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3:大时局
上一版  下一版
  
A03:大时局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3版:大时局
上一篇  下一篇

应对“老龄化”需要资源大整合

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昨天是一年一度的重阳佳节,也是我国第七个法定“老年节”。

    人口老龄化给我国带来怎样的影响?发展居家养老服务如何破题?中国特色的养老模式什么样?养老话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就此,记者专访了全国老龄办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吴玉韶。

    “危”中藏“机”

    老龄化挑战蕴含巨大破解空间

    中国的“银发族”有多庞大?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7.9%,而这一数字将不断增加。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将是我国的一项长期战略任务,但老龄化不应被视为洪水猛兽。”吴玉韶说。

    “财政压力大,是世界各国共同的难题。就我国而言,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是‘难中之难’,占老年人总人口3%左右的完全失能老人尤其需要养老机构的专业照护。”吴玉韶说,随着老龄化程度加深,高龄、失智老人比重加大,照护难度将增大。

    同时,“银色挑战”中又蕴藏着机遇。吴玉韶表示,数亿老年人是一个巨大的消费群体,对养老服务和老龄用品需求巨大。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期,这也正是我国养老服务发展的契机。

    “应对老龄化,我们有制度优势、后发优势、技术优势和传统文化优势。”吴玉韶说,中国有信心迎接人口老龄化挑战。

    激活“神经末梢”

    整合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资源

    家,是老年人离不开的心灵港湾。调查显示,我国90%以上的老年人倾向于居家养老。

    在吴玉韶看来,居家养老等于“传统的家庭养老+现代的社会保障和社区服务”。

    近年来,我国大力发展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初步形成了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然而,社区养老机构活动空间有限、服务种类太少、老人夜间遇到困难没人管……在一些地方,老年人居家养老仍有不少需求得不到满足。

    “养老服务的顶层设计能不能落地,老年人的需求能否向上反馈,街道和社区的作用非常关键。”吴玉韶说,居家养老服务规模巨大、需求种类繁多,这就需要在发展社会化的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基础上,借力智慧养老等手段,最大限度整合资源,激活养老服务体系的“神经末梢”。

    比如,传统家庭养老能够解决老人情感等方面的需求,但失能老人照护等家庭难以解决的问题,就非常依赖专业的社会力量。吴玉韶说,江苏南京等地试点“家庭养老床位”,把大量专业性的康复护理服务送上门,就是整合社会资源、激活社区服务的有益探索。

    树立“养老+”思维

    每个社会成员都可尽一分力

    根据全国老龄办的研究预测,2015年至2050年,我国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料服务设施方面的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7.33%增长至26.24%。

    面对如此巨大的未来“花销”,“中国式”养老该何去何从?

    在吴玉韶看来,不能把养老问题单纯地看成提供养老服务,而要站在老龄化“社会治理”的角度看待养老,形成共建共享理念。

    吴玉韶说,“比如,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商家的设施,有时可以为老人提供应急服务或活动场所,都可以被视为养老服务设施;快递员、查表员这些与入户有关的职业,都可以参与监测高龄独居老人的情况”。

    吴玉韶强调,在老龄社会,谁都难以独善其身,每个成员都可以为这个“命运共同体”尽一分力。

    上海试点“睦邻点”建设,居民将自有住宅、闲置房屋改造成养老服务设施,节约了财政资金;南京推行养老“时间银行”,志愿者为高龄老人服务并存储服务时间,老后可享受相应时长的养老服务……吴玉韶列举了几个实例,表示时下流行的各种互助式养老模式,均折射出中华民族孝亲敬老、互帮互助的传统美德。

    “将传统文化和国际经验相结合,就能产生出具有生命力的‘中国式’养老。”吴玉韶说。共建共享的理念在养老领域体现得越充分,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就越强。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