华骏捷FRV、骏捷Wagon、骏捷CROSS、骏捷FSV等骏捷系列车型,且当时的市场表现相当不错。此时的中华品牌,不仅在国内汽车市场有着优异的表现,同时还出口了不少车型到德国等欧洲市场。

    可以说,华晨的起点之高,在自主品牌中少有。在华晨汽车的官网上,至今仍可以看到对金杯与中华这样的描述:金杯品牌是中国唯一一个以品牌名称代表一个品类的商用车品牌,曾连续19年是中国商用车市场销量第一;中华品牌是集合全球领先技术、时尚优雅设计于一身的中高档自主汽车品牌,旗下拥有轿车、SUV两大系列十余款车型。

    的确,金杯曾代表了中国商用车的辉煌,中华品牌除了早期的骏捷,也还出现过H330、H530、H3、H230、H220、V3、V5、V6、V7等十余款车型。可是,如今金杯销量下滑,利润减少。中华品牌的产品系列也只剩SUV一个系列,十余款车只剩两款。凯瑞翔通4S店的销售感慨道,“以前中华有好多款车,光轿车就有四五款,现在一款都没有了,而且轿车已经停产两年左右了。”

    而与华晨同期进入乘用车市场的吉利,却有着不一样的境遇。1997年,吉利进入了汽车产业,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轿车企业,之后便一直专注实业,专注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不断打基础、练内功,早期用豪情、自由舰、金刚远景等打开低端市场,之后推出全球鹰、帝豪、英伦三大高端品牌,逐步实现向上发展。2009年-2013年间,吉利先后收购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澳大利亚DSI,拿下沃尔沃,全资收购锰铜控股,逐步掌握核心技术,并进入出租车领域;2018年吉利入股戴姆勒,逐渐走向国际化。如今的吉利已拥有吉利、几何、领克、沃尔沃、路特斯、宝腾,以及英国锰铜等多个子品牌,仅吉利品牌下就有帝豪家族、博越家族、远景家族、缤越等20多款车型。

    20多年过去了,吉利崛起成为自主品牌发展的领头羊,而曾经的“赴美第一股”却被边缘化了,华晨做错了什么?

    过度依赖宝马

    后合资时代如何活下去

    华晨汽车自主品牌的发展,在遇到宝马后,就出现了依赖,无论是技术还是盈利。“虽然以往依赖合资品牌华晨宝马为华晨汽车创造了收益,但长此以往,自然是不利于企业本身的发展的。”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曾表示。

    2003年,华晨汽车与宝马集团联姻,之后,华晨汽车便开始了依仗宝马过活的时光。华晨汽车开始走上了资源整合的造车路:保时捷调校的底盘,与宝马合作的发动机,意大利设计的外壳,加一起车就造好了。这种简单的思路,很长时间内主导了华晨汽车的造车规划,导致华晨汽车在技术上过度依赖宝马。

    业内人士分析,在其他自主品牌全力构建自主研发体系、提升产品研发能力、产品质量,以及产品核心竞争力的时候,华晨汽车却对自主研发体系不够重视,到现在为止,中华的车型大都还有宝马设计风格的影子。在其他品牌不断丰富产品矩阵时,华晨汽车的产品推出节奏慢且在不断减少。这也导致华晨汽车与其他自主品牌,特别是一线自主品牌的差距越来越大,逐渐被边缘化。

    而对于盈利的依赖更加严重。财报显示,2017年,华晨中国净利润43.76亿元,同比增长18.85%,其中,华晨宝马对集团净利润贡献由2016年的39.98亿元增加31%至52.38亿元。这意味着,如果扣除宝马的利润贡献,华晨中国实则净亏损达8.62亿元。2018年,华晨中国的净利润是43.77亿元,同比下滑17.48%;而华晨宝马带来的利润达到了62.44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宝马的利润输入,华晨中国将亏损18.67亿元。华晨自主品牌的亏损越来越大。

    不过,华晨汽车对华晨宝马的依赖,从2018年开始便有了明确的期限。2018年10月,华晨中国发布公告称,宝马将以29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沈阳金杯汽车手中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交割后宝马在华晨宝马的股份增至75%。公告同时披露,该交易将不迟于2022年完成。

    需要思考的是,股比调整后,华晨宝马进入后合资时代,其向华晨汽车输送的投资收益将减半,实际控制权也必将向宝马集团靠拢。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新车型、新技术支撑的中华和华颂,销量难有起色的观境,何以支撑华晨汽车“活下去”?过度依赖华晨宝马的华晨汽车,最终是否会沦为宝马的代工厂。

    事实上,2019年上半年,宝马的利润贡献已经减少。8月23日,华晨中国(01114.HK)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核的中期财务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晨汽车实现营业收入19.04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6.74%;归母净利润32.3亿元,同比减少9.43%。同时,半年报指出,制造及销售华晨宝马汽车未经审核的纯利为35.5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3.4%。

    曾经风光,现在逐渐沉寂。华晨汽车对于年轻一代来说,只剩“华晨宝马”,可惜人们还要把车尾上的“华晨”二字抠掉。过度依赖华晨宝马,缺少谋求自我发展的动力,不仅令华晨中华品牌逐渐被边缘化,还令金杯及华颂不得不合资化。未来,华晨汽车自主品牌究竟应该如何在激烈的市场中“生存”下来,如何在消费者的心中“活下去”,是华晨汽车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温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