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C07:青舞台
上一版  下一版
  
C07:青舞台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C07版:青舞台
上一篇

伦敦爱乐这次是超水平发挥

2019年03月22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小提琴家茱莉娅·菲舍尔
指挥家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

    ◎王纪宴

    3月14日晚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梦幻交响”——尤洛夫斯基、茱莉娅·菲舍尔与伦敦爱乐乐团音乐会,是继1月下旬芝加哥交响乐团之后最受瞩目的交响音乐盛事,出乎很多人意料,其精彩足以与穆蒂指挥下的“芝加哥之声”媲美。

    伦敦爱乐乐团在许多人心目中,以及以往聆听其音乐会和唱片的验证,无论艺术水准还是临场发挥,与美国“五大乐团”之冠的芝加哥交响完全不在一个级别。2018年12月英国《留声机》杂志发表世界最佳乐团排行榜,邀请全球业界专家和乐评家评选,入选“前十”的英国乐团仅有伦敦交响乐团,名列第四,芝加哥交响乐团紧随其后,名列第五。而伦敦爱乐乐团,还有伦敦另外几大乐团——皇家爱乐乐团,爱乐乐团,BBC交响乐团,在前20名中都不见踪影。

    伦敦爱乐乐团是来华演出最为频繁的欧洲乐团之一。过去十年间,库特·马祖尔、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杨·帕斯卡尔·托特里耶、瓦西里·辛奈斯基与瓦西里·佩特连科等指挥的伦敦爱乐乐团的音乐会,笔者都有幸坐在听众席中。虽然乐团在每一位大师指挥下都有精彩时刻,但包括在伦敦皇家节日大厅和皇家艾尔伯特大厅听过的音乐会都算在内,从未有哪一场像今年早春这个夜晚这样,成为名副其实的“梦幻交响”,成为绕梁不绝的难忘经历。

    关键原因何在?在“天时地利人和”的复杂因素之外,最重要的是指挥台上的人。一位真正有能力的指挥家对乐团、进而对听众起到的激发、提升——或许还有催眠作用——并非虚妄之言。

    从2007年至今担任伦敦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的俄罗斯指挥家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地位和知名度其实不及马祖尔和艾森巴赫,也不如一度被误传为“艾森豪威尔的孙子”、有着王子般英俊外表的瓦西里·佩特连科。但这一次,他显示了一位真正掌握了指挥这一行当秘密的核心人物所具有的非凡力量。他都做了什么?从音乐会开场曲理查·施特劳斯音诗《蒂尔的恶作剧》开始,他让乐团的演奏家以高度清晰的声音和织体呈现这首以复杂著称的乐曲。这对于音乐理解十分重要,虽然,即使在这首作品问世120多年后的今天,要充分理解它所要表达的内涵也并非易事。

    当年,法国作曲家德彪西在巴黎听尼基什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奏比他年轻两岁的德国同行理查·施特劳斯的这首作品,他在评论中写道:“这首乐曲好像是‘一小时的疯人新音乐’:在这里,单簧管描绘着疯狂的抛物线,小号总是捂住号口,法国号预料它们又要打闷喷嚏,连忙对它们说了句吉利话‘长命百岁!’……人们真想纵声大笑吧,真想拼命叫嚷,但定睛一看,发现舞台上的一切倒还是按部就班。”其实,就连对“冤家”同行怀有复杂心理的德彪西,在他怪话连篇的评论集《克罗士先生》中,也承认这首《蒂尔的恶作剧》某些方面仍然是十分出色的。这首奇葩乐曲的副标题为“据古时的淘气行为而作”,因为作品主人公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人物,一位性格叛逆喜欢恶作剧的鞋匠。这种作品的魅力,在于它能照出或者哪怕短时间唤醒在每个人内心深处蛰伏着的那个调皮鬼。

    而指挥家所做到的,正如瓦格纳在《论指挥》中赞美将贝多芬第九演奏得清晰完美的法国指挥家阿本奈克时所写下的:“这位由于他才有那么优秀演出的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天才。当他将第九交响曲整整排练了一个冬季之后,感到演奏得还不够清晰——我们德国的指挥家们敢于这么承认吗——于是他坚持着再排练了第二季、第三季,直到每个成员都明白了贝多芬的旋律精神,并能正确地表现之后才罢手。”

    能让指挥无限制排练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即使是首席指挥和音乐总监,也只能在与薪酬、成本密切相关的有限时间内,迅速有效地让乐团的演奏达到清晰和富有表现力。所以,今天的乐团需要指挥有非常扎实的指挥技巧,而尤洛夫斯基拥有这样的技巧。

    其实,这场音乐会的“亮点”是在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中担任独奏的德国小提琴家茱莉娅·菲舍尔。门德尔松的这首协奏曲名作以辉煌的技巧、绚丽的管弦乐色彩和浪漫抒情著称,却相当难以推陈出新。菲舍尔与尤洛夫斯基指挥下的伦敦爱乐乐团的表现,同样适合瓦格纳对阿本奈克的崇高赞美——他们从始至终“歌唱着”这首协奏曲!那些对于很多人再熟悉不过的乐句,成为感人至深而不失典雅高贵的清新歌唱。而最后乐章的轻快跳跃所表现的类似门德尔松早年所作《仲夏夜之梦》序曲那种精灵出没的轻灵之境,也洋溢着奇妙的崭新魅力。

    我们最常听到的说法是如今技巧高超的明星不乏其人,但将音乐演奏得真挚感人的音乐家罕见。像穆特和菲舍尔这样的演奏家,有力地印证着这样一个令人欣慰的事实:伟大的演奏艺术通过一代又一代演奏家而保持着强大生命力和至高水准。在19与20世纪之交,罗马尼亚小提琴家埃奈斯库曾撰文称赞他的同行雅克·蒂博是“让听众听到完全新式声音的小提琴家”,他指的是左右手的高度一致和左手按弦的结实。

    而茱莉娅·菲舍尔是在今天给予我们“新式声音”的演奏大师:她的揉弦没有穆特式的强烈浓郁,因而声音更具纯净感,而音乐的表现力更多地通过整体来实现。茱莉娅·菲舍尔作为演奏家有一个堪称古今独步的壮举:2008年元旦,在德国青年爱乐乐团于法兰克福老歌剧院举行的新年音乐会上,她作为小提琴家演奏了圣-桑的第三小提琴协奏曲之后,又坐到钢琴前弹奏了格里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这不啻为演奏家的奇迹。

    下半场的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不久前穆蒂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也曾演奏过。而在去年,柏林音乐厅乐团和柏林国家歌剧院在国家大剧院、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天津大剧院居然不约而同地演奏此曲。伦敦爱乐乐团虽没有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丰富璀璨音色,而演奏却有着强烈感染力,尤其是抒情的第二乐章,长号与大号的圆润饱满之音与弦乐和木管高度融合而成圣咏般歌唱,感人肺腑。加演的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降D大调第六首,那些“自由节奏”或称“伸缩处理”,伦敦爱乐乐团的演奏家全神贯注,与尤洛夫斯基配合默契,带来的是一种多么难以形容而又妙趣横生的艺术享受。

    摄影/牛小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