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写字板
上一版
A12:写字板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写字板
下一篇

人与人的信任 可以快递吗

2019年09月07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淡淡淡蓝

    一想到我信里写的那些女人之间的私密和体己话,我更是戏精上身。完了完了,他会不会在网上曝光我的信……

    要寄快递,给前几天退货时直接在官网约的快递员打电话:你能在两小时后到某个地点来取件吗?

    快递员说:我已经不在你们那个片区,我把你们片区新来的快递员电话发给你。

    就这样,我加上了一个快递员的微信。他的名字很特别,叫“张李强”,他最近的一条朋友圈状态是在5月,是请寄件人确认收货时给一个五分好评。

    我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申通”,随手设置了“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

    从此,他成了我寄快递的首选快递员。不用包装得很好,不用在线填单子,只需把地址复制给他,把东西交给他就OK。

    某个周末的早晨,要给远方的好朋友寄礼物,临时想到礼物和手写信是最佳搭档。于是认真坐下来给朋友写信,写了平时在网上轻易不会说的私密话题,倾诉了内心的困惑和焦虑,分享了别人的八卦和秘密。洋洋洒洒写完三张纸,抽屉里找一个旧信封,把信塞进去,没有胶水,那就不封口了。把礼物和信装进一个束口布袋,等他上门取件。

    发出消息不久,他就来了,我拎着布袋交给他,他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是一些小饰品,他说“好,你把地址发我”。

    后来我就忘了这件事情。直到午睡后想起,咦,怎么还没收到他发我的单号凭证。

    按照以前的流程,他收件后半小时左右会发我单号截图,我支付他快递费。一直等到傍晚六点,没有消息;晚上八点,还是没有消息。微信上询问他,没有回复。给他打电话,没有接。

    我开始焦灼不安。我太容易轻信别人了,他不是我在官网上找的快递员,我寄的快递都是通过他私人下的单。他一定是打开了我的束口袋,企图私吞了我寄朋友的礼物。不不,礼物不值钱,他一定是偷看了我的信。天哪,一想到我信里写的那些女人之间的私密和体己话,我更是戏精上身。完了完了,他会不会在网上曝光我的信,虽然我不是十八线小明星,但我不是刚出了一本书吗?

    我捶胸顿足,懊恼不已。想起之前好多次的寄件,因为没有外包装袋,我都是委托他帮我装袋的,难道他给我的信任,都是蓄谋已久的伪装?难道,我要为我的大大咧咧和毫不设防付出代价?

    正疯狂搜索官网上的投诉电话时,他的电话来了!

    他说:“我在外面接件。雨太大一直没有听到电话,等下回单位会发你单号。”

    我看了看窗外,大雨滂沱。他永远不会知道,就在这几个小时里,我的内心戏已经上演了十八集。

    我为自己错怪了一个人而羞愧,又为自己获得了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而庆幸。

    有段时间,几个圈中的朋友要买我的签名书,连续一周,都约他上门取件。为防止他搞混,我在每本书上都贴了标签区别地点,嘱咐他装袋的时候万万不能搞错地址,因为每本书上写的话是不一样的。

    他眼神里有好奇,但并没有问什么。

    后来,我在闲鱼上开始卖闲置的衣服。生意有一搭没一搭的,有时候一个月能成交两三件。记得有一次匆匆忙忙,我甚至来不及把衣服叠好,就交给了他。

    他终于忍不住发问:你是卖衣服的?

    我忍住笑,说“嗯”。

    昨天,又要寄件。我在通讯录上搜索到他,给他发消息:我今天要寄快递。

    他很快回复我:我已经辞职不干了。

    我惊讶:啊?

    他说:你支付宝下个单好了,他们会来拿的。

    我看了看他的朋友圈,没有新的内容更新。我和他的聊天记录里,距离我上一次寄件正好一个月整。

    我有些许的怅然若失,我的信任清单上少了一个可靠的人。

    他不再干快递了吗,还是辞职去了其他的快递公司?我不得而知。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应该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手机屏幕停留在“删除联系人页面”好久,最终退出,放弃。有时候,顺其自然也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支付宝下了单,几秒钟后有快递员接单的提示。两分钟后,电话响起,快递员告诉我他半小时后来取件。半小时后,门铃响起,一个陌生的快递员出现在我面前,我把要寄的书装在束口布袋里,依然没有封口。我愿意相信,我遇到的仍然会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快递员。

    流动的生活,流动的快递员。生活的有趣之处,就在于这种种相遇。相遇之后的故事,无法预料,不可捉摸,却让人充满期待。好的,坏的,都是生活赠送我们的珍贵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