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C02:艺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C02:艺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C02版:艺聚焦
上一篇

面对点映误场 导演本该道歉

2019年01月04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谭飞

    12月24日,平安夜,赶赴万达CBD影院,去看晚上7点半场的《地球最后的夜晚》点映。开场时间过去45分钟,电影还没有开始,工作人员上台告诉大家,放映出了问题,正在调试检修,随后影片主创会来与大家交流。至此,我都觉得感受不错,工作人员态度诚恳,IMAX的技术故障也可以理解,继续等就是了。

    大概又过了10分钟,毕赣导演和主演汤唯、黄觉等一起来到台上,因为点映场来的大部分观众是导演团队成员和业内相关人士,包括汤唯的父亲也在,所以大家对误场的事都表现得很耐心、很宽容。但这时候,毕赣导演在台上说了一句:“场下好多都是制片、副导演,那让你们坐多久,你们就得坐多久。”其潜台词就是:“出了放映问题也没关系,反正你们就等呗。”他当时说话的感觉就像是在自己的剧组,但影院不是剧组,他也不是公共放映空间的“皇帝”,尊重每个人的时间,何况是平安夜,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放映出了问题,对观众抱有一丝歉疚,不应该吗?

    面对这样的放映事故,我以为正确的做法是:导演走上台来,给大家鞠个躬、道个歉,说句“不好意思,由于技术故障,放映出了问题,耽误大家时间了,还请大家耐心等待”云云。现场的观众是会体谅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放映出问题,错不在导演,但导演的态度诚恳、有责任、有担当还是必需的。

    毕赣导演的表现就让人觉得“这根本不算个事儿”,对别人的时间(团队工作人员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也缺乏最基本的尊重,我觉得这个分寸感他没有拿捏好,而言语间带出的感觉也颇显傲慢。导演的这种“自信”也许来自于影片营销的成功,预售据称破亿了,导演对票房的信心可能给了他底气。在现场,我感受到的是他从有点儿边缘的文艺片导演“升级”为进入主流、具有一定话语权的人物的那种心态上的改变,有一点顾盼自雄,有一点“我可以给你好看”的感觉。

    说起来,那天的结果也挺悲哀的,到最后技术故障也没能解决。影片主创离场后,工作人员又上来提出两个方案:一是分流去看晚上的9:50场;二是请观众留下电话,等到公映再通知大家来看。所以,在等待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后,观众只好无奈地散去。我想大部分观众心里是不舒服的,谁的时间不是时间,谁的时间不值得尊重呢?几百人的一个半小时累加起来,这个时间损耗其实是巨大的。

    这是件小事儿,但从中我感到一种担心。毕赣导演从《路边野餐》那么小成本的电影起步,在得到奖项的认可后,开始有机会和很多明星合作,进入主流放映,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这种迅猛的转变在带给他爆棚的自信以后,会不会影响到他日后的创作?

    很显然,此次影片营销相当成功,一部文艺片的声势如此之大,足见其营销团队的能力。《地球最后的夜晚》这个片名本身就很有意思,在跨年的时候感觉很应景。而汤唯、黄觉这样具有文艺气质的演员加上毕赣导演也共同铸成了一个文艺符号,具有相当的号召力。在当今的影视环境下,让一部文艺片能有更大的社会能见度,能被更多的人关注或者看到,这绝对是件好事儿。

    但另一方面,“重营销而轻细节”则暴露了不足。在放映中有这样的疏漏,又显示出对于观众的重视和对细节的把控是不足的。这里就涉及团队对于观众的定位问题,是把观众当作参与营销环节的无足轻重的一分子,还是当作值得尊重的每个个体去认真对待?营销得再成功,如果忽略了细节,对观众不尊重或者说不足够尊重,那我觉得都是有瑕疵的。因为再微小的细节也会投射到观众心里,产生负面的观感。

    给毕赣导演提一点小的建议吧。首先,从“边缘”进入“主流”后,作为文艺片导演曾经的人文素养不能丢,创作不能不自信,做人不能太自满。这件小事其实就考察了一个人是否够“人文”,够“人文”才会谦逊,甚至谦卑,我不希望看到身份地位的迅猛转变让导演的内心产生大的起伏,还是要能沉得住气。第二,很多成功是有风险的,鲜花里面也有陷阱,所以成绩面前要保持冷静,特别是在还未成定数的成绩面前,更要保持冷静。第三,我觉得在影视行业里,应该把营销、导演、作品、文本等不同领域区隔得更开一点,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不同的人担负不同的责任,也许毕赣导演本身不善言辞或者说不善于在公共空间发言,那是不是他就可以不发言,而由更适合的专业人员来替他做这种事,以避免一些误会或者言行中的不妥当,这或许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对于青年导演来说,脚下的路还很长,应该抱有一种跑马拉松的平和心态。每一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大师,但每一个时代对于大师的感知又会有所不同。影像的威权时代已经落幕了,姜文是那个时代的最后一个“熊孩子”。现在,时代真的已经变了,对于艺术大师的人设需求也随之改变,对于一个想成为艺术家的新锐导演来说,人文、谦逊、具有同理心和感知力是必不可少的素养。作品要牛,但为人要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