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C04:青影院
上一版  下一版
  
C04:青影院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C04版:青影院
上一篇

一接手西方古典就开始洒狗血?

2019年03月22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今叶

    南非女导演艾尔·法伯执导,伦敦老维克剧院制作的《萨勒姆的女巫》登陆2019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特别影像单元”,与中国观众首次见面。这位导演曾将《朱丽小姐》移植到南非社会语境里,还曾从南非公交车强奸事件取材创作,显示了她对现实关照之切。而这版对阿瑟·米勒原作几乎不改一字的《萨勒姆的女巫》,看似有些“过于”忠实原作,然而三个多小时的真实观感告诉我们,这个故事背景距今数百年的严肃的经典社会道德剧,通过演出,原来可以如此贴近、触动当代人。

    《萨勒姆的女巫》以17世纪发生在美国小镇萨勒姆的“行巫案”为原型,彼时清教徒刚刚到达北美大陆,他们看到的所有异常现象都容易被归为邪恶势力作祟,然而这却被谋求私欲者利用,相互指控行巫的背后,是财富、地产等个人利益的争夺。这起案件最终造成数百人蒙冤入狱,数十人被绞死。阿瑟·米勒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创作此剧,批判反思的矛头直指当时美国的麦卡锡主义。

    阿瑟·米勒以纯熟的戏剧艺术呈现社会问题,被称为“美国戏剧的良心”,他以戏剧的方式讲述普通人的悲剧,揭露悲剧背后的人性与社会原因。他笔下那些为保全自己而指控无辜者、意图越级而不择手段的角色,从未离我们远去,并依然成为今日各种悲剧的始作俑者。

    重排《萨勒姆的女巫》,关键是如何呈现剧中角色在人性面前的选择,如何表现女孩们佯装的癫狂。除了演员过硬的肢体表现力,原作文字转化成激活观众想象力的剧场元素,成就了老维克剧院这版“萨勒姆”获得好评的关键。

    全程压抑的昏暗色调,满地的灰烬,让人联想起《萨勒姆的女巫》英文名称The Crucible的原意“熔炉”。演员的表演以肢体、情感的起伏,为观众演绎出角色性格的复杂,无论是有缺陷的好人男主普洛克托,负责调查案件的懦弱却良心未泯的牧师赫尔,还是通过卑鄙手段试图从女仆成为女主人的、可悲又可恨的反派阿比盖尔。

    阿瑟·米勒笔下的角色,从未着眼于刻板的恶与单一的善,这些角色性格中的矛盾,往往透露出人物行为背后的社会原因。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接近、丰满普洛克托这个角色的方式和心得,可谓朴实而值得学习。他采用了中国演员也经常提到的“体验生活”的方式,去故事发生地马萨诸塞州的农场干农活,给奶牛铲屎。在这种充满奶牛气味的空气里问自己,如果自己在普洛克托的处境里会怎么做。

    身体强健的农民普洛克托因为妻子生病,被压抑的性欲促使他与女仆阿比盖尔发生关系,由此在“行巫案”中让阿比盖尔抓住把柄,阿比盖尔的真情被辜负,陷害普洛克托的妻子来报复。阿米蒂奇认为,为这个角色找到一个肢体语言,就找到一个让角色走进观众内心的方法。当羞愧悔恨、希望此事尽快平息的普洛克托再次与阿比盖尔独处一室,面对年轻、情感澎湃的阿比盖尔,他化用动物的肢体形态来表现男主抑制心性的纠结,他像熊,像扑食的猫科动物,他犯过的错误一直在场,一直在挣扎着抵抗诱惑。最后他放弃认罪和指控他人来换取活命,走上绞刑架。

    忠实于原作,并非是主题与情感的图解或者强化,而是让原作的真谛更清晰更有力。阿瑟·米勒的作品关注社会问题、道德主题,获得中国戏剧行业的共鸣,又曾经亲自来华执导《推销员之死》,可算是中国剧场的“老朋友”。这版《萨勒姆的女巫》不难让我们联想起中国舞台上演过的阿瑟·米勒剧作,以及由此引发的难言的困惑。

    中国的一些导演一旦接手西方经典,尤其是那些对社会问题呈现丰富的作品,一方面如获至宝,因为跟我们实在太像;同时又特别容易暴露短板,往往是人性还没挖掘明白就急于升华情感,洒了一场狗血,也丢了原作的血肉。于是在国话版的《萨勒姆的女巫》中,我们看到了演员的嘶吼,却无法感受到角色的疯癫,看到了男主大义凛然赴死的背影,却根本体会不到他做出抉择的过程中有多么复杂的情感。

    如果批评排演者不深挖经典原作,那绝对是空穴来风,在那些长篇的导演阐述中,我们分明读出了真情与深思。然而放到舞台上,往往又是另一副模样。观众需要富有想象力的舞台方法来理解角色的处境,而不是在那些演前导读的形容词处着力,然后用舞台上道具的型号、重量,以及演员的音量为其划重点。

    近年来华演出获得好口碑的国外院团,大多凭借的都是经典剧作戏码,从德国邵宾纳剧院带来的莎士比亚、易卜生,到立陶宛OKT剧团呈现的契诃夫,中国观众看到不少以“颠覆”的形式道出经典真谛的舞台版本。

    经典反复搬演,每一版本的调整与改变,都回应了时代审美、欣赏习惯的更迭。无论是剧场创作还是影视剧创作,刻板单一越来越不能被接受,观众喜欢颠覆,无论是形式上的颠覆,还是观念上的挑战。其实,颠覆与否没有对错,但不要“和稀泥”,更拒绝强行拔高。《都挺好》播出不久,拒绝大团圆升华结局的声音就已经喊响。因为今天日常生活的众生相,早已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存储了丰富的素材,创作者一旦试图标榜、教化或者图解,都极易招致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