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0:国内·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A10:国内·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0版:国内·焦点

亲子园虐童事件3人被警方刑拘

亲子园负责人名下8家企业经营范围均不涉及幼托或者早教 家长发现更多虐待视频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家长们在视频中又发现一次喂孩子芥末的行为
8月9日的视频中老师用板凳掰孩子的腿

    从11月8日以来,因亲子园被曝出幼儿遭到虐待,携程公司及背后的第三方管理机构陷入舆论旋涡。昨天,上海市妇联发布声明称,将对涉事亲子园的资方《现代家庭》杂志社严肃处理。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称,警方已控制了该亲子园4名工作人员,现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监控视频披露,家长们看到了更多的虐待行为。

    3人涉嫌虐待被刑拘

    11月8日上午,网友“hello美少女壮士”在微博上连续发布多段视频,直指上海携程亲子中心的幼儿遭到虐待,“用芥末、消毒水灌孩子”。

    随着事件遭到曝光,携程公司发布声明称,涉事亲子园为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管理,目前,涉事人员已与携程解除合同,携程也已于11月7日报警。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的主管部门(出资人)为上海市妇女联合会。

    11月8日下午,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对媒体表示,该涉事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其工作由妇联来指导。11月9日凌晨,上海市妇联发文回应此事称,作为主管部门,市妇联将对《现代家庭》杂志社严肃处理,对直属事业单位加强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11月9日上午,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报称,警方已控制了该亲子园4名工作人员,现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11月9日下午,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该院已于第一时间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提前介入该案,引导公安调查取证,依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亲子园负责人张葆葆

    据媒体报道,携程此前曾试图开办内部托育中心,不过开业后便因没有取得行政许可而被相关管理部门叫停。2016年2月携程亲子园开园,该项目由长宁区妇联牵头,为“为了孩子学苑”与携程共同设计打造。在引入第三方机构后,携程亲子园成为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

    但“为了孩子学苑”负责人张葆葆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这家学苑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在社区中心有过服务和拓展的经历。

    张葆葆在亲子园事件发生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涉事的一位阿姨今年40多岁,是外来人口,上岗一年有余。“是通过第三方招聘网站找的。”张葆葆称,“要想入职,首先要有健康证,再就是喜欢孩子。所以,对其性格方面也会有一定考察。”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更多关于“为了孩子学苑”及其负责人张葆葆的信息被曝光在公众视野。

    北青报记者通过天眼查系统查询发现,与张葆葆相关的一共有8家企业,这些企业经营范围均不涉及幼托或者早教。其中有一家是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在今年2月发布了一则托班带班教师的招聘启事,同时这则启事中并没有要求任何的资格证书。而这家企业的经营范围则是教育信息咨询、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文化艺术交流策划(除中介)、企业形象策划、销售文具和体育用品。

    对话

    家长:监控视频里发现更多虐待行为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上此次当事家长赵先生。他表示,近日来,家长们聚集在一起翻看亲子园所有的监控视频,目前发现有多名孩子曾遭到侵犯,其中,最早的虐童事件发生在8月9日,密集发生是在8月30日之后。

    查视频发现更多虐待行为

    北青报:什么时候发现有虐童事件?

    赵先生:我们发现这个事情是在三天前。携程把所有的(监控)视频都提供给我们了,我们家长把视频往前回溯,一天一天看,目前发现最早的虐童事件发生在8月9日,密集发生是在8月30日之后。

    8月9日的视频里,她(亲子园工作人员)用板凳腿把一个男孩子的双腿向上别,孩子很痛苦,就在那边叫,老师也不收手。这段监控是我们今天晚上刚刚看到的。

    8月30日以后,新来了一批孩子年龄比较小,14到18个月左右。他们把芥末塞到孩子嘴里,抹到孩子脸上,还把孩子带到监控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北青报:你们总共发现有多少人参与虐童?

    赵先生:今天视频的这个老师是我们新发现的老师。除了三个已经被刑拘的老师,我们现在又发现了两个老师,包括8月9日视频里的这个老师和另外一个老师。

    北青报:统计过有多少孩子受到虐待吗?

    赵先生:我没有统计完,但是我们有一张表格,这两天我们家长在电脑前看视频,每看到有一个孩子被侵犯我们就记录一下。从表格看,(被侵犯孩子的)数量是非常多的。目前我们只看到8月的视频。

    孩子入园后半夜经常惊醒

    北青报:你的孩子遭虐待了吗?

    赵先生:我孩子今年3岁多,是今年4月入的园,待到8月底。我的孩子刚送来的时候就遇到一个情况,她一来这边晚上睡觉就会突然惊醒,夜里大哭。我们一开始以为她是正常的分离焦虑,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北青报:有没有在你孩子身上发现伤痕?

    赵先生:伤痕我没有遇到过,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我们问孩子有没有“喂你吃过什么东西”。我们把芥末瓶子拍给孩子看,她说“这个老师让我吃过,抹在我脸上,辣辣的不要”。

    北青报:为什么把孩子送进携程亲子园?

    赵先生:我太太在携程工作。因为我们有两个孩子,入园的这个孩子比较小,带不过来,所以让她在这过渡一下。

    北青报:当时知道携程不参与实际管理吗?

    赵先生:不知道,我们当时只知道他们和上海妇联搞了这个事情,而且地点又设立在携程总部,我们认为携程在里面应该会起到作用的。我们是出于对携程的信任把孩子送过来的,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携程和实际的管理方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携程在其中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的话,我们会犹豫的,可能会重新做决定。

    园方至今未拿出解决方案

    北青报:携程目前怎么处理这件事?

    赵先生:他们在积极帮我们家长,第一时间把所有视频整理出来了,安排几十台电脑让家长在那看。他们给孩子做心理疏导,也请了律师团帮我们维权。

    北青报:亲子园负责人事后是否跟您有过沟通?

    赵先生:现在还没有,负责人张葆葆和我们见过一面,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她。我们非常不满意的是,实际管理方“为了孩子学苑”从头到尾都没有拿出解决问题的具体举措。

    北青报:主管方上海妇联和家长联系过吗?

    赵先生:从来没有。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上海妇联的人,哪怕过来给我们说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帆  张月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