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B02: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2版:写字板
上一篇  下一篇

奔跑吧幽默

这个冬天,时尚以保暖为主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蔚新敏

    她说穿着袜子呢,还提溜给我看,那薄薄的一层,挡蚊子行,挡风不好使……

    在胖燕的小菜馆等赵子优,人还没影,吩咐早飘过来了:“把暖气阀门开最大,把空调也开开。”吃一顿饭,空调开半宿,饭钱够电费吗?赵子优可不管电费,她说:“要是把我冻着了,你和胖燕掏住院费。”我才不在乎电费,我就是奇怪:赵子优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主儿,怎么怕冷了?

    赵子优仙仙的,走街上,特抓眼球。她没冬天,冬天裤子包住小腿肚子就行,脚踝骨得露着,性感。我的天哦,爱你的人关心你冷不冷,不爱你的人才看你性感不性感。她愿意成为行走的风景。

    前年冬天跟赵子优吃饭。那天,赵子优一进雅间就扑进我怀里,小猫似的脸贴我脖子上,双手插进我的大衣兜里,刚从空调车下来,怎么就跟入保温箱的婴儿似的迫不及待。她还嘴硬:“我不冷,我就是挺想你的。”俩女的这套见面礼,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可我分明感觉她冷得在哆嗦,金属耳坠颤悠得一个劲“丁零丁零”响。

    赵子优穿得真不多。三九天,小貂到肚脐上,黑色的纱裙到膝盖上,靴子倒是盖住了膝盖,可裙子和靴子的交界处是粉红的肉呀。她说穿着袜子呢,还提溜给我看,那薄薄的一层,挡蚊子行,挡风不好使。

    我属于季节性动物,一立冬,跟给冬装代言人似的,棉服必穿,赵子优说:“爱俏不穿棉。”我才不听她的,我要像她那么俏,估计看不到第二年春天的花开。

    有一种寒冷叫闺蜜觉得你冷,我要给她买一条毛裤,赵子优说:“你要是能买到穿上去不显胖的,那你就下单吧。”“不显胖的?有,那是皇帝的新装,得穿越到十九世纪的丹麦,这不存心不穿吗?不穿拉倒。”赵子优说寒冷让人年轻,是,冻得跟孙子似的,不年轻才怪。

    有年冬天搞活动去山里,赵子优抖精神,秋天的风衣,夏天的棉麻裙,网红大围巾,花枝招展,冻得缩成了一个花骨朵。其实,一件羽绒服就搞定。她说家里没羽绒服,那玩意买了占地方,车里有空调,单位有暖气,再说,便宜的看不上,看上的齁贵。可那天倒好,山里的风可不认你是不是客人,要把山挪开似的猛吹,赵子优成了移动冰棍,小脸煞白,不移动得成冰雕。我是移动的粽子,热得出汗。赵子优提前撤退到车里,空调呼呼的她瑟瑟的,她想踅摸个搭腿的,找不到,差点把脚垫掀起来。我想起有个快递在车里,一条懒人被子,她跟饿狼见到猎物似的“咔咔”撕开快递,钻进懒人被子,到家都舍不得还给我。她知冷热。

    其实我也耍过单薄,那时挺小,过了春节,立马脱掉大棉裤大棉袄,全新的秋衣秋裤套上全新的单裤单褂,走街串巷拜年,冻得鼻子粉青粉青,感觉那一天过得特别煎熬,过年的快乐都抵消不了侵入骨髓的冷,所以我现在报仇似的多穿。

    赵子优进小菜馆的时候,我没认出她,这家伙,马丁靴,大棉的;加绒的牛仔裤长到卷边;大羽绒服到脚面,只露出个戴着毛线耳坠的脑瓜。我把从时尚书里看来的倒给赵子优:“时尚书说这款羽绒服,秀场和明星街拍,不拉拉链,都是敞开的,内搭得好看。”赵子优坏笑:“你若敞开胸怀拥抱冬天,冬天也会敞开胸怀拥抱你。”当知道我穿着羊绒大衣来的,揶揄我:“别冻着,冻坏了零件不好配。”虽然进入冬天,可西伯利亚的寒风还没席卷而来呢,她穿这么多,租的吧。我认定,赵子优在衣服上栽过。

    我猜对了。赵子优去年冬天穿得少,有次开车腿抽筋,追尾豪车,赔进去半年工资。赵子优痛定思痛:“不管像面包还是像包子,反正我就多穿。瞧这羽绒服,夏天买的,打折还五千多呢。”为了过暖冬,她下了血本。

    饭后,我在手机上买车衣,我就想买个能盖住霜雪的薄薄的,赵子优非要我买加厚牛津迷彩,拖地款,防风防雪防盗,东北专用,我当然不愿意,这车衣穿车上,丑爆了,我的车流线型没了。赵子优说:“冬天,我对时尚的理解就是以保暖为主。”别看人家领悟得晚,可人家领悟得透彻。

    饭毕,赵子优拒绝我送,又去乘公交了,说挤挤挨挨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