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7: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A07:看天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7版:看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山西乡宁山体滑坡仍有10人失联

2019年03月18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楼体倒塌现场散落着大量的建筑残骸
武警战士在现场进行救援

    3月15日下午6时许,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卫生院附近发生山体滑坡,致卫生院一栋家属楼(6户)、信用社一栋家属楼(8户)和一座小型洗浴中心垮塌。

    针对此次山体滑坡灾情,应急管理部启动地质灾害四级应急响应,公安武警、应急救援、医疗卫生、自然资源等部门投入600余人的救援力量。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截至3月17日上午10时,共救出被掩埋人员16人,其中3人在救治过程中医治无效死亡;现场搜救出7具遇难者遗体,仍有10人失联。

    滑坡现场

    正在开辟救援新通道

    3月17日下午4时,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山体滑坡46小时后,现场消防救援指挥部召开会议,对前期救援工作进行小结,对下一阶段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消防救援局作战训练处副处长何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救援情况来看,救援难度较大。首先滑坡体量大、面积大、埋压深,对现场搜救定位影响大。其次,道路狭窄,救援作业面小,小型救援装备作用有限,大型机械上不去、靠不近。在短时间内想要清理大型的建筑构件、建筑废墟存在很大难度。

    此外,何宁介绍,滑坡体土质松软,结构不稳定,救援过程中多次出现滑坡体裂缝变大和落石情况,救援风险较高。

    北青报记者17日中午在救援现场看到,前一日在倒塌的房屋废墟上展开救援的队伍已经暂时下撤。

    “你看,现在的倒塌山体上面还有许多大块的建筑物残骸,而山体上面到下面几十米的落差,几乎是垂直的,一旦建筑物残骸脱落,下方的救援人员又没有及时撤离的话,很可能会对救援人员也造成伤害。”现场救援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包括武警、消防、交警、地质监测、防疫等多个部门的救援人员都在现场,地质监测部门还在滑坡山体对面架起了地质监测设备,不间断监控地质的变化。

    现场救援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已经对现场进行过多轮的搜救,但是由于事发地情况比较复杂,之前的救援无法使用大型机械设备,下一步或将开辟新的救援通道,让大型设备能够参与救援,而北青报记者在现场也看到了有挖掘机正在事发地不远处的山体上进行作业。

    亲历者回忆

    “当时以为是地震”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截至3月17日上午10时,共救出被掩埋人员16人,其中三人在救治过程中医治无效死亡,在现场搜救出7具遇难者遗体,还有10人失联。

    在这次的山体滑坡导致的房屋垮塌事件当中,受伤的人大都以骨创伤、软组织损伤等为主,目前大多数伤者的伤情趋于稳定。

    在临汾市人民医院骨科病房,三名较轻伤者在医护人员的监护下已经可以开始行动和进食。

    临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李斌介绍,该院目前收治了5名患者,其中有两例伤情偏重一些,另外三人病情平稳,仅为软组织损伤。

    对于15日傍晚发生的山体滑坡,不少亲历者回想起来仍惊魂未定。被救伤员白建军说,事发时,房檐下面的水泥一直往下掉,瓷砖也裂开了口子,“那个时候就开始往外跑,当时以为是地震,没想到是塌方。”

    另一名被救伤员李晋华回忆说,当时她也以为地震了,随后人就滚下坡去,当时她头上被东西砸了一下,抬头就看见地面变得很高很高,弟弟站在上面哭。“我的脚被东西压着不能动,大声喊救命。”随后,李晋华在家人和老乡的帮助下被拉了上来。

    对话

    “特别希望有电话铃声响起”

    张煜东是武警山西省总队临汾支队执勤一大队乡宁中队的执勤一班班长,该中队距离事发现场最近,15日晚上得到上级命令后,张煜东在中队长杨博的带领下,进行了十几分钟的准备和设备装车,与其他战友袁嘉欣、江豪、晋如明、王少鹏等在第一时间前往了事发地点参与救援。

    北青报:抵达现场后是什么情景?当时的救援环境如何?

    张煜东:我们在晚上10点钟左右抵达了事发现场,当地的消防人员和民间救援队伍已经先行赶到,支起了照明灯,但是非常安静,只有救援队员的相互沟通和呼喊的声音。我们当时特别希望现场的废墟下有电话铃声响起来,这样我们就能够确定他们的位置,但是很遗憾,一直没有听到。

    现场救援环境非常复杂,倒塌的楼体是散落的,而且位置在山坡上,上面还悬着一块很大的残存建筑物构件,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帮助现场更为专业的消防队伍进行清理。怕伤及废墟下的人,也担心发生次生灾害,所以我们的救援都是使用较小型的工具小心进行的。

    袁嘉欣:我们赶到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已经被消防人员救了出来,正在往山下抬,我们根据领导布置的任务,跑上山坡,帮助另一队的消防人员救助一名小男孩。

    当时能听到废墟下小男孩的哭声,生命探测仪也检测到下面有人,消防人员在破拆上面的水泥板,我们负责帮忙清理周围的其他建筑垃圾,有时候还会和小男孩说话,让他不要睡觉,要坚强。当破拆出小孔的时候,我们还给他递了葡萄糖和巧克力,经过两个多小时,16日凌晨1点左右,这个小男孩被救了出来。

    塌方时,他和奶奶在倒塌的浴室,他奶奶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他的奶奶用身体护住了他。我们一路从山上把他抬到了救护车上。

    北青报:救援持续多久了?

    江豪:我们是第一支抵达现场的武警队伍,从15日晚上10点左右抵达现场后便开始进行救援,到16日凌晨有更多的救援力量赶来,我们就暂时下撤,休整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继续执行后勤保障的命令,16日白天,我们为前方的救援人员提供餐食、饮用水保障等,一直忙到晚上才返回驻地。

    晋如明:目前我们得到的命令是休息,现场有其他轮换的救援队伍,但是现在知道现场还有人没有被救出来,所以我们还是随时待命,一有命令马上出发。

    文/本报记者  付垚  张香梅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统筹/池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