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写字板
上一版
A12:写字板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写字板
下一篇

一节小小车厢里共处的十二小时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淡淡淡蓝

    虽然我们都知道,萍水相逢的我们,再见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我们又都知道,旅途中的这一天,一定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刻,突然地滑入心里

    1

    22A的中年男人是一个幸运儿,因为他的座位靠窗,那是我们每次在网上订票的首选。我们迷恋坐火车,不就是因为迷恋坐在窗边看远方的风景吗?

    但中年男人一点儿都不珍惜他的好位置。除了刚入座时热情地帮我们把行李箱扛到头顶的上铺,除了和他对面的21A女子确认了是老乡,叽里咕噜一番家乡话的寒暄后,他就趴在小桌板上开始睡觉。

    我们的火车是早上9点出发,晚上9点到达目的地。整整12个小时,这个结实粗壮的中年男人只是简单地啃了苹果,吃了香蕉和橘子,还有一杯一杯的水。

    小桌板上趴累了,他开始坐起身子,脱掉鞋子,把两只脚盘在了座位上。坐在他身边的22B,也就是我,索性起身来到走廊。窗外是连绵的群山,层林尽染,山河壮美。

    不知哪里吹来了一阵风,凉飕飕的,我打了一个寒颤,想撤回到座位上,回头一看,中年男人竟然无所顾忌地躺了下来,两条腿霸占了我的座位。

    我无奈地笑了。坐在22C的女友轻声对我说,你去找列车员来推醒他。想了想,还是让他继续睡吧。软卧的宽度比普通座位要宽,后面的靠背是九十度直角,如果一直正襟危坐,一两个小时或许可以,长途旅行,要坚持下来显然是一种煎熬。

    我决定去外面逛逛。以我们这节车厢为起点,我开始了火车上的散步。

    2

    车窗外,天空河流和田野慢慢靠近,又渐渐消失。

    每节车厢的旅客,千姿百态。有的在睡觉,有的四人组合在一起打牌,有的安安静静看书,有的目光呆滞无所事事,有的叽叽喳喳兴奋聊天。一个年轻的男孩,一身白衣白裤,拿着单反相机在走廊给女孩拍照片。我停了下来,看了好久,不忍从他们身边穿过去,打扰这段属于他们的生动时光。

    经过餐车,整洁宽敞。不是饭点,餐车上的客人不多。一个姑娘,开着电脑在看剧,目光飘过去瞄了一眼,我笑了,是最近大火的《致命女人》。一个中年女子,在认真地看书,一边还在笔记本上写些什么。

    遇到列车员,有的脚步急促似乎要去某个车厢处理情况,有的声音清脆在询问乘客:有需要酸奶的吗?有需要水果泡面的吗?

    想起作家闫红写过:做列车员很好啊。时时刻刻的生活都在移动,见不同的人与事,那样的一生,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

    他们喜欢这份工作吗?他们有过厌倦和疲惫吗?每天迎来送往无数的旅客,从白天到夜晚,从城市到乡村,日复一日,多少旅程来了又去。

    3

    21A和21B是一对情侣,他们和22A是老乡,老乡相见分外热情,很快他们就聊得风生水起。

    不知何时聊天戛然而止。我抬起头,21A女子已经佝起身子躺在了床上,两条腿卷曲着架在21B男人身上。男人呢,也脱了鞋,两只脚盘坐着,捧着手机玩得专注。

    21A女子这一睡,就是一整天。从阳光灿烂,一直睡到灯火迷离。21B男子倒也自得其乐,除了吃东西,就是看视频。手机没电了,他连上充电宝,继续不知疲倦地看,有时会一个人无声地笑。

    其间,21A女子的腿,一直搁在他的身上。除了中午的时候,他拆开一盒泡面,轻轻地把女子的腿放在座位上去了开水间。回来后,又轻轻地把女子的腿重新放在自己身上。

    不知21A女子摇摇晃晃的梦中,可有男子体贴温柔的呵护?可有听到过火车一站一站的轰鸣?

    4

    21C是一个流动的座位,它的乘客不停地变化着。

    和我们一起上车的21C是一个年轻女孩,她刚从我们要去旅行的地方回来。我们问她那边冷吗?有高原反应吗?她兴奋极了,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语无伦次,手指翻飞在手机里找照片,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她旅行的感受分享给我们。

    经停宜昌站时,想起我的文友叶子居住在这座城市。我调皮地给她发一个定位,叶子又惊又喜。对面的年轻女孩不见了,不知何时悄无声息下了车,让人恍惚觉得刚才热烈的交谈像是一个虚无的梦。一个男子接替她的座位上了车,他冷淡地看着车厢和车厢里的我们,坐下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经停重庆时,21C又迎来新乘客。

    高跟鞋嗒嗒嗒从走廊上传来,一个身着小香风白色套装,肉色丝袜,手上挽着LV老花包,头上戴着礼帽的女子款款而来。

    女子的视线一一扫过我们,最后落在空座上,坐下前,她用手捋了捋她的小短裙,矜持地坐了下来,两条腿优雅地斜靠在一起倒向一边,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和我们歪来倒去的姿态格格不入。

    我和女友静静地看书;21A女子终于醒了,和22A聊起了生意,似乎可以有合作的契机;小香风女子用她的姿势竖起内心的屏障,没有人主动和她寒暄。她也冷眼旁观着一切,突然,她低下了头,在座位下摸索出了一双一次性拖鞋。

    在我们的注视下,小香风女子慢条斯理地脱掉高跟鞋,换上了一次性拖鞋,双腿依然紧紧地靠在一起朝向一边,不动声色地维护着她最后的优雅。

    我们懊恼地叹息,不知道原来车厢里竟然备有拖鞋!大家都乐了,车厢里充满了其乐融融的氛围,是拖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吗?

    5

    我们乘坐的这趟D953的火车,座位是卧代二等座。它不同于普通的二等座,也不是纯粹的卧铺。它让6个来自天南海北的陌生人,要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在一节相对私密的车厢里共处12小时。

    这很奇妙,奇妙得仿佛像是一段短暂的人生。从起点站到终点站,从陌生人到些微的了解,无论是喜欢还是厌恶,我们都要共同经历一段旅程,到达一个共同的目的地,然后微笑着说再见。

    虽然我们都知道,萍水相逢的我们,再见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我们又都知道,旅途中的这一天,一定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刻,突然地滑入心里。

    就像在追的电视剧中的一句台词:想在旅途中寻找的东西,一定会在归来后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