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1:人间事
上一版  下一版
  
B01:人间事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1版:人间事

鄂靖文从没台词的龙套到“星女郎”

2019年01月30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1月16日,周星驰电影《新喜剧之王》官宣女主角,新任“星女郎”幸运地落到名不见经传的鄂靖文头上,鄂靖文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写道:“妈,星爷喊我拍电影了,这次有台词。”

    简短一句话却是显示出几年来做龙套的辛酸,而这份苦楚或被人忽视,或被人轻蔑,唯有周星驰看到了里面的价值,有了共鸣。

    鄂靖文没有朱茵、张柏芝等“星女郎”的美颜,但是她又是特殊的,因为周星驰在其身上投入了自己的共情,只有当过5年龙套的鄂靖文才适合出演《新喜剧之王》,适合扮演女版尹天仇,适合演绎小人物的“努力,奋斗”。

    做“星女郎”绝非意味着星途一片大好,想成名之前,鄂靖文首先要付出很多,她说来拍《新喜剧之王》之前,很多朋友鼓励她说:“你跟星爷合作,作为一个新人,不管星爷说你或者骂你,你都要挺住,你不要气馁,咱们的目标就是在剧组不挨揍就行。”到了剧组,鄂靖文却发现全是挨揍的戏,“后来打着打着,我觉得好像戏路都拓宽了,以后不管我进什么剧组,我觉得自己都不怕了。”

    戏份被删只留下片尾的字幕

    还曾在《西游·伏妖篇》里跑过龙套

    鄂靖文出生于1989年,原名鄂博,鄂博是妈妈为其取的名字,希望她能够成为女博士,不过孩子更喜欢做演员,2018年5月21日,鄂博重新取了新名字:鄂靖文。寓意未来平安喜乐,学识不凡。

    看鄂靖文从小爱说爱动,父母就送她学习舞蹈,2010年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因为向往喜剧平台,她辞去公职,开始了娱乐圈的北漂之路。

    2014年4月,鄂靖文参加湖北卫视喜剧类选秀综艺节目《我为喜剧狂》第一季,最终获得年度总冠军 ;之后还参加过《笑声传奇》《笑傲江湖》第三季等很多喜剧节目,她完全是一副豁得出去的表演,被踩头、被喷水、被推、被踹,估计没有几个女演员愿意在舞台上如此折磨自己,以至于担任《笑傲江湖》第三季评委的宋丹丹都说,自己不敢像她那么放得开,那么全然不顾,所有的枷锁都揭开,纯粹地在舞台上表演,因为这份欣赏,宋丹丹还在现场收她为徒。

    可是,虽然是科班毕业,虽然是在喜剧舞台上表现亮眼,但是鄂靖文却始终无法“红”,演员梦让她只能坚持着自己跑龙套看不到“天亮”。

    在大鹏的《缝纫机乐队》中,她饰演一个记者,连一个完完整整的正脸镜头都没有,她还参演过《催眠大师》,戏份不多还被剪掉了,只在片尾出现了她的名字。

    有缘分的是,她还曾在《西游·伏妖篇》里扮演一个打扮很夸张,抱着孩子的女人,根本看不出本人的样子,更是没有台词,这部电影是周星驰监制,徐克导演。后来合作《新喜剧之王》,周星驰才知道,原来鄂靖文曾经出演过他的电影。

    接到电话以为是骗子

    谈及为何选择名不见经传的鄂靖文做主演,周星驰表示这是经过了很多轮试镜后决定的,“她对表演有一种热情,我也看过她的资料,她是一个喜剧演员,为了塑造形象,能做很多不同的尝试,她的经历跟戏中的如梦这个角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周星驰看了鄂靖文的舞台表演后,就让副导演通知她来面试,但是这个电话却被鄂靖文当成了骗子。副导演打电话跟她说“星爷的戏想要面试你”。鄂靖文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后来他又给我打电话说:‘我没有骗你,是真的’。我说:‘好好,谢谢谢谢,不去不去’。后来他没办法了,给我打了第三个电话,说‘我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这是周星驰的电影呢?’我说:‘怎么着我都不信’,他就说‘我总不能拿我和星爷的聊天记录给你看吧’,我说‘可以啊’。”

    副导演没办法了,就把剧组选角群里的微信截图给鄂靖文看,“他把其他人名给马赛克掉,说‘你看上面有你的名字,指名让你来面试,这个不是骗人’。经过分析,我觉得可能是真的,才同意订票。当时大概是下午一点钟给我打电话,断断续续一直打到了晚上八点钟,然后,我问面试时间,副导演说明天一早,我听了又觉得这个事是骗人的,哪有前一天通知人家第二天去面试的,不太相信。我就怕是骗子,别把我忽悠到什么奇怪的组织里。”

    压力超大,不理解快0.5秒是怎么个快法

    开始担心是被骗,通过面试后又是狂喜,因为能被星爷选中做女主角,估计是每个女演员都梦寐以求的,但之后就是压力山大,鄂靖文说“从确定让我演的那一刻开始,就全是压力,每一天都很紧张,压力很大。因为《喜剧之王》太经典了,观众对新电影的期待肯定会特别大,所以我觉得压力超大”。

    鄂靖文在片中扮演的如梦是有个有演员梦想的女孩子,没有人认可她,鄂靖文说:“从中可以看到我的影子,我也是毕业那么多年在打拼,没有放弃没有转行,才有今天这个机会,所以还是挺像的。性格上我们也有相似的部分,如梦是大大咧咧的,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没心没肺,大家嘲笑她挖苦她,她也觉得没所谓。生活中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一些性格的点,我跟她还是挺吻合的。”

    也正因此,鄂靖文认为电影片名虽有“喜剧”二字,但电影并不是一部喜剧片,在她看来,更像一部小人物的励志片。

    周星驰拍戏之凶、之严为人著称,因为他眼里只有戏,这位片场的“暴君”因此曾与不少朋友成为冤家,鄂靖文也坦言来拍之前,就听组里的人说星爷拍戏很严格,“经常一上午只拍一条,一次二十条三十条,他们跟我说这很正常。所以我就有了准备,星爷确实对细节要求特别严格,可能因为他之前是演员,所以他对演员的表演很敏感,他会在很细微的变化上跟你说戏。他经常会跟我说‘这条可以,但是你下一条呢,我希望你快0.5秒’。我当时想,快0.5秒是什么概念,怎么办,我要怎么快0.5秒?一开始不太熟悉他,不太能懂他说的点,但是后来拍了几天,跟他磨合一下,我就能明白他的意思,能理解他了。”

    不让化妆不让打底

    虽然表演上有不习惯的地方,但是鄂靖文说自己远没有到崩溃的程度,反而能够与星爷的风格融合:“我没有跟星爷合作过,有时候,一条戏第一遍他会让你先演,他觉得不满意、不是他想要的那个感觉,他就会来跟你说戏,要求你按照他的风格演。后来我才明白,星爷的电影很特别,你不能按照一个常规的方法,因为它是周星驰的电影,所以一定要演出周星驰电影的风格。有的时候他会跟我说夸张一点,做完我在监视器里看,我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好丑好夸张,我说‘好丑好丑’,他说‘就要这样’。我就说服自己‘这是周星驰的电影,如果没有这些那就不是他的风格了’,所以一定要达到导演的标准和要求。后来我就很努力地去做,慢慢慢慢地就达到他的要求了。”

    鄂靖文笑说让她悲伤的是自己在片中的形象很丑,“我第一天来试妆的时候,化妆师给我化妆,但没怎么化,就打了一个粉底,弄了一个发型,说‘星爷不喜欢化妆,妆一定要淡’,我说‘好好好’。结果后来给导演看完以后,导演说‘为什么要化妆,为什么要打底,全部卸掉’。我当时一听,内心是崩溃的,简直太可怕了,不让化妆不让打底,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但是没有办法。”

    为了让鄂靖文接受,周星驰还给她做心理建设,对她说:“我们这个角色,就是要你丑,越丑越好,这是对你的设定,这也是要求,你必须要配合。”既然导演是这样要求的,那就只能这样了。“戏里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造型,头上有刀的,扮鬼的,那些我觉得都还挺逗的,在丑的基础上,修饰了一下。演获奖的那一天特别开心。因为那一天终于能化妆了,可以画皮了,但我已经不习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妆了,很接受不了。”

    每天在片场一看剧本,今天是挨打

    明天一看剧本,明天是挨骂

    扮丑过了心理那关就没有问题,挨揍则是身体上的痛了,鄂靖文笑说自己在片中挨打的戏太多了,“每天在片场一看剧本,今天是挨打,明天一看剧本,明天是挨骂。欢乐倒没有太多欢乐,我拍到后来已经降低要求,对人生的要求已经很低了。每天在片场觉得今天没有挨揍的戏或者是正常演戏,我就很开心。”

    片中的打戏都是真打,有一场戏是鄂靖文被外国演员打,“他们本来就很壮很结实,有的拿着铁板凳,有的拿着铁锹打我。虽然导演说不要很使劲,不要很用力,但是他们要做出很用力的感觉,有可能会控制不住。他们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由于他们要演得很用力,就经常会真的很用力地落到我身上,我还特别瘦,后背都是骨头。那一场连打了两天,本来拍一天的,我以为收工了不用再揍了,后来第二天他们说星爷要把挨揍的镜头再补,我都不敢相信,结果第二天我果然重新又被打了一遍,而且外国人特别有激情,打得就很真实,后来外国人就说我演得反应很真实,我说不是我演得真实,是我真的很疼,觉得太惨了。”

    还有一场戏是鄂靖文被泡在一个池塘里,演群众演员,泡了四十多分钟,“其实cut的时候我可以要求出来,但是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我很娇气,‘你是主角你就很娇气,一cut了你就要上来’,所以,我就咬着牙在水里泡着等着。那场戏主角不是我,我只需要演一个尸体在那儿泡着就好。主角是其他演员,一cut的时候导演就会给其他演员讲戏,我就泡在水里浑身发抖。工作人员给我一杯姜汤,我的手根本拿不住。但是我想着不管多冷我也得坚持,我不想一会儿上去一会儿下来,不想给大家留下一个很娇气的印象,我就咬牙在里面坚持泡着。结束了说可以上来的时候我根本上不来,工作人员像捞死尸一样把我捞上来,一个壮汉都已经捞不动我了,因为我真的瘫在那儿了。”

    拍完一场淋大雨的戏后,鄂靖文还发烧了:“可能我本来太瘦,抵抗力免疫力低,平时就比较容易生病着凉,被大雨一淋,我都不用想,肯定会感冒生病的,但都没关系。还有一次演被摔,有两个人‘一二三’啪把我摔出去了。拍前几条的时候,导演过来说:‘不行,摔得太轻,你们得用点力摔,把她飞出去。’我当时一听完了,虽然有棉垫子,但我就九十多斤,甩到那么高下来就会震一下,因为脑袋上面没有什么保护。摔完我就觉得有点轻微脑震荡,感觉头疼,晚上想着可能睡一觉就好了,但是第二天还是很疼,拍完那天的戏,我就去医院拍了片子。拍完片子医生说没事儿,我才放心。”

    未来做个好演员,别让星爷失望

    正因为在《新喜剧之王》中演尽了小人物的辛酸,所以鄂靖文说特别想把这部电影推荐给有梦想的、或者是生活有不如意的人看,“挺励志的,会让你相信只要你努力,还是会有结果的。不过你要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只要你努力都会达到你想要的那个效果,可能不一定。但是我觉得,只要你努力只要你坚持,肯定会越来越好,朝着你的那个目标越来越近。还是挺温暖的,可能很多人来看完电影以后都会看到他们身上的影子。如果你不开心,请来看我们的电影,如果你想开心,也请来看我们的电影。”

    至于第一次和周星驰合作的感受,鄂靖文坦承刚来剧组的时候,跟他有距离感,“毕竟他是我的偶像,觉得他是厉害的明星,我有点害怕,不太敢跟他说话。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才敢回答,但不敢多说话。拍戏拍久了时间长了,就慢慢发现,他其实人很好,很低调也没有什么架子,对演员也很客气,不会说因为你是新人就不尊重你,或者不尊重你的方法或表演,他给演员很大空间,我觉得很贴心。有的时候,我要做得他不满意,他也会着急,但是,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所以我很开心,我觉得他人真的很暖。而且,跟他在一起合作久了,你会发现他其实很可爱。”

    鄂靖文说原本在杀青时想好好感谢下导演,但是因为腼腆,感谢的话不太好意思当面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说‘导演,我杀青了,那我走了’。导演就抱抱我,拍拍我,说‘好,走吧走吧,去吧去吧’。超温暖,其实我特别想问他,对我的表现满不满意,但是没敢问。”

    《新喜剧之王》将于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作为新一任“星女郎”,鄂靖文等来了天亮的时刻,她也希望自己将来的机会能更多,做演员的这条路能越走越好,“能做一个好演员,别让星爷失望。” 

    文/德善 供图/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