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C06:青阅读
上一版  下一版
  
C06:青阅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C06版:青阅读
上一篇

画都里的“月亮与六便士”

2019年03月22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戴永新

    英国作家毛姆的长篇小说《月亮与六便士》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生平为素材,讲述了伦敦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并无任何绘画基础却突然疯狂地爱上绘画,断然离开妻子儿女,绝弃优裕美满的生活,远赴南太平洋塔希提岛,把生命的价值全部绘画创作。由于这部作品所表现的深刻意蕴及其广泛影响,“月亮与六便士”便成为“灵与肉”或者说是“精神与物质”的象征。

    青岛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画都》也是一个有关书画的故事。它以被称作“中国画都”的山东潍坊为背景,讲述了八十多年跨度的与书画有关的人物故事,在艺术追求、道德伦理、婚姻爱情、金钱情欲的矛盾冲突中表现人生与人性。

    主人公陈词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是一位风光无限的校园诗人,但在追求物质的时代中,不仅失去了光环,而且连共同生活了18年的妻子也在物质诱惑下离他而去,他又被同学李墨拉去做起了书画经营的生意。可以说作为理想主义者的陈词,终于向物质低下了头。作品便是通过陈词的所见、所闻、所思,表现人物在动荡岁月和物欲时代中如何挣扎生存、找寻意义,体察人类无边的欲望与绵延的痛苦,深入地思考关于“灵与肉”的关系。

    小说从书画经营的物质属性与书画创作的精神属性来思考艺术与市场的关系。众多书画家走向台前,千方百计地赚取眼球迎合市场,丧失了艺术追求的本真,书画收藏者怀着增值的唯一目而非出于个人爱好去购买书画,因此,在急功近利的氛围中,艺术创作便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本来的“隐世高人”吴见素被市场洪流裹挟着开始利用炒作和自我标榜抬高身价;张万哗众取宠的“画”字儿“吼书”也被高价收购;两位老教授顾守真、刘宇轩虽功力深厚但因不懂炒作而籍籍无名……诸多情节都昭示着物欲时代对艺术世界的冲击。但理想的光辉并未因此而消亡,命运多舛的郭鹤鸣,在经历种种人生磨难之后,独自闭门作画,从不示人,只在将死之时才将自己的画作交给陈词,作为“生命的证明”。

    作品对于人的庸常生活与逃离凡俗的愿望的碰撞做了深入探讨。陈词的同学李墨具有相当的典型性,他原本有着极高的绘画天赋,但阴错阳差地陷入了世俗家庭的泥淖,外人看起来幸福美满的生活,他自己则感觉如同“落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枯井,四周被光滑的黑暗包围,只能看到遥远的上空的一片天,却可望而不可即”。为满足妻子和丈母娘的要求,他抛开自己喜爱的绘画去尽力赚钱,跟许丹晨做非法书画交易后又因许丹晨的死亡而精神崩溃,最后在陈词帮助下重拾画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归宿;养尊处优的王烨,无法排解凡常生活的烦躁焦虑,网恋出轨之后又沉迷于所谓“灵魂净化大师”的骗局……众多人物都不安于凡俗庸常的生活状态,去寻找着自己的精神皈依,付出痛苦的精神代价。

    《画都》里的人们不甘于平淡凡常的生活,有意无意间会寻求各自的解决方案,让自己进入某种“非正常状态”来求得满足,有的是陶醉于画画、写诗、恋爱以及一些能带来仪式感的事物,而有的就是通过声色犬马、孽恋以及仇恨、吵架来“折腾”。这种广义的“精神追求”,似乎都能够带来或真或假的心灵满足。大规模的“非正常状态”容易让人陷入迷狂,也就可能形成一种“浩劫”,陈词和李墨的老师郭鹤鸣,就在这场浩劫当中遭受屈辱,失去了母亲和妻子,并锒铛入狱。

    作品似乎在用人物的不同追求方向和命运结局去归纳某种规律,从而告知世人,我们每个人内心里都具有“月亮与六便士”式的矛盾,渴望着某种精神满足,但追逐精神满足的路径并不明晰,而是纵横交错,有的人走向歧途,有的人找到心灵的皈依。在诸多路径之中,纯真的文学与艺术追求,是获得精神满足体验的正道之一。这或许正是文化艺术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