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2: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12: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2版:文娱新闻
下一篇

《新笑傲江湖》豆瓣评分仅2.4创国产武侠剧新低,导演金琛回应网友的“不满意”——

金琛:金庸不以为忤 “书粉”何必强求?

2018年03月12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改编自金庸同名小说的武侠剧《新笑傲江湖》上线十天,不仅没有实现“新人要出头”的期待,更没能延续去年《新射雕英雄传》好评如潮新气象,反而从演员、改编到武打、制作等等遭遇了全方位的抨击:“演员形象气质跟原著完全不搭,剧情毫无逻辑,武打场面敷衍”;特别是借角色之口说出“建立一个没有流血和牺牲的和谐江湖”来对原著主旨进行解读更是引起了强烈的质疑;“令狐冲的少年成长史替代原著中对江湖纷争,令狐冲面对名门正派枉顾礼义廉耻时的精神冲突,被淡化成了一个少年的打怪升级”。这种迎合年轻受众的改编,也没得到目标人群的认可。豆瓣上5000多名观众打分,90%给1星,截至昨晚得分仅2.4,刷新了国产武侠剧新低。

    作为光线试水武侠剧的野心之作,在制作上宣称起用新人以便把资金投入制作,班底也算整齐,为何结果却和作品最早的企图心落差巨大?2018年翻拍剧在整个电视剧生产和播出中的比例将大幅提高,《新笑傲江湖》将给后来者敲响怎样的警钟?北京青年报记者带着众多网友的“不满意”采访了导演金琛。

    并没差到如此下限

    目前局面出乎意料

    北青报:目前豆瓣评分极低、外界评价不高的局面,是否出乎您的意料?

    金琛:豆瓣的评分怎么形成的,我真的不太了解,或许是一种文艺作品评分较高、商业作品评分不会高的评价体系。这个分数我不太在意,但总被别人拿来说事,多少会有些影响。只是个人并没觉得差到如此下限,目前的局面非常出乎我们预料。一部作品前6集“定生死”,我们对开局下了巨大功夫,10集压缩到6集——原著开篇有大量引入和铺垫,而我们第1集结束令狐冲就被怀疑为杀人凶手了,女主角也更早出场,男女主人公的线更早交汇……这么做本来是想追求强情节的压力感和美剧感,没想到事与愿违。 到14集后节奏放慢有点娓娓道来了,评价反而好起来。

    完成改编结构后

    曾报备金庸先生一方

    北青报:您理解《新笑傲江湖》的“新”到底在哪?

    金琛:剧和小说,是两种不同体裁的文艺作品,希望大家明白查老先生写这部小说的精神意义,只有领会小说的精神意义才能讨论得失。其实没有改什么,大故事依然是小说底子,一个真诚的小伙子,因为包容被天下陷害也被天下武功收纳,成为一代宗师,但他自愿放下所拥有的一切回归平凡生活的故事!全是小说底子。只是为了影视化扩展了东方不败的魔教内部混乱,和五岳一样内斗,表现复杂的人性和成人世界。这也是为什么起用新人的意义,出污泥而不染!

    我觉得《新笑傲江湖》里回归普通情怀的精神意义是和当代年轻人接近的,是反映当代普通人的生活常态和挣扎。我们的社会各种险恶和善良并存,从此角度笑傲江湖不乏具有现代性。

    人性的挣扎、残忍、变异多还是在成人世界。所以我希望表达以令狐冲为代表的年轻人出污泥而不染的精神,就像不少历史的变革是年轻人推动的,当今社会的未来也将是年轻人来推动,希望和现实社会呼应起来。

    北青报:评论里很多网友表达不满的方式就是质疑导演没有看原著?!抛开不理智的情绪发泄,客观上触及到影视剧翻拍中,对于改编和忠于原著二者之间尺度把握的“终极难题”。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理解的?

    金琛:我也是“书粉”,有想法表达在作品里。导演这个职业的意思就是有话要说,我不是一个导播。我认为前提是保留精神内核和人物成长。在我们完成改编的结构后会报备金庸先生的代表,拍摄中的剧照素材也需要跟对方沟通……金庸先生能以大家的宽厚风度接受各种角度的改编作品,“书粉”何必强求?

    这个“令狐冲”

    主要是表演过关

    北青报:观众不满意,最集中的问题是演员选择。这部作品是“光线”打造新人的。为了用新人而用新人,或者说只能用“光线”签约的新人,这种模式客观上局限了演员的质量吗?

    金琛:除了“令狐冲”丁冠森之外,所有演员都是我们确认之后才跟“光线”签约的。东方不败、任盈盈等主角是需要跟令狐冲“搭”的,我们权衡了很久才最后选定,这方面并没有来自制作方的压力。

    北青报:这一版的令狐冲更像个乖乖的邻家大男孩,从外形到气质跟原著中不羁潇洒的大侠相去甚远,您在微博上回应,“不认为巧舌如簧就是潇洒,我喜欢平易近人”;网友回“喜欢老实,应该拍《射雕英雄传》……

    金琛:令狐冲之前多是俊朗帅气的扮演,在我收到拍摄邀请时曾经想过与流量明星合作,也洽谈过几个,不是胆怯就是档期紧张,总之比较麻烦。后来大家决定起用新人,来一些新的气象。于是我开始思考,也确实有过许多俊朗男孩可以成为选择,至于为什么最后选择丁冠森,主要是他表演能力合格过关,同时他具有一张给人信任感的脸。男人的优秀最终不是靠脸,靠的是内在美,是担当与胸怀,这是我理解的令狐冲。同时丁冠森有着一种宁静的雅气,和张若昀很雷同,我喜欢这种有着魅力的男性。

    不是一定要有特别的浓眉大眼才靓。特别是令狐冲这样的一代宗师,如果把出众的美貌与内心的宽厚乃至武林天下之冠都给他,我个人觉得不太真实,过于完美。令狐冲其实是一路被人陷害被人侮辱的,是命运多舛的苦难人,是他的内心强大和人格最后获得成功。所以我想丁冠森是合适的——他那样的令狐冲才会爱情被林平之夺走,才会被师父怀疑,才会被江湖追杀……

    武打变得不实不虚

    目前局面很尴尬

    北青报:“武打场面草率凌乱,作为新拍武侠剧在动作戏上却水平倒退”,这是很多武侠迷的观感。与此同时,您多次也在个人微博上流露类似暴力美学只剩慢动作”之类的遗憾情绪。实际呈现效果,跟您预想的偏差有多大?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金琛:在武打戏上,首先我不想要港剧味道,不想拍飞檐走壁。因为这个版本的立意是回归到普通人,变成普通人情怀。江湖再大不如我们内心强大,普通人的价值观是正确的主流,是值得我们赞美的。所以我不想玄幻的空灵,我想要的是真实的武打。生活中接触的武林高手,出手也和普通人无异,但你可能不明所以就败了,这是实击中的真实。真实的战斗还是四肢的活动。所以开拍前我参考的是北野武,是日本的《浪客剑心》。当然我们在实战的设计上还是缺少精美与合理,这是遗憾的。要想打碎一种美学是要靠另一种更具高度的美学。我们在这点上值得反思。另外实打实靠的就是刀刀见肉,后来这些见血的镜头又多被删除,就变得既不实也不虚,令局面很尴尬。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