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大杜鹃“奇幻旅行”止步-北京青年报
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6:本市·社会
上一版  下一版
  
A06:本市·社会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6版:本市·社会
下一篇

网红大杜鹃“奇幻旅行”止步

大杜鹃福来或已折翼缅甸 曾因往返亚非被称“最勇敢旅行者” 专家称其迁徙数据具研究价值

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福来照片

    在缅甸的曼德勒,大杜鹃福来(英文名:Flappy)的追踪器停止移动,同时,追踪器监测到了不正常的温度波动,这意味着网红大杜鹃福来或已死亡。一周前,福来因在每年的迁徙中飞行2.6万余公里,往返亚洲和非洲之间“追逐夏天”,成为众多网友口中“最勇敢的旅行者”。

    近日,“北京大杜鹃”项目发起人之一特里遗憾地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就目前情况看,福来生还的可能性低于1%。特里表示,在两年的追踪中,福来像老师一样带领他“飞遍”了10多个国家,了解当地知识。与此同时,参与这一项目的鸟类环志者于方表示,福来迁徙期间传回来的数据,对于国内研究大杜鹃的习性具有重要意义。

    事件

    网红大杜鹃未能如期回到北京

    按照此前的迁徙路径,大杜鹃福来(Flappy)应该于5月中旬从云南入境,再回到北京度过夏天。但现在,它的追踪器停止在缅甸曼德勒以北100公里和缅甸伊诺瓦底江以东30公里的位置,距离中国国境仅300多公里。

    最后的监测数据于5月17日传回国内。5月23日,北京观鸟会网站发布消息称,当时传回来的这组数据透露了两个重要的信息:第一,追踪器监测到大幅度的温度波动;第二,追踪器的电池电量快速消耗。专家分析,健康鸟类的体温会抵消周边环境昼夜温度的变化,从而保持相对恒定的温度,而追踪器温度的大幅波动是一个迹象,表明“一切都不太好”。结合电池电量快速消耗的信息,专家推测,在5月14日至15日夜间的某个时候,大杜鹃福来或已死亡。

    就在5月初,大杜鹃福来于2016年至2017年之间跨越亚非大陆的迁徙路线曝光,它飞行2.6万公里、横跨阿拉伯海、6天内飞行超过6500公里等一系列举动,在网络上引发关注,并被称为“最勇敢的旅行者”,有很多鸟类爱好者期待福来本月能如期回到北京,再次踏上“追逐夏天之旅”。

    细节

    项目发起者认为福来是“老师”

    2016年5月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英国鸟类学基金会以及中国观鸟会合作发起了“北京大杜鹃”鸟类环保志愿项目,通过给大杜鹃佩戴卫星发射器来研究国内大杜鹃种群的迁徙情况。

    5月24日下午,“北京大杜鹃”项目发起者之一,来自英国的特里向北青报记者确认了“福来基本确定死亡”的消息。

    “我们还不确定福来的死因,也许是被猎人杀死了,也许是被鹰之类的捕食者吃掉了,也有可能是自然死亡。”特里介绍,福来于2016年在北京翠湖湿地公园被捕捉到的时候已经成年,如今保守估计长到3岁了,而通常大杜鹃的平均年龄在3至4岁左右。

    福来或已死亡的消息发布后,不少粉丝讨论福来到底有没有生还的可能性。北京观鸟会网站发布消息解释称,考虑到当初为了固定追踪器设置了安全带,因此基本可以排除(追踪器脱离的情况)。“综合这些信息可得,福来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小,概率低于1%。”特里遗憾地补充道。

    特里告诉北青报记者,福来和它的4名同伴身上装的是很先进的实时GPS追踪器,自2016年被放飞后,一直被很多粉丝密切关注着。“我们在北京观鸟会网站上实时更新它们的位置,5月23日发布福来死亡的消息后,来自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非洲的很多粉丝,从国外发来了慰问。”

    特里称,从捕捉到福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与福来建立了情感上的联系。“我们放飞后每天追踪它的行踪,在很多人看来,它像是被我牵挂着的孩子,但实际上它更像我的老师。”

    特里进一步解释说,福来在两年的迁徙中飞越了10多个国家,60多次跨越国境,“福来每飞过一个地方,我都会在地图上进行定位,并且通过互联网去了解当地的地形、气候、植被等情况。跟着它,我也‘飞遍’了这些国家,了解了很多知识,所以说它是我的老师。”

    截至目前,“北京大杜鹃”项目中的5只大杜鹃全部“失联”,特里希望,将来可以发起更多的鸟类研究项目,也希望公众对福来的关注与热情,可以延续到对其他鸟类的关注和环保事业中。

    延展

    为何飞往非洲越冬有待研究

    参与“北京大杜鹃”项目的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中国观鸟会鸟类环志和培训志愿者于方告诉北青报记者,福来或已死亡的消息发布后,国内的鸟类专家和爱好者都感到遗憾。

    于方表示,虽然我国对大杜鹃的记录很早,但直到“北京大杜鹃”项目之前,其实并不十分了解它们的迁徙情况。

    于方表示,目前通过福来获取的数据和信息十分有研究价值。“通过这个项目,我们知道了大杜鹃迁徙的目的地、路线、停留点等这些最关键的信息,还有它迁徙的‘策略’,比如:速度的快慢、停留时间的长短。根据这些信息,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大杜鹃的行为。”

    于方评价说,福来和它的同伴们的迁徙路线,曾深深地震撼他和国内的鸟类研究人员。“我们从小就知道‘候鸟南飞’,但是大杜鹃一路南下飞到非洲南部,也向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为什么要远赴非洲?为什么选择这条异常凶险的跨海之路?我们相信绝不仅仅是因为食物这么简单。”

    “我们在国内还做了中国的雨燕迁徙追踪项目,雨燕也是飞到非洲南部去过冬的。”但于方称,目前国内对于大杜鹃和雨燕的迁徙目的地为何是非洲还没有定论。

    于方介绍,相比于雨燕,大杜鹃的飞行能力其实要弱很多。“大杜鹃飞行速度并不算快,以及它们需要落地觅食的习性,都决定了飞往非洲是一段危机四伏的旅程。如果说雨燕是天才型飞行选手的话,大杜鹃就是勤奋型飞行选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评价福来是‘最勇敢的旅行者’。”

    文/本报记者  张雅  实习生  李卓雅

    供图/北京观鸟会网站

    线索提供/朱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