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4:阅读生活
上一版
B04:阅读生活
 
上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4版:阅读生活
下一篇

《京华心影》

2018年06月11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弘 ◎中信出版集团 ◎2018年3月

    “老旧的北京地图,像摆在地面的镜子,反照出时代,北京城是如何布局、如何建筑,城中的地理、地标怎样影响了历史上的人与事,最终参与形成了北京的城市性格,以及北京人的风俗精气神。书中提到的地图有中国人刻制的,但大部分则来自西人的作品。时间跨度起始于15世纪,最晚延伸至20世纪的30年代。作者李弘自幼成长于京城,近年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历史系学位,热衷收藏与专栏写作,古都20世纪风貌的片段,给她留下长久的怀念。”

    顺治皇帝不情愿与荷兰人为贸易定约,他的儿子在30年后却与北方的沙皇签订了一份军事条约,开了靠谈判与协议处理国际关系的先河

    俄国和中国两边打起来的时候,皇帝会剑拔弩张,甚至亲率大军征讨;和起来的时候呢,大清朝廷对服软的沙俄使臣会执手宴客,恩赐京城使馆,待遇优厚于所有的西方人。认为北方强悍的民族可以被收服利用,甚至当朋友交,这种国策一直延续至清末。光绪朝时,李鸿章对居心叵测的邻居抱有一相情愿的期望,1896年,在沙俄首都莫斯科,他与沙俄签署了《中俄密约》。23岁的热血青年梁启超知道后,撰文抨击,一针见血地指出:“李鸿章之手段,专以联某国制某国为主,而所谓联者,又非平时而结之,不过临时而嗾之,盖有一种战国策之思想,横于胸中焉。”大清与沙俄,晃荡在眼前的总是短期利益,缺少文化底色或贸易伙伴的契约信任。

    顺治皇帝不情愿与荷兰人为贸易定约,他的儿子在30年后却与北方的沙皇签订了一份军事条约,开了靠谈判与协议处理国际关系的先河。从北部翻过崇山峻岭到大清的都城朝圣,从来是俄国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与之相伴,17 世纪末出现了从莫斯科到北京的旅行地图。

    这张地图是1783年印制的,图题叫《鞑靼地图》,看上去地标很复杂,绘制的水平更成熟一些。我们关注的是两个地名,一个是图左边的那个“莫斯科大公国欧洲”,再一个就是图右偏下的那个“中国”,“PEKIN”就在红线表示的长城下边。对比明末清初的地图,这张地图的地理和国界概念并没有太大进步,这是由于它本身是1725年在巴黎初版的一张地图的简单复制。而那张初版的地图,又是加工复制了俄国人的一张地图。后者首次出现在一本纪行中,即俄国彼得大帝(1672—1725)派遣的使团的游记《使节雅布兰从莫斯科经陆路到中国三年旅行记》,也有的译为《俄国使团使华笔记(1692—1695)》,出版时间是1704年。

    这是一个皇家使团,也是国家使团,他们在北京得到的待遇,用现在的话说,可叫作友好热烈。真是不看书不知道,原来大清的康熙爷与沙俄的皇室曾经打得这么火热。

    这交情还真是打出来的,对,打仗打出来的。

    中世纪的时候,中国的西北和俄国之间横亘着峻岭荒滩,混杂居住着许多游牧民族,蒙古族人算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一族,再有就是满族。对欧洲人来说,除了这两个民族,也搞不清楚其他的民族,就给他们一个统称叫“鞑靼”。荷兰商团京城朝圣路线图上就有“鞑靼蒙古”“鞑靼中国”“鞑靼依附国”等名称。大清和俄国之间隔着这么多靠垫,两个大帝国是打不起来的。

    1644年,能征善战的满族人占领了华夏,大军所向披靡,直指中亚。1688—1689年,康熙皇帝两次亲征西域,平定准噶尔噶尔丹的叛乱,将漠南漠西大片土地收回或纳入大清版图。而俄国到彼得大帝的时代,也是扩张欲望膨胀,跃马挥鞭向东驰骋称雄。近代史上的中俄,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眼对眼,紧接着双方就在雅克萨城大打了一仗。

    雅克萨城没有多少人听说过吧?它后世默默无闻,倒是不远的邻居尼布楚城因为中俄争斗名垂青史。1689年8月,俄国“世袭独裁天佑君主御前大臣”乌拉索夫,与大清国“全权代表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在这个小城签订了一份边界协议——《尼布楚条约》。它结束了中俄双方的恶战,确定了永敦睦谊的原则,废除了古来边境游牧部族的未决争执。俗话说,不打不成交,一纸条约确立了中俄边境100多年的平静。

    (连载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