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国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06:国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国内新闻
下一篇

女摄影师为农民工夫妻拍婚纱照

目前已完成60对夫妻拍摄 摄影师称希望社会关注农民工的情感和精神世界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过去的11天里,60对农民工夫妻在湖南长沙拍完人生第一张婚纱照。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这样的机会也许今生仅此一次。

    相机的背后是年轻女摄影师罗娴,她和她的团队把影棚搭进了机械轰鸣的建筑工地。在罗娴看来,镜头捕捉的不是美丽容颜而是夫妻真情。即便韶华不再、肩负生活重担,却并不会惊扰到农民工夫妻间最质朴的爱情。“他们的爱埋在心底,关于爱的逻辑简单而淳朴,这是最有力量的东西。”

    装修小工的心愿成创作动机

    近日,一组农民工婚纱照拍摄现场的图片走红网络,专业摄影装备与并不专业的“模特”呈现鲜明反差。它却收获网友的一致好评:暖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总有一些温暖的人在做着一些温暖的事。每一份爱情都值得被记录。那些奔波于忙碌之中的幸福,也同样温暖。

    这是摄影师罗娴和她的团队发起的公益摄影项目《农民工婚纱照》,他们要为60对农民工夫妻免费拍摄婚纱照和工装照。

    说到发起项目的初衷,罗娴提起今年6月为其工作室装修的工人,“装修队里有个特别瘦的小伙子,他和我聊天时说,对他而言,花钱拍婚纱照是一种奢望。当时我就觉得,其实社会上很少有人能真正走进农民工。而实际上,除去为生计奔波,这个群体对情感的需求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强烈。”

    罗娴在接下来的时间发现,不仅是年轻的农民工,即便是年长者,对于爱情的渴望也依然根植心底。“他们操劳一辈子大多是为儿女,很少关注自己的情感需求。年轻的时候没有经济能力,年纪大了后更不好意思走进影楼。对于很多农民工夫妻而言,不仅没有婚纱照,连一张像样的合影都没有,他们实际上却对此充满期待。”她说。

    于是,罗娴有了免费为农民工夫妻拍婚纱照的想法,“我就想为他们圆一个心愿,而且好的艺术作品也是植根于生活的。”

    建筑工地上搭起婚纱摄影棚

    经过一系列筹备,罗娴最终选择了一处位于湖南长沙的建筑工地。40平米的摄影棚临时搭建在工地的项目部旁边,脚手架当梁作柱,外面覆盖彩条布遮光挡风,人在摄影棚内能清晰地听见外面搅拌车和塔吊的轰鸣声。

    之所以要选择在这里,罗娴解释,在农民工的工作地点,他们不会感到陌生,会减少一些拍照的紧张感。

    “摄影背景的颜色是纯色,就像他们纯粹的爱情,这也是对他们的尊重。” 罗娴解释着这看似简单中的刻意为之。同样,灯光的角度、位置精确到厘米级。

    这几天,摄影棚里不断迎来访者,除了60对报名拍照的夫妻,还有一些因为好奇来瞧瞧的工友。“摄影棚即便简陋也与尘土飞扬的工地形成鲜明反差,艺术创作把建筑工人从现实生活中剥离出来,让他们有了真心交流、欣赏自己的机会。” 罗娴说。

    袁红贵、阳桂珍是参加此次拍摄的一对90后小夫妻。2012年领证的他们因为经济原因并未举行婚礼,没能让妻子穿上婚纱,也是袁红贵一直的遗憾。而在阳桂珍心里还有个疙瘩,因为自己患有小儿麻痹症,自幼双腿瘫痪,穿上婚纱拍一次美美的照片似乎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公主梦。

    11月,在得知这个免费拍摄婚纱照的机会后,夫妻二人积极报名,并开始憧憬。“我没化过妆,而且这一年胖了20斤,很担心自己穿婚纱不好看。拍照头一天晚上,我还问我老公。他让我放心,说应该会挺美的。” 阳桂珍说。

    镜头捕捉夫妻真情而非美颜

    与市场化的影楼操作不同,“农民工婚纱照”项目强调“走心”。在拍照之前,罗娴会先和拍摄对象坐下来聊工作、聊感情、聊过往的生活。在她看来,这不仅能让自己更了解拍摄对象,也能让夫妻二人能够有机会完成一次有仪式感的交心,后者才是更有价值的事情。

    在罗娴看来,农民工夫妻并非不懂得浪漫与感情,只是常年无休的工作状态让他们没有机会和场合表达爱意。

    此次参与拍照的夫妻年龄跨度从20多岁到60多岁,表达情感的方式会有很大不同。不过令罗娴没有想到的是,在“气氛刚好”的时候,刚毅的汉子刚说两句就会落下泪来,年长者也会有爱的宣言,夫妻彼此之间都能有积极的回应。“我没有想到他们能如此坦诚,那不是秀,就是一种很质朴的感情,直接又美好。” 罗娴说。

    她回忆起一对小夫妻谈论结婚时的场景,男方家在腊月初九发生意外爆炸事故,准备用于结婚的房子被烧毁。当所有人都觉得女方将推迟婚约时,腊月十二,婚礼却如期举行。罗娴问她为什么愿意嫁给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妻子看了丈夫一眼,满脸幸福地答道,就是想嫁,没有什么为什么。

    罗娴说,在很多人们需要思前想后有所顾虑的问题面前,这些拍摄对象的答案却很简单——我愿意,就够了。“这个逻辑简单、淳朴,却是最真实、最有力的东西。”

    被珍视的这份淳朴同样将保留到婚纱照的拍摄和后期制作。“为了提炼夫妻本身的美感,我们尽量化淡妆,还会根据他们的特质去安排造型和镜头。在后期修图时,也不会对容貌进行任何更改或过度美化。” 罗娴说,每张照片的亮点在于人物情感的表达,而不是夫妻二人长得有多美。

    为了将拍摄对象的感情调动到最佳状态,罗娴还会在拍照过程中提起一些夫妻在聊天过程中提到的生活细节。“说到一些小事儿,他们会心一笑,捕捉这样的瞬间就是最美的。” 罗娴说。

    夫妻重温四十年前亲昵眼神

    今年63岁的吕友道是工地一位项目经理,他和老伴张大芬在上世纪70年代经人介绍结婚。“那个时候,结婚证上是不需要照片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进照相馆拍过哪怕一张证件照的合影。”

    11月,吕友道听说工地有机会免费拍摄婚纱照,就赶紧告诉了妻子。“但她挺不好意思的,觉得年纪大了,对自己的样子也很不自信了。不过我觉得如果错过这次,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婚纱照了,所以要抓住机会。” 吕友道说。

    拍照当天,面对第一次化了妆、穿上婚纱的老婆,吕友道用“心喜若狂”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我们结婚的时候还不流行穿婚纱,我也从来没想过她穿婚纱的样子。但是那天的打扮让她年轻了好多,这是迟到的婚纱照,我当时特别激动。”

    在镜头前,吕友道夫妻四目相对。吕友道回忆,一刹那感觉回到了40年前刚刚相亲认识彼此的时候,“我去考中专那一年,回家路上得了急性口腔病,路过她家时,她叫来医生给我看病还照顾我。我一直躺在床上,她就在旁边看着我,彼此都不说话。我至今记得她含情脉脉的眼神,而在拍婚纱照的那一刻我又看到了,感觉一下子回到了40年前。我相信她也是一样的感觉。”

    小伙子袁红贵在这次拍照之前从没穿过西装,“但是我从和他认识起,就一直在想象他穿上西装娶我的样子。拍照当天他穿好后站在我的面前,我觉得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样,特别帅!” 阳桂珍说。

    本组文/本报记者  熊颖琪  供图/罗娴

    摄影师

    真实的情感最有力量

    12月15日,罗娴和她的团队顺利完成了60对夫妻的婚纱照拍摄项目。接下来,他们会对拍摄的数千张照片完成挑选和制作。一个月后,60对夫妻都将收到自己婚纱照的最终版本。罗娴还打算到时候回到工地,举办一场关于农民工的艺术展览,并考虑将摄影作品与故事集结成册,其目的就是希望社会在关注农民工的同时,更关注到他们的情感和精神世界。

    “这个群体日夜为生计奔波,平日可能无暇顾及表达他们的情感,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爱。” 罗娴说,虽然农民工通常不太使用浪漫的言语,但是多年执着陪伴所表现的忠贞、用脚踏实地的方式去关心彼此,这就是爱情原本的样子。“淳朴、简单,这些越真实的东西才越有力量。”

    拍摄婚纱照当天,阳桂珍就迫不及待地把现场情形录成视频和妈妈分享。这次经历也成为小两口最近每天必聊的话题,阳桂珍会半开玩笑地问丈夫,记不记得承诺要一直对她好。袁红贵总是回道,你看我不是正在努力吗。“我听着心里就很甜蜜。” 阳桂珍说。

    吕友道和张大芬同样也在期待他们的第一张结婚照,“这是人生的一件大喜事,和结婚一样重要。” 吕友道说,等到照片出来后,他们要学着年轻人那样,把它搁在床头,还会冲洗一张大的放在老家,让全家人都看看,一起开心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