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8: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A08:读北京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8版:读北京
上一篇

市政协常委视察北京国际消费枢纽城市建设

王府井商业区将打造后街经济

2019年06月19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昨日,北京市政协围绕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消费枢纽城市组织常委视察,常委们就优质品牌商品消费、国际教育消费、国际医疗消费、高端养老消费这四个主题分赴四个点位进行视察。其中,王府井建管办相关负责人在向委员们汇报时表示,王府井步行街计划年底前向北延长344米至灯市口大街、灯市口西街,步行街长度将达到892米。王府井商业区还将打造“一院、两街、多节点”的后街经济。

    商业

    重点打造王府井等四个商圈

    昨天上午,市政协委员们视察了王府井步行街部分商场之后,市商务局副局长刘梅英向委员们汇报了北京市聚焦消费提质升级、加快推进北京国际消费枢纽城市建设情况。北京已经通过制定出台国际消费枢纽城市建设行动计划、促进总消费工作方案、促消费工作措施,聚焦重点领域。即将发布的《北京市便民店建设提升三年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争取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北京市每个社区蔬菜零售、便利店(社区超市)早点、美容美发、维修、家政等服务网点全覆盖。今年1至5月,全市共建设提升基本便民服务网点786个,基本便民商业服务功能城市社区覆盖率已达92%以上。

    在重塑消费空间方面,今年将重点打造王府井、前门—大栅栏、公主坟、回龙观龙域4个商圈,目前王府井商圈已经完成综合规划编制工作,前门—大栅栏、回龙观龙域商圈已经完成街景绿化美化、景观照明系统提升等工程。

    王府井建设管理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吕绘向委员们介绍了王府井商业区转型升级工作情况,初步确定王府井商业区打造“一院、两街、多节点”的后街经济,一院即王府井大街227号院,利用开放式院落格局,打造金街会客厅;两街即王府井西街、王府井东街,西街发挥百货大楼哈姆雷斯、儿童艺术剧院等优势,腾退区属国有房屋合理利用,引入儿童体验业态,打造儿童业态聚集区域,东街依托新东安及希尔顿酒店,规划建设东街休闲区;多节点即对有条件的辅街、胡同开展外摆方案研究。

    吕绘介绍,东城区还制定了《2019年王府井商业区转型升级工作方案》,王府井地区今年还将完成13项工作,包括步行街北延、277号院改造升级、重点片区立面综合提升、主街建筑夜景照明、制定业态指导目录、修订户外活动管理办法、静态停车治理等。

    医疗

    启动国际化医疗服务试点

    下午两点半,市政协委员们来到位于朝阳区的和睦家医疗视察。市卫健委党委委员屠志涛在同委员交流时表示,本市已经确定了朝阳区、海淀区、大兴区等6个试点区和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友谊医院、北京天坛医院、广安门中医医院、北京和陸家医院、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等7家医疗机构,开展国际化医疗服务试点。

    国际化医疗试点医院将在四个方面与国际接轨。第一,要在语言、流程、服务环境等服务方面与国际接轨。第二,要在技术上接轨。北京目前也在考虑积极推进国外已经应用或者上市的医疗技术和药品能够在本市先行先试。第三,要在管理上接轨,包括考虑引进国外的先进团队,在薪酬方面、在提高效率等方面要与国际接轨。第四,要在医保支付方面与国际接轨,除了基本医保之外,商业保险也要对接。

    针对国际化医疗中存在的问题,市政协委员建议,政策好,但如何推动落实是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此外,国际化医疗服务尚缺乏明确的服务标准和指南,在就医流程、环境设施、医务管理等方面需要进一步优化和提升。

    教育

    新建11所国际学校

    在参观完海淀外国语学校之后,市教委副主任黄促与政协委员交流时说,市教委今年发布了《北京市国际学校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在提升现有国际学校质量的基础上,支持新建一批国际学校,包括支持各区在“三城一区”引进人才密集地区和海淀区、朝阳区等重点区域,新建11所国际学校。同时,合理确定高中中外合作办学规模,结合市级拟建优质校和区级拟建国际学校,支持现有项目与“三城一区”引进人才密集地区和海淀区、朝阳区等重点区域的新建学校开展合作,更加充分地发挥其在推动国际教育发展方面的辐射和引领作用。

    黄促表示,本市还将探索取消接受外国学生资质审核。市教委拟制定《关于外国学生就读北京市幼儿园、普通中小学、职业高中的若干意见》,允许北京市所有幼儿园,普通中小学、职业高中招收外国学生。

    对于这样的利好政策,市政协委员纷纷表示赞许。不过,他们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希望有关部门继续深化改革,推动政策创新,提高国际学校的办学水平,切实满足引进人才子女就读和外籍人员子女学校需求。

    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