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2版:写字板
上一篇  下一篇

人间百态

凌晨三点,楼下传来吱吱沙沙声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倪剑

    当那么多人还沉浸在酣梦中的时候,有人已经辛劳了一个清晨,把清新带给了每一位从梦中醒来后要踏上征程的人

    昨天冷空气降临,白天阴沉了一天,到夜里风渐渐加大,刮了一夜的北风。晚上一直在风的怒吼中迷迷糊糊地睡着,睡眠极浅,一觉醒来,摸出手机来瞄了一眼,三点四十七分。听得楼底下有吱吱沙沙的声音,在凌晨静谧的时光里格外清晰。再细听一会儿,脑神经终于清醒过来,听得出是小区保洁在扫地。竹编的大扫把,特有的长长的细枝条,刷蹭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发出短暂而有节律的声响。从北至南,从我们屋后,经过东面墙时若有若无般,又清晰地转到楼前。

    一时间睡意全消,起身,打开窗户,一股寒气直刺进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把窗户关上。在黑暗里,呆在窗口立了一会儿,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下,边扫边往前挪着,路灯下颜色不辨的梧桐叶、香樟叶还有叫不上名的什么树叶枝条,在她的手下,只那么一会儿工夫,便堆起了高高的一大堆。

    她绕过树叶堆,把一堆叶子扔在身后,继续往前扫,慢慢归拢另外一个新的枯叶堆,想必是不知道身后的房子里正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她,直到她转过弯去,扫到了前面一栋楼前,终于消逝在我的视线中,我爬上床,将被子裹好,倒下再睡一个回笼觉。

    原来一夜秋风紧后,早上出门,地上的落叶就是这样消失的,你想跟它们打上一个照面也不能。

    我想起了那位保洁员白天的形象,小身板顶多一米五五,从她身边过,反正感觉没我高,体重估计也就九十来斤,一把大扫帚抡起来比她人还高。她每次碰到我拎着包出门,总会笑问一句:“又去上课了?”我也笑着点头回她一句:“嗯嗯!”然后彼此擦肩而过,这便是我跟她所有的交集。

    当那么多人还沉浸在酣梦中的时候,有人已经辛劳了一个清晨,把清新带给了每一位从梦中醒来后要踏上征程的人。

    前些天朋友小聚,乘地铁回家时已近晚上十一点。出了地铁口,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三辆三轮车一字儿排开,首辆车上装着鲜切花和小多肉,从低到高依次排开,像是听话而又乖巧的孩子排着整齐的队伍,香水百合的香味浓郁而又热烈,红掌在昏黄的灯光下仍旧独树一帜,一副高傲不羁的样子;卖烤红薯车上一个巨大的铁烤炉,炉口的铁皮上整齐地摆满了刚刚烤好的红薯,围成了一个圆圈,像小时候丢手绢时坐着的小朋友一般,师傅掰了一个烤熟的样品放在烤炉最上端,橘红色的红薯肉,一副软糯甜香的样子,稍稍带着些焦香味扑鼻而至;最边上一辆车上则铺陈着柿子、冬枣、香梨等,在寂静的夜里,连人带车都显得有点落寞,那些清冷的水果,在这个冬夜里显得越发的冷了。

    称了一个红薯,晚饭结束得迟,其实并不饿,只是这样的夜晚,从原本温暖的地铁里走到空旷的天地间,一下子有股驱不走的寒意,握着略略烫手的红薯,瞬间便有了一种暖,从掌心传遍了全身。

    我不知道他们几点钟会散去,要等到十二点地铁停止运营的时候?只是,这夜的气息,伴随着他们偶尔成单时跟客人的交流声,就这样融进了浓浓的夜色里。而后要不了多久,如果你还没睡或者已早早地醒了,楼底下吱吱沙沙竹扫把奏出来的夜的声音又将新的一天给接续上。如此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