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文娱·人物
上一版  下一版
  
A12:文娱·人物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文娱·人物
下一篇

因状告豆瓣网“恶意锁分”而重归大众视野 正筹拍第二部影片

被称为“史上最低分导演” 毕志飞:抽身“烂片”泥潭

2018年08月27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逐梦演艺圈》剧照

    历时近一年,曾经引发争议的《逐梦演艺圈》终于在各种前仆后继的热点话题中,逐渐被观众遗忘。但随着出品方告豆瓣网恶意“锁分”案的开庭,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影片再次被提起,铺天盖地而来的依然是戏谑、调侃或者讽刺。

    而影片导演毕志飞也还坚持着过去一年最重要的工作,解释、澄清、回应。无论是庭审现场,还是事后采访,这位“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毕业生”强调最多的就是:“我们不是不允许其他人批评,只是质疑上映当天的离奇遭遇。”

    他所谓的“离奇遭遇”是指,去年9月影片第一次上映时,从零点到下午16点,长达16个小时的“全一星”待遇。在毕志飞看来,自己的电影就算再烂,豆瓣评分也不至于百分之百都是一星,即最低分,“相当于零分。”他认为,正是这16个小时的“锁分”,才导致自己被扣上“史上最低分导演”的帽子,也致使电影匆匆下架,甚至引来大众对其大学经历的质疑。

    2.0分“惨案”

    去年9月22日,《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正式上映。

    影片讲述了一群表演系学生在毕志飞饰演的“文老师”带领下学习表演的故事,其中包括被潜规则、主动投身“干爹”等情节。他介绍,影片中所有演员都是各大院校表演系的学生,影片就是在演表演系的生活。他相信,自己的“创新”是有意义的,“现在每天生活的信息量都很大,观众也比以前接受度更好,所以电影再按原来的节奏,可能会显得太慢。”因此,他在片中安排了十几条故事线,加入大量旁白,并使用颇为独特的章回体进行转场。然而上映之后,影片境遇却彻底降至冰点。

    毕志飞说,从当天零点到下午16点,影片遭遇豆瓣网“锁分”,“明明热评区有二星、三星、四星、五星,但在积分时,网站却显示100.0%的一星,其他评价全部未计入。”他认为这很不合理,怀疑是豆瓣系统出了故障,所以紧急联系了豆瓣网客服。很快,网站评分变为2.7分,但十几分钟后又显示为暂无评分。第二天,豆瓣重新开放了对《逐梦演艺圈》的评分功能,此后影片得分一路下跌,最终维持在目前的2.1分。

    毕志飞本人也因此收获“史上最低分导演”的评价,但他认为,造成大众这一印象的原因,正是16个小时不曾更改、变动的全一星评分。在了解到豆瓣最低分就是一星,即2分后,他有一些愤怒,“我们的电影再差也不会是最差,怎么可能全是一星,相当于零分。”支持他的,是评论区几个零星的称赞,“当时我们的电影就几百条评价,只要有一条其他评分,就超过了千分之一,应该在计分部分有体现。”

    为此,他将豆瓣网诉至法院,要求对方道歉。8月22日此案在北京开庭。庭审现场,毕志飞展示了一段自己与豆瓣客服沟通、评分变化全过程的视频,并一遍遍强调,“我们不是起诉恶意评分,而是要为自己在上映当天的被‘锁分’遭遇要一个说法。”

    与“豆瓣们”的战争

    不过,他的强调似乎作用不大。庭审刚结束不久,毕志飞就注意到,媒体在报道案件进展时,用了“起诉豆瓣恶评泛滥”之类的关键词作为标题,这让他很不满。“我没有起诉他们恶评泛滥,也没有说不允许网友差评。我起诉的是被‘锁分这件事’。”

    但事实上,即使是在准确点出“怀疑被锁定最低分”的相关报道下面,网友评论最多的还是:“碰瓷豆瓣吧,2分已经很高了,应该负分”“片子烂还不允许别人评论了?”“烂片还有理了!”……双方似乎都陷入一种思维惯性。网友一遍一遍强调电影拍得烂,2分“实至名归”。导演一遍一遍澄清,可以骂可以差评,但长达16个小时的全一星真的不正常——背后是双方对彼此逻辑的完全不理解。

    在网友看来,电影拍得差,就有可能全部都是一星,而且时间已经证明了《逐梦演艺圈》是一部烂片,再质疑豆瓣评分机制就是在否认大家的审美;而在毕志飞看来,《逐梦演艺圈》作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有不足,但不至于成为中国电影史上最烂的影片。而豆瓣网长达16小时的2分客观上宣告了影片“史上最烂”的地位,此后虽然又重新开放评分,但此时的评价受电影之外因素干扰较大,已经不具备参考价值,所以他一定要为16小时的全一星讨个说法。

    毕志飞认为,所谓起诉恶评泛滥,可能是大众对自己的误读,也可能是豆瓣有意为之,借此将他塑造成一个听不得别人说不好的自大形象。“因为以前也有电影片方起诉豆瓣,主要都是质疑水军抹黑,所以大家想当然地认为,我也是起诉豆瓣恶意评论,但真不是。”

    问题是,上映第一天的全一星对于影片整体评价真的那么重要吗?对毕志飞来说,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在他看来,正是第一天的全一星评价导致院线早早下线了自己的电影,也让许多原本有观影兴趣的观众望而却步。在他原本的计划里,电影将在没有太多关注的情况下完成正常上映,最终豆瓣评分维持在3到4分。

    但现在,影片豆瓣评分仅2.1分。对此,毕志飞看得很开。“我们电影总票房230多万,按40元一张票价计算,最多5万多人观看过影片,但在电影正式登陆视频网站以前,参与豆瓣评分的就已经超过5万人。像《战狼》一样的现象级电影,评分人数占总观影数仅1%,但对我们来说可能是100%,这显然不现实,所以豆瓣评分已经没有参考价值。”

    毕志飞说,自从自己和豆瓣“结怨”,各大社交网站上诋毁、贬低自己和影片的人就很多,许多豆瓣网友和影评人,都将对他的攻击视为对豆瓣评分独立性的保卫。“豆瓣毕竟是目前最权威的电影评价网站,他们势力很大,很多观众也不敢公开支持我们。”从今年1月22日起,也就是影片第二次上映后,他在微博上公开发布44条与豆瓣相关的内容,其中既包括“豆瓣新片刷至6分只需5500元”之类对网站本身的质疑,也包括对支持豆瓣方网友的回怼。和豆瓣网的官司,无形中似乎已经演变成他和所有支持豆瓣的网友的战争。

    荒诞的一年

    回忆过去一年的种种经历,毕志飞总结说:“很荒诞。”

    今年6月,他在网上公开了《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其中提到,自己“经历了电影业极为荒诞和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因敢于向豆瓣提出公开质疑而遭遇了海量诽谤和猖獗网络暴力,并出现了大量对众多国家一级影视权威专家……恶劣诽谤抹黑和严重诋毁,十分嚣张,网络舆论被‘操控’,造成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而“‘讽刺’意味十足,我是北京电影学院2005届全日制电影学硕士、北京大学2011届全日制影视学导演方向博士(2007年我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毕业生)……”

    公开信一经发布,很快迎来网友的“嘲讽”,甚至招致大家对其博士毕业论文的质疑。有人指出,毕志飞在北大期间的博士毕业论文不仅引用百度百科作为信源,而且内容也有多处错误。但在其导师回应称,毕业论文如果有问题答辩组不会让毕志飞毕业后,最终这些质疑也都不了了之。

    毕志飞说,自己本科学习的是设计专业,因为热爱影视,毕业后自费参加培训,考入北影表演系硕士。在表演系,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导演,为此又考入北大深造。但在北影、北大的几年里,毕志飞实际上并没有参与过影视剧的表演,“在北影时,曾经到剧组做过场记和剪辑助理,没有参与过表演,因为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导演。北大的话,专业本身就是更偏理论研究。”但他仍自称是“实践派”,“我喜欢在实际拍摄中学习。”他介绍,在《逐梦演艺圈》之前,自己就拍过几部校园短片,主要都是作业,除了课堂展示之外,并没有上传网络或者其他公开渠道。“就同学们互相交流,评价有低有高。”

    如果没有和豆瓣的这场风波,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受社会各界人士期待的国内新人导演”,目标是在戛纳电影节拿奖。但因为2.0分事件,过去一年他的主要工作就变成了一遍一遍解释、澄清,“我不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我其实很努力。”

    从观众的角度来说,过去一年也显得颇为荒诞。先是《逐梦演艺圈》刷新豆瓣最低分,后是烂片接连上映,以至于有电影上映后,观众为“补偿”毕志飞,去给《逐梦演艺圈》打5星,“毕导对不起,冤枉你了,这片都能2.7分,《逐梦演艺圈》确实不应该只有2.1分。”

    抽身泥潭

    就在大家还为《逐梦演艺圈》到底值几分争论不休时,毕志飞一边解释着一边开始准备“抽身”。

    尽管微信公号、微博段子、B站视频都充斥着对《逐梦演艺圈》的讽刺、挖苦,毕志飞微博下的评论区却一片“祥和”。在他最新发布的一篇旧时影评的评论区,大多是“这份态度真的算业界良心了”“毕导是我见过心态最好的导演”之类的内容,偶有调侃也比之前友好许多。

    毕志飞说,最近一段时间,网友对自己的态度确实柔软了许多,也能在私信收到不少鼓励自己的内容。但也有网友爆料,自己在加入毕导的观影群后,因为表达了不同看法而被踢出。因此很难确定,评论区的友好到底是网友的本意,还是被选择后的声音。

    但至少毕志飞自己相信,电影没有说的那么糟。如今他已经在筹划准备自己的第二部电影,“准备送戛纳电影节。”据他透露,影片的内容将与支教有关,目前还在筹划准备当中,但还没有找到合作方。

    收获2.0分后,几乎没有人主动联系过他,表达合作意向,“黑红黑红越黑越红”的定律在他身上也并没有灵验。“以前可能还会有人通过差评炒作电影,吸引关注度,但现在大家时间都很有限,观影之前基本都会参考电影评分。口碑越来越重要,应该不会有人敢那么操作了。”

    他介绍,《逐梦演艺圈》作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总投资不过几百万元,大部分都来自于亲戚朋友的借款。“不是说就不用还了,但电影亏损巨大,只能是以后想办法再还了。”此前有消息称,其岳父在电影拍摄途中提供了许多资金、人脉方面的支持。对此毕志飞回应说:“我岳父并非金融大佬,也没有多少能量。拍摄时资金他只提供了一部分,而且都是算作借款的。至于明星方面,实际上所谓的结识就是想去寻找机会向人家请教或凑热闹。而且看看我们电影首映式和上映前后,并没有明星出席或者在网上表示支持的,你就明白我们没有多少明星资源。”

    毕志飞说,自己和豆瓣“宣战”之后,不仅自己成为网友们调侃的对象,连带着身边的亲戚朋友、导师、学校都陷入各种传言之中,“我是十分愧疚了,但是他们反而更多的是安慰我。让我很感动。”在他深陷和豆瓣的恩怨之中时,家人朋友提醒最多的是:要向前看,不要耽误自己的正常创作。

    在《逐梦演艺圈》上映前,毕志飞曾出版过一部名为《一个电影“疯子”的逐梦历程》的自传,但他并不认可“疯子”这个称呼,“叫疯子其实是因为周围的亲戚、朋友心疼我,觉得我为这部电影付出了太多,所以会说‘你是不是疯了’,我后来想了想,可能‘疯子’就是他们对我的印象。”而他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认真的人。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