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人间事
上一版
A12:人间事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人间事
下一篇

“学霸”张震 学技能是为了进入角色

2019年05月03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张震的眼神里有种坚韧和孤独,那种冷静完全可以与零下42℃的低温相媲美,或许正因此,导演崔斯韦认定张震是扮演《雪暴》中森林警察王康浩的不二人选。不过,对于“崔导拍这部电影之前就定下了张震演男主角”的这个说法,张震却笑了,“导演们都这样讲,听听就可以。”

    由崔斯韦执导,张震、倪妮、廖凡领衔主演,黄觉、刘桦、张奕聪主演,李光洁特别出演的电影《雪暴》于4月30日上映。对于自己饰演的默默奉献的孤独守卫者角色,张震形容其为超级英雄,“接近完美,是我生活中向往的人物。”

    零下42℃ 穿四条裤子都冷

    崔斯韦曾担任电影《无人区》《一出好戏》的编剧,《雪暴》是他导演的首部电影。剧本打磨5年,故事发生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作案手法老到的悍匪为褫夺黄金,打劫运金车,并借助大雪掩盖了所有犯罪痕迹。为了寻求真相,警察王康浩暗地里搜集证据,终于在一场灾难级的暴雪降临时,与谋财害命的悍匪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正面对决。该片此前在第23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新浪潮”奖。

    张震扮演的王康浩是森林警察,这个角色对于“老演员”张震来说很有新鲜感:“《雪暴》里面每个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情感非常深厚,电影主要讲人在困境里面要不断突破,勇敢面对。我觉得每个人生活里都会遇到困境,跟观众们很贴切。王康浩是一位森林警察,拥有正义感,勇敢、坚持、很正面。他跟我有相似的地方,譬如他很重感情,但可能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另一方面,他对很多事情都非常执着,不仅是对案件,还包括对他喜爱、关心的人。这个人物跟我之前饰演过的都不一样,王康浩是比较完美的形象,是我很向往的。尤其是他在面对很多问题时,他会有兴趣去进取,对我自己来说他很像英雄人物,在生活里,我非常向往这种人物。”

    为了拍摄的真实,剧组在海拔2800米、零下42℃的长白山进行全程实景拍摄,通常八点拍第一镜,凌晨四点就要起来工作,还会遇到摄影机器因低温无法工作而重新拍摄的情况。对于南方人张震而言,零下42℃有多冷,可以想象,以至于廖凡总是开玩笑说,张震每每看到戴在廖凡头上的假发,就一脸羡慕。张震表示,拍雪地里的跑戏,最多要穿打底裤、发热裤、羽绒裤、戏服四条裤子,“在现场零下三四十度很冷,打斗枪战场面跑起来就会热,但穿的太多根本没办法脱掉”。

    谈到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情景,张震讲述了那场摔入山沟的戏。当时为了躲避廖凡和黄觉的追杀,他要从山上滚下去,再从沟里爬起来。整个向上攀爬的过程花费一两分钟,他没有手套,双手需要不停刨雪冷到骨子里,甚至失去知觉,之后的一两个星期手都是麻木的状态。让张震感动的是这场戏拍摄结束后,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给他捂手,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被冻僵的张震,“这次在《雪暴》剧组,大家产生了共患难的深情厚谊。”

    姥姥姥爷曾住在长白山附近

    虽然极度严寒让张震吃了不少苦头,可是他却是满心欢喜,一方面他喜欢大自然,所以去长白山拍戏很开心;一方面,他的姥姥姥爷是东北人,所以这次去拍《雪暴》也算是回“老家”:“我姥爷姥姥曾住在长白山附近,我小时候是姥姥姥爷带大的,回到这个地方拍摄,在我人生里边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姥爷已经不在了,但是我可以替他回去看看。”

    张震介绍说,电影拍了三个多月,拍摄前剧组安排他们和当地森林警察体验生活:“他们会用工作以外的时间来给我们讲解工作内容,包括怎么去巡逻、办案。这些经验对我们演员来说,非常珍贵,让我们在表演的时候底气更足。所以,很感谢他们,给了我很多真实的感受,让我在做王康浩的时候更自信,更像他们。”

    因为天气冷,剧组工作人员有时候会一起锻炼,在公园里互动一下,跑跑步、练练拳,让张震觉得很好玩。有时候晚上收工会一起吃东北农家菜,还有特别的朝鲜料理。虽然环境寒冷,但是剧组却相处得很是“火热”,张震说:“很开心能和这些演员一起工作。我和倪妮是第一次合作,很有默契。跟凡哥(廖凡)合作也是,印象深刻的对手戏是在芦苇荡中,我们需要互相追对方,因为芦苇荡很密所以看不到人,那场戏蛮有感觉,是内心和意志的较量。”

    在拍戏间隙,他还特意去拜访天池,“第二次才看到全貌,令人记忆深刻。长白山自然环境保护得很好,人在那边很舒服。我会给野生动物评分,如果碰到山猪是3颗星,狍子是4颗星,花豹是5颗星。可是我一个都没看到,可能运气比较差,只看到猫头鹰,有点可惜。”

    好奇心强,所以“拍一部电影学一个技能”

    张震被誉为“拍一部电影学一个技能”,是“学霸”演员,坊间曾经盛传张震的一个段子:“拍《赤壁》,为演孙权他熟读《三国》;拍《建党伟业》他又把民国史熟记于心;拍《深海寻人》,他考到了PADI潜水执照;拍《吴清源》,他的围棋已能压制专业三段;《一代宗师》杀青,他拿了全国八极拳冠军;《聂隐娘》拍完,他学会了近身剑术……”这其中虽然有些许夸张的成分,但张震爱学习,却是事实。

    拍《绣春刀2》时,张震和片场的武指们学刀法,《无问西东》时,张震有一些击剑镜头,他也去练了练。不过张震说:“击剑蛮难的。第一次在片场拍摄时学习了一下,专业的教练帮做一些调整和指导。击剑是比较仪式性的,要表现得不是很多。击剑要表现人物勇往直前的性格,而且很需要礼节,每次开始和结束都会敬礼。我扮演的张果果的人物设定为击剑爱好者,勇往直前并且具有攻击性。”

    这次拍《雪暴》,张震又get到了新技能——学会“雪地开车”:“山里面道路特别窄,有的时候积雪很厚,开车拍戏不好拍,反正就在那边练了,慢慢就习惯了。”

    此外,开拍前两个星期,他先到长白山的靶场去体验打靶。“虽然拍摄不是真枪实弹,但因为电影的题材,需要对枪械有真实的感觉,是一种新体验。当然,也学习了抗冻耐寒的小方法,让自己不会太冷。滑雪我就只是会而已,戏里我没有滑雪戏份。”

    张震将自己的“爱学习”归结为好奇心强,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试,而学习这些技能是他进入角色的方式:“此外,各行各业的人都需要被尊重,我们作为演员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电影去描述他们的生活,学习这些技能对我很重要,是对表演的帮助。因为我不是学表演出身,所以一开始进入工作就会从比较舒服的状态去演戏,要靠一些外在技能来帮忙。比如我要演警察,要知道怎么用枪,对角色就会有帮助,对我来讲心里会踏实,而不是拍完之后用不用得到。另外一方面是,我不能乱做一些事,像人民警察,我诠释方式不对的话,对他们的工作是不太尊重的,这样不太好。所以如果没有安排体验内容,我就会通过阅读或其他方式去达到自己对于角色的熟悉标准。”

    张震的演员生涯从14岁演杨德昌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开始,至今也已接近30年,俨然是“老戏骨”了。对于电影,张震非常热爱,“电影非常富有想象力,对我来讲像梦一样的东西,可以多一种新的人生经历。”

    近年来,张震的电影产量并不高,但他支持了不少新导演的作品,像《绣春刀》的导演路阳、《雪暴》的导演崔斯韦等等。张震表示这几年跟新导演一起工作,会有很多不一样的火花。对新生代的电影人,张震的建议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是最重要的,而且要保持自己最开始对电影的热情,敬畏初心。”

    文/杨逍  供图/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