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4: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B04:写字板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4版:写字板
下一篇

崴脚记

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莫零

    他是怎么知道我自从崴了脚之后就没少走路?啧啧啧,真神奇,我前两天一天才走了一万步而已……

    我好多年没崴过脚了,可我日常挂彩的频率比下雨天出门忘带伞的频率还要高。弄破手几乎就是家常便饭,以前就常常被他嘲笑我不像个女人。现在更是顶天立地女汉子一枚。

    那天星辰姐开车说要带我去看山楂花海,我还没看过成片的山楂花呢。张艺谋拍了个《山楂树之恋》,就给山楂花做了个爱情广告,现在一听到山楂花都让人浮想联翩起来。

    于是我们就按照导航七拐八拐地往星辰姐同学推荐的山楂花海开,路过无数单枪匹马的山楂树,还是没发现山楂花海。我们想象中那漫山遍野的白色山楂花海,都幻化成了白晃晃的大太阳光了。

    路过一个田埂,星辰姐看到有一小片山楂树林,总不能在远道而来的朋友面前丢脸。她马上指着这片山楂树对我说:莫零,你看,咱们上那儿拍照去吧,这片看起来还大一点儿。

    我一瞧,嗬,可不挺大的么?有二三十棵树吧,拍在照片里哄人绰绰有余了。总不能白来一趟吧?我又是个会捧场的。就颠儿颠儿地举着手机狂奔着去了。

    谁知那片山楂树是种在田里的,我们还得下个小坡。星辰姐看看桌子高的坡,问我:莫零,你成吗?

    呵呵,笑话?瞧不起我这两条小短腿啊?这么点高还下不去?我倒是挺关切地瞅了瞅星辰姐庞大的身躯。她以为我在犯怵,忙说:要不我先下去,扶你一把?

    这不小瞧人吗———啊呀!我一个箭步跨下去,怎么这田里的土这么松软,我脚背一软,耳边传来细微的撕裂声,我的脚……崴了……

    星辰姐见我摔了,忙冲下来,她倒下得挺稳当,我估计还是下盘比我稳,胖也有胖的好处。等她扶起我,我就感觉脚踝处一阵钻心的疼,脚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了鸡蛋大小的鼓包。

    哎呀,莫零,快,我带你去医院吧!星辰姐怕我这一崴,有损她热情好客的一世英名。

    我不要面子的啊?小阴沟里翻大船,这么丢人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我女汉子的威名还怎么树得起来?没事儿,没事儿!我挣扎着站稳,龇牙咧嘴地宽慰她:“咱来你这儿一趟,总得留点纪念,对吧?”

    星辰姐简直对我毫无办法。我还逞强在山楂林里溜达了两圈,拍了一圈照片,可惜山楂花一点儿也不美,不仅不美,也不香,不仅不香,这片田里显然才刚施过肥,空气中夹杂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不明微臭味儿。但也总算是不虚此行了,我从此再不羡慕山楂树之恋了。

    等我中午到星辰姐的老家时,脚已经肿成了猪蹄。星辰姐的爸妈、妹妹,一家人围着我想办法,我很淡定地一笑:给我从冷冻室弄点冰,我敷一下就行了。扭伤急救用冰敷,这可是当运动员的朋友教我的。星辰姐家一瓶装在矿泉水瓶里的冻虾就成了我冰敷的工具。敷了一中午,都敷化冻了,最后那瓶冻虾就直接煮了下了星辰姐的肚子,一点儿不浪费。

    第二天,脚肿得都穿不进鞋了。星辰姐只好带着我“看风景”,她们逛,我看。她们坐快艇,我拍。

    回程这一路上,我都厚颜无耻地享受残障人士待遇。上下车我就直接求助列车员说我脚崴了,走不了道。高铁上的乘务员们服务态度真不赖,就差没直接给我推个轮椅了。我一路踮着我的大猪蹄子平安回到了合肥。

    我以为过个两三天,消肿了就好了啊,谁知接下来好几天,我的大猪蹄子又红又肿的,越来越像卤菜店里的酱猪蹄了。秀秀实在看不下去,骂我别人生病催着人去看,自己生病就硬扛。我只好去找了个中医诊所看了看。

    中医是个小伙子,看到我的猪蹄子很是惊讶,问我崴了多久了?我说大概一个礼拜吧。他竖大拇指夸我是硬汉,扛造得很。我问他怎么肿这么厉害啊?他一边给我针灸,一边头也不抬地说:路走多了呗。

    他是怎么知道我自从崴了脚之后就没少走路?啧啧啧,真神奇,我前两天一天才走了一万步而已……

    中医针灸更是神奇,扎完针立竿见影地就消了肿。小伙子一边拔针一边拿棉球给我擦渗出来的黄水,笑而不语。如此这样又针灸又贴膏药折腾了三四次,大猪蹄子终于消了肿。

    最可气的就是郭炜炜,每天遛它的时候,它欺负我腿瘸了走不快,老是挣脱绳子,胡跑一通,等我急得叫它,它才摇头晃脑地从角落里蹿出来吓我一跳。

    哼,看我腿脚好利索了怎么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