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A06: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读北京
下一篇

KET、PET等出现考试热 小学生英语竟达大学水平

家长焦虑加剧英语考级“通货膨胀”

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KET、PET出成绩了!”15日,有人在亲子群里甩出这句话,立即溅起一片“水花”。

    “我朋友他儿子,一年级PET通过了。”

    “这孩子咋学的?”“赶紧取经去”“听说明年就更难考了”……

    对于很多家长而言,“考K考P”就像“ZX”“KS”等其他“养娃黑话”一样,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词。

    北京早已报满跑到海南考

    所谓“KET”“PET”,分别对应剑桥英语通用五级考试第一级和第二级。此外,还有FCE(第三级)、CAE(第四级)、CPE(第五级),考试旨在全面测试考生听、说、读、写四个方面的英语能力水平,成绩及格者由英国剑桥大学地方考试委员会统一颁发证书。

    剑桥英语通用五级考试,每年举行两次,分别在五月至六月、十一月至十二月进行。世界160多个国家中,有3000多个考点,考生可在获批准的剑桥英语考点报考。

    这几年,家长和辅导机构都感觉,报名越来越难了。

    北京妈妈李晓苏刚好赶在报名的最后一天,给孩子报名12月的KET考试。打开网站后,她发现北京、天津等周边城市早已报满,只有内蒙古、甘肃、新疆、西藏、海南还有名额,她干脆就报了海南的考点。

    “奥数”之后又一“现象级考试”

    奥数之后,剑桥五级考试正在成为又一“现象级考试”。

    从北京外国语大学考点报考历史数据看,PET报考人数从2014年5月的151人,到2019年4月的1469人,5年时间增长了近10倍。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撰文指出,这是目前全国最难抢的考试机会,没有之一。

    为什么家长们对这一考试趋之若鹜?记者采访了解到,含金量高、其他杯赛的取消和为小升初加码是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

    “对于小学生来说,这一考试是相对客观的评价体系”,北京市一家英语辅导机构的老师说,雅思、托福不能考,市面上有的就是三一口语和剑桥五级,而这一考试比较有难度,能体现水平。相对而言,剑桥少儿英语考级就太简单了。三一口语因为北京市12岁以下不能考,所以大家更多都在考剑桥五级。

    爱乐奇创始人兼CEO潘鹏凯观察到,剑桥五级“含金量”较高,也比较公正,在各类杯赛相继被取消后,这一考试因此异军突起。

    明年KET、PET会更新考试形式,变得更注重考察孩子的实际运用能力。对于那些依靠题库备考的家长来说,今年的考试是最后一次机会,所以大家都抓紧时间赶考。

    那么,择校时学校真的会将这一证书作为评判标准吗?张亦晨今年考上了人大附中“早培班”,她在五年级时通过了PET考试。在问及学校是否将剑桥五级证书作为录取条件时,张亦晨妈妈说,“并不是必要条件,我觉得更多是作为加分项吧。”

    一位英语辅导机构的负责人也说,各个学校情况不同,并不是所有学校都要求有证书,也没有明确规定有证书就一定加分。

    竞争致成绩“通货膨胀”

    K12,是指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教育阶段,有人将其戏称为“拿钱死磕12年”。在这一赛道上跑步的家长们,容易陷入各种信息与比较的焦虑之中。

    据了解,KET考试要求的单词量为1500-1800,PET要求的单词量是3500,FCE则是5500。

    在竞争尤为激烈的北京市海淀区,确有幼儿园大班考过KET的孩子。海淀区一家辅导机构的老师称,在中关村一小、三小、人大附小、清华附小等学校,考PET的学生大有人在,有个学员称自己是二年级考过PET的,还有人在五年级就考过了FCE(第三级)。

    当然,这也不能代表普遍情况。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曹文称,KET如果合格,相当于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的三级,即初三毕业的英语水平。

    曹文介绍,2018年北外考点参加KET的学生,平均年龄为10.2岁,及格率是65%,“也就是说,总体来说,小学四年级学生的英语,已经达到国家课程标准规定的初三毕业水平。”

    “听起来不可思议,其实这种情况已经延续好多年了。”曹文说。

    根据剑桥英语的对表,PET相当于中国高考英语的水平,雅思4.0-5.0分。从2014年到现在,在北外考点,PET考生的年龄集中在10-12岁,即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这个学段。

    北外国际教育集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FCE考生的平均年龄为12.2岁。从中国英语能力量表中可以看到,这相当于大学四年级到专业英语四级的水平,而FCE大多数考生是小学六年级,已经达到了大学英语的水平。曹文称,CAE考生的年龄也变得越来越小,有考生在小学三年级就取得CAE“良好”等级成绩。

    不仅是英语,在这场日益激烈的教育“军备竞赛”中,对孩子各类成绩的要求也水涨船高,面临“通货膨胀”的困局。

    孩子应积累生活学习阅历

    铁打的竞争,流水的杯赛。

    针对义务教育阶段举行的各类选拔、竞赛和培训,教育部门曾多次下达禁令。

    禁令之下,“迎春杯”“华杯赛”“学而思杯”等各大奥数杯赛相继被叫停。然而,一些竞赛和培训往往会改头换面,比如迎春杯就曾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或以“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的形式等继续进行。在政策规定的招生制度之外,也始终存在着隐秘的选拔招生通道。

    回归到英语学习上,曹文分析,如果孩子是小海归,或从小浸泡在英语环境中,英语几乎成为第二语言,那他们六岁半直接参加PET考试时,“读写的挑战虽然很大,但取得一些成绩是完全可以的。”

    “但如果仅仅学习教材、背单词、学语法、刷题,六岁半的孩子根本无法够到PET。真要求孩子硬去学去考,实在太残酷了。”曹文告诉记者。

    “所有在小学阶段就达到剑桥英语量表160以上的孩子,已经实现了极大的超越,应该让孩子花更多时间,在英语大阅读以及积累生活和学习的阅历上,这样,他们未来会走得更加扎实稳健,而不只是英语好,却脑子空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竞赛热的问题,不在于竞赛,而在当前的教育环境。总体而言,由于义务教育不均衡,各地存在择校热,以及整个社会存在名校情结,而我国也在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因此,竞赛就变为了择校和升学的工具。要让竞赛回归关注、展示学生兴趣、特长的本质,需要缓解择校热,同时建立更为多元的招生评价体系。(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文/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