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3:体育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13:体育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3版:体育新闻
下一篇

全国游泳冠军赛与老帅朱志根重聚 三金一铜起水 短暂合练高效

孙杨:恩师退休前再献奥运金牌

2018年04月18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因为重新牵手多年的老恩师朱志根,孙杨在此次太原2018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亚运会选拔赛上的表现格外引人瞩目。在孙杨已经结束的四项决赛中,他获得了三金一铜的成绩,一铜是他在副项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中取得的,用孙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堂速度训练课”。而在200米、400米和800米自由泳决赛中,孙杨夺冠的成绩分别可列在今年的世界第五、第二和第四,考虑到太原是亚高原(有800米的海拔),到了亚运赛场,孙杨的成绩肯定还会有所提高。

    馆中绝对王者

    无论从受欢迎程度和拿到奖牌的数量来看,孙杨都是本次冠军赛上绝对的超级明星,唯一可以与他竞争人气指数的也只有他的浙江队友傅园慧,但要说“王者”,非孙杨莫属。在山西省体育中心游泳馆内,观众看台上除了一幅“傅园慧加油”的横幅之外,所有海报、标语牌、横幅都与孙杨有关,最霸气的一条横幅的内容是“世界的飞鱼孙杨  百金王”。在拿到400米自由泳决赛冠军之后,这条横幅上又用阿拉伯数字添上了大大的“110”数字,以示截至目前孙杨在国际国内赛场上已经拿到了110个冠军,而在今晚的男子1500米自由泳决赛之后,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会有所变动。每逢孙杨出场,游泳馆内粉丝的喊声可以掀翻棚顶,赛后也会有大量的粉丝聚集在场外等待寻找见到偶像的机会。

    在六天的赛期内,只有4月16日孙杨没有比赛,而这一天无论是上午的预赛还是晚间的决赛,看台上都变得空空荡荡,山西省游泳中心大院内的车辆都少了很多,可以说孙杨就是票房的保证。

    全能选手世所罕见

    在昨晚进行的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已经连夺三枚金牌的孙杨未能续写神奇,在这个副项中以49秒48的成绩获得一枚铜牌。不过走出泳池的孙杨并不沮丧,他说:“成绩并不重要,在从100米到1500米的所有项目上都能参赛并且名列前茅,这是国内没有、国际上也罕见的,这证明了我的能力,我就把它当做是一堂训练课。”

    在去年的全国冠军赛上,孙杨包揽了男子100米、200米、400米、800米和1500米自由泳五项决赛的冠军,实现了堪称前无古人后也罕有来者的壮举,在本次赛会上他的报项与去年相同,如果能够连续两年做到这一点,确实是一个奇迹。而对于主攻中长距离自由泳的孙杨来说,100米无疑是其中的难点。昨晚的100米自由泳决赛,出发后孙杨前50米处于领先地位,但后程被专项百米的两位运动员河南的侯钰杰和广东的余贺新反超,孙杨最终位列第三,获得冠军的侯钰杰的成绩是49秒37。孙杨走出泳池,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开心,他还先和记者们开了个玩笑,“你们今天别采访我了,多采访一下冠军选手。”随后,孙杨分析了一下自己未能卫冕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朱导来了以后,我的训练侧重点稍有变化,更为注重有氧中长距离的训练,而速度并非我的强项。当然我也要在短距离项目、特别是强调速度的项目上有所加强,毕竟今后我还要比200米,100米的速度训练可以看做是比好200米的基础,国际上200米自由泳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没有速度肯定是不行的。今天我就当做是一堂普通的训练课吧。”

    中长距离仍有保留

    自从2月底在澳大利亚与恩师朱志根并组合练之后,即便不能说孙杨的成绩又有了显著提高,但是在项目主攻方向乃至精神层次方面可以感觉到孙杨都有了细微的变化,变得更加自信,目的性更明确。朱志根教练在和北青报记者聊起重新执教孙杨的感受时言简意赅,“能重新执教孙杨我很开心,1500米我们不放弃,但主要目的不是赛,而是促进800米的能力。”显然,在800米自由泳被列为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之后,孙杨绝不甘心失去这个他曾在世锦赛上实现过三连冠的项目,在去年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上孙杨未能实现四连冠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但现在重回擅长长距离项目训练的朱志根教练身边,对于想重新夺回800米自由泳世界冠军的孙杨来说绝对是个利好。而在孙杨心中,他已经拿到了奥运会200米、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的金牌,如果能够于东京在800米自由泳比赛中夺冠,他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中长距离自由泳的王者,孙杨正是瞄着这个方向而努力的。

    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孙杨自信地说:“这次比赛因为太原有800米左右的海拔,对于长距离选手来说有一定的不利影响。这次在冠军赛上游出的200米、400米、800米成绩,我想到了亚运会上,每个项目我应该会有2秒左右的提高。”在被问到和朱志根教练重新牵手的感觉时,孙杨说:“训练吗,还和以前一样,我们早就彼此非常熟悉和默契。目标吗,就是在我们师徒两个都接近职业生涯末期的时候共塑辉煌,在朱指导退休之前,我要向他再献上至少一枚奥运会的金牌。”

    本报太原专电  记者 刘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