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1:人间事
上一版  下一版
  
B01:人间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1版:人间事

网红美食博主王刚:我最在乎粉丝的感受

2019年04月01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好像很难找到一个美食博主像王刚一样,能够在不同人群收获同等程度的喜爱。微博粉丝200万,b站粉丝188万,西瓜、抖音、头条的粉丝累计706万,他在国内自媒体平台的总粉丝量超过1000多万,阅读量达15个亿。同时,他的美食教程也火到了海外,YouTube上的订阅账号接近80万,其中酸菜鱼教程的点击量高达253万余次,一道家常蛋炒饭也轻松收获超百万点击。

    前不久,王刚的一条“红烧娃娃鱼”教学视频,引来网友的指责。第二天他发布了道歉视频:“分享娃娃鱼做法存在失误,希望得到大家谅解。”他的粉丝“刚丝球”“宽油宝宝”们在7个粉丝群里炸了锅,有的抛出人民日报新媒体客户端推出的“家常茄子”教程“以示正听”,更多人不停地玩起了接梗,“群主来条娃娃鱼啊”,“不敢不敢”;“好想看刚哥加工海鲜”,“想起在国外照着视频做菜的日子,厨房里一个月都是泡椒田鸡味”“喂喂,你们不敬重食物诶”……

    他在群里没说话,回应记者的语气平淡,“对于不能接受人工养殖的娃娃鱼作为食材的网友,我只能说他们太孤陋寡闻了。厨师除了告诉大家怎么做菜才好吃,也可以告诉大家有哪些食材可以吃。”

    粉丝从六十万到一百万,只用了一个月

    没有滤镜、没有精致的食器,王刚的做菜视频简单粗暴。“哈喽大家好,我是王刚。”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他立刻开始上手做菜,从收拾食材到出锅,一步一步,直接明了。视频结尾,会弹出一条条技术总结。“技术总结完毕。”随着一句标准的“川普”结束语,整个做菜视频稳稳当当地收尾。

    “有些美食博主,要么留一手,要么欺骗观众。一些菜做着做着,突然一跳,就装盘盛出,关键的细节缺了三分之一,这是吸引你交学费去他那里学。有的视频通过剪辑接上去,不符合逻辑。按照他的方式做,根本不能吃。”

    在王刚看来,看完视频,自己做的菜跟视频不一样,人家就不会再关注你。“我最在乎粉丝的感受。”他发现,视频做得越详细,关注量就会上升。“既然教人家做菜,你就应该实在一点,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真东西拿出来,只做一半挺对不起支持我的粉丝的。很多人看我的视频是想自己也做厨师,现在上烹饪学校也挺贵的。”

    在微博上,他会回复每一个网友的评论。

    第一次拍视频王刚还记忆犹新,当时完全是被将出来的。“那天一个同事正在看一个美食短视频,我也凑过去看,说了句我比他做得好。”一旁的老板就怂恿王刚也拍一个,午休时他硬着头皮花40分钟做了一篇图文菜谱“盘龙茄子”,点击发送之后就忙得顾不上看手机了。

    深夜回到家,一看手机他立马惊呆了:那篇“盘龙茄子”超过1万的点击量,有20万的阅读推荐,还有两三百条网友评论。“一整晚没睡着,太兴奋了,每一条评论我都回复了。”

    后来他看到随随便便一个短视频就有几百万的播放量,决定开始做自己的短视频。“刚开始拍的可差了,就是拿手机,100万的像素,拍出来都看不出是什么菜。”有网友给他支招,“你换一个微单试试”,他咬牙花了一个月工资买了台摄像机。鼓捣半个月,他才搞明白摄像机到底怎么用。起初视频导出来都是模模糊糊的,慢慢摸索才知道是帧率太低,从480p改成1080p图像马上清晰了。“后面我就自己一步一步学剪视频,把所有的内容都压缩到很短的时间里。”

    粉丝是一点点涨起来的,从几千到几万,经历了两三个月。从10万到60万,也是两三个月。但从60万到100万,只用了一个月。

    一道道家乡美食通过网路慰藉了多少留学生思乡的心,也曾有海外中餐馆的师傅给他留言,“饭店菜单的更新速度,就看王刚的视频更新速度了。”

    现在负责运营国外youtube平台的是王刚的两个粉丝,“一对在德国的夫妻,一个读博士一个读博士后。最早他们看到在youtube上搬运和盗用我视频的现象非常猖獗,替我打抱不平,后来他们找到我授权运营,在他们的努力下,盗版已经全部下架了。”

    Discovery频道也被吸引来找他拍纪录片,几天时间里,镜头对着他拍做菜的细节。一个中国小县城厨师的手艺菜品,就这样在全球传播开来。

    视频刚红起来的时候,王刚觉得不可思议,“真有这么多人重视啊?”几千条评论,他越回复越多,评论区也越来越热闹。

    更多粉丝会在线下和王刚直接见面,“有的粉丝放假从北京直接过来找我玩。”最远的有从美国飞来找他的,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们去钓鱼,玩一玩,一起做菜吃饭。他们厨艺也挺好的,也不会说要特意学个什么菜,就是比较喜欢我的风格吧。”

    对于负面的评论,“我炒菜比你好,只是没有发视频而已。”“你做的菜简直就是垃圾。”王刚说:“以前看了会觉得委屈,现在看得开了。”这些来自同行的留言他已经不会介意。

    两三天换一个地方,一道菜学会了就走,8年换了60多家店

    “1992年我父母在珠海承包了一个饭堂,我来到珠海,星期六星期天都会跟哥哥在饭堂里帮忙,削土豆皮削了好几年,但从来没炒过菜。”那个寒假,14岁的他炒了人生第一道菜——青椒肉丝,得到舅舅的认可。

    “平时看我老爸做饭看得多了,凭着记忆做下来,一点都没有手忙脚乱。”这种存在感让他觉得做菜很简单,将来可以干餐饮这一行。但父亲不同意,让他别想当厨师的事。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父亲喊出“给我滚”,王刚就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家出走了。

    他和堂哥在草坪上睡了一晚,整整一宿都翻来覆去,站着有蚊子咬,躺着有蚂蚁咬。但一想到回家要被父亲奚落,第二天一早他就爬起来去找工作。“他们以为我干不了多久就会回去,我偏不。”

    有大半年的时间,王刚都在餐馆打杂工。“特别苦,那时我15岁,每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招呼客人、上菜收碗、拖地、洗菜切菜、送外卖,除了炒菜和收钱,要干所有的事。早上7点起,回到宿舍夜里十一二点,每天都累得不行。”

    半年后厨房里的配菜师傅走了,王刚看到了机会,“我跟老板说我也会切菜。”试了一下,切得还不错,他开始在厨房里配菜,后来又跟着师傅炒工作餐。“当时那个老板跟我的经历差不多,比我更苦。他有时会跟我描述一道菜要做成什么样子,我就在自己的脑子里形成一幅照片,然后去留意师傅怎么做菜。”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王刚想做厨师。“最开始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挣钱多”。他试的第一道菜是鱼香肉丝,主厨师傅先跟他交待了流程、火候和调料,他独立完成了。装盘、试吃后,师傅评价:“不错,第一次做菜居然能做到60分效果。”在王刚印象里,这个师傅并不是一个随意夸人的人,这句话让他备受鼓舞。

    他去了很多生意很火的饭店应聘厨师,但每次“试菜”之后,餐厅老板都拒绝了他当大厨的要求。为了进去,他就想方设法,打杂也好、配菜也好,应聘进去就看这家店哪道菜做的好。再后来,他两三天换一个地方,一道菜学会了就走,8年换了60多家店。

    他的行李包里只装几件换洗衣服,“到一个地方,我先观察师傅是什么样的人,在师傅身上下功夫。比较邋遢的,肯定不喜欢搞个人卫生,我就帮他洗衣服,臭袜子内裤我都洗过。比较爱玩的,下班就请他去吃吃宵夜、喝点啤酒。聊着聊着,问起师傅一道菜怎么做,他就会告诉你,等他做的时候我就会留心去观察。”

    “偷师”的时候,除了和师傅搞好关系,王刚还很勤快,大家最不愿做的掏下水道这种脏活他抢着干,因为“师傅会对你另眼相看”。回想起来,他“偷师”偷过七八十位师傅,只要自己感兴趣的菜他都去学,不分菜系。“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说一两个字都很管用。如果不喜欢,就算别人全部告诉你,你也记不住。”

    涂师傅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他和王刚两人是老乡,涂师傅长他10岁。“他开了一家店,生意好得不得了,人家找他加盟,他都拒绝了,做了10年才开了第二家店。”涂师傅经常对王刚说“做人的野心不能太大”,还教给王刚很多做菜的常识。“最重要的是他鼓励过我,用一个红包装了50元钱,在上面写了一些鼓励的话。”他记得最清楚的涂师傅说的一句话是:“从我们这个店出去的东西,不管是10元钱的快餐,还是上百元的鱼,都要仔仔细细,认真对待。”

    原本厨师跟厨师之间聊天都“技巧不外漏”,但王刚凭着自己的悟性终于穿上了厨师长的衣服,衣领是黑色,手臂上有个“厨”字,那对他来说是真正的荣耀。

    做视频的第五个月,西瓜视频给了3900元的分成

    就在王刚四处偷师学艺时,亲戚朋友却说他是“晃晃”,意思是这个人老跳槽,到处跑,不踏实。以前,家里人给王刚张罗对象,别人一问,一没钱,二没房,还不稳定,也就没了下文。王刚与妻子是在工作时认识的,三个月就结了婚。“认准了,就不要犹豫,跟做短视频一样。”

    婚后经历了最苦的日子。妻子的老家要办婚礼,摆酒席借了几万元。2014年女儿出世,王刚在家照顾没法上班,前前后后欠了十几万的债。“我当时拍视频为什么那么拼?因为我们负债累累。”

    决定做短视频,买摄像机就花了1万元。每天6点起床剪片,直到9点上班。忙到下午休息时再拍做菜,晚上10点下班回家再剪片子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澡都不想洗,躺下就睡着了。”

    那时王刚一年四季都穿厨师服,妻子也不敢买新衣服。他们租住在珠海的城中村,500元一个月,漏风漏雨。每天睁开眼,就忙着还亲戚、银行的债。妻子大多时候只能买青菜,想买5元钱的牛肉,摊主不卖,只好买5元钱的猪肉,剁碎了,煮粥给他们吃。直到做视频的第五个月,西瓜视频才给了3900元的分成,当时妻子都不敢相信这是王刚拍短视频赚来的。

    王刚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先做两个月的视频看看,能挣钱就接着做。”妻子看他起早贪黑,也就支持了。如今父母也认可王刚做的事情了,60岁的人从零开始学上网,在视频上关注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每次经过父亲的房间时,王刚都能听见老爸在看他的视频,声音开得很大。“他以前老爱说我,从来不会夸我,但现在就会说你专心做你的工作,不要分心。”

    现在视频有三个人拍,主摄像是传媒大学毕业的

    王刚的美食视频大部分以川菜为主,也涉及粤菜、湘菜,只要他喜欢的,都会想办法学到手。为了学做菜,他专程坐火车转汽车,去东北学做地道的地三鲜和锅包肉。“冷吃”系列是王刚的最爱,这个系列的菜对原材料要求极高,花椒和辣椒更是关键。花椒要经过20遍以上的挑选,而一般挑选一斤花椒需要40分钟。“花椒里面有花椒籽,我们本地人吃到花椒是不会吐出来的,都一起嚼碎吃了,如果花椒里面有籽的话会很影响食用体验。”

    2018年10月,王刚在西瓜拍视频的收入已经超过他的工资,“感觉有很多东西可以拍,能保证收入来源的,至少能做一两年。”于是他辞去珠海的工作,专职回家拍视频。那时他哥哥在珠海做贸易,一年能赚几十万元,也决定放弃生意,回家跟弟弟一起做短视频和电商。

    王刚回老家招聘了专业的摄影和后期,富顺县电视台的主摄像,做了七八年,感觉工作没有波澜,就投奔王刚来做短视频。“我并不是非得要做成家族性质的,现在视频有三个人拍,主摄像是传媒大学毕业的,非常有经验,气味相投的人在一起做事才会事半功倍。”

    他自己依然很拼,最长的一次拍摄了12个小时。那道菜是卤猪头,光是做卤水就花了6个小时,再把肉剁开、烧毛、浸泡,从早晨一直拍到晚上。

    王刚还有个愿望,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不一定要大,也不一定装修得多好,我希望这家店10年以后都是一个口味。”这也源于老家人对吃的执念,“我们那里新开一个馆子,如果师傅手艺不好,两三个月自己就关张活不了。大家最信的规则是,开10年,菜的味道都没变。”

    拍视频和筹备餐馆让王刚忙得很,妻子就负责在家做饭,如果时间赶得巧,拍视频的菜大家会一起分享。对于妻子的手艺他从不挑毛病,但会教技巧,“辣椒爆糊了,我告诉她怎么做不会糊。”

    王刚最拿手的是川菜里的家常菜,在市场挑菜他很在意食材的新鲜度。“在我老家大部分人对吃的非常讲究,拿姜来说,老姜适合烧菜煲汤,二黄姜嫩一点,三黄姜更嫩一点,还有仔姜,都有不同的吃法。再比如通常说的扣肉,重庆人比较喜欢用芽菜,我们老家比较喜欢用梅菜。”

    红了之后一些广告会找上门来合作,烟酒、保健类是王刚坚决不接的,为此也被家人误解过,但他坚持自己的底线,“交通事故、打架斗殴总是跟酒扯上关系,保健类大部分都是骗人的。”更加真切的伤害是,他的岳父就是喝酒喝多了摔了一跤,死在了路边。家里也有亲戚陷进保健品的坑,受骗上当。

    9岁前留守小县城,14岁辍学开始在大城市打工。童年留守的孤独,少年的叛逆,离家打工遍尝失败的苦涩,饱尝过酸甜苦辣的王刚,摆出来的一道道美食,真实、不造作。一直拍视频会不会担心技巧有用尽的一天?王刚说不会,“炒菜技法和不同地方饮食习惯的搭配是千变万化的,比如我有一道熘炒腰花,技法是粤菜的技法,食材是按照川菜的饮食习惯处理,那道菜有1000多万人学习过。”这份自信,和一步步走过来的路程,王刚深深地明白是源自粉丝的鼓励。

    文/本报记者 李喆 供图/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