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27:文娱·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A27:文娱·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27版:文娱·焦点

嘻哈在中国还能“哟”多久?

2017年11月08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GAI、辉子、辛巴、啊鑫、赵涛等亮相昨日发布会
供图/东方IC

    事件

    打造嘻哈厂牌:从DISS到正能量

    昨日,“开门大吉”Door&Key厂牌发布暨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中国有嘻哈》节目的音乐总监刘洲作为Door&Key厂牌的创始人,携手旗下艺人包括《中国有嘻哈》总冠军GAI、中文说唱先锋人物BIG DOG王可等歌手一起亮相,共同宣告厂牌正式成立,并为即将于12月3日启动的嘻哈全球巡回演唱会北京首站演出举行了开票仪式。

    一个节目让歌手“浪子回头”

    上周末,《中国有嘻哈》年度总冠军GAI在《蒙面唱将猜猜猜》节目中惊喜揭面所引起的热搜狂潮还未散去,因此在昨天的启动仪式上,GAI再度以蒙面造型出场,令大家惊喜不已。但GAI甫一亮相,竟然先倾情献出一段“浪子回头”式的独白,并为曾犯下的错误当场鞠躬致歉。GAI说:“我的音乐可能一直都是让人听着不安的,里面都是江湖、都是社会、都是DISS、都是斗狠。我也曾一直以为那就是我们的人生、我们的态度,就是我们做音乐的方式。”

    然而在30岁这一年,他的音乐和生活都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这场巨变也为他曾经固步自封的音乐和生活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突破口。他说自己用了12年的时间从地下唱到台上,从流行唱到嘻哈,是音乐改变了他的人生,他也要在自己的而立之年重新出发。GAI说,促成他今日幡然醒悟的正是《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和刘洲,“在他的赏识与督促下才有了现在的GAI”,并表示今后将做一个“台上做戏,台下做人”的礼貌、阳光大男孩,努力实现做中国风嘻哈音乐的梦想。

    一个歌手让节目变成厂牌

    听完GAI的发言,刘洲亦有一番深刻的感触。他表示,《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不仅促成了他与GAI的一段音乐机缘,同时也让他重新发现并思考起嘻哈音乐在华语乐坛当下的发展现状与未来价值空间。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创建这家嘻哈音乐独立厂牌Door&Key,旨在探索嘻哈在中国的生存之道,以及中国故事、中国文化的世界表达。

    同时刘洲还成立了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他说这将是一家致力于输出优质音乐文化,打造精良音乐作品,研发音乐产业IP以及影视策划与制作的传媒公司。刘洲对于Door&Key厂牌更寄予厚望,他认为中国当下需要一些着力于推动文化事业向前发展的音乐人和年轻人,但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只抱着传统文化,更要与时俱进。

    “嘻哈文化虽然不是中国的,中国却造就了一个特别的嘻哈市场,针对中国的嘻哈文化,重新打造一批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嘻哈,再拿到国际上跟大家相互交流,这个就是Door&Key要做的事情。”

    一个厂牌让嘻哈走向正能量

    Door&Key所隶属的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贾春雷也为大家揭开了公司未来的发展蓝图。据他介绍,公司包括音乐制作、艺人经纪、演唱会、综艺节目、影视制作几大业务板块,将在未来3年生产10000首音乐作品,签约100位嘻哈音乐人,制作100场现场演出。公司及旗下厂牌Door&Key更将重点致力于研发嘻哈音乐的新型发展空间,如旗下每个艺人每年至少将推出3首将中国的古诗词、三字经等传统文化融入嘻哈音乐的作品。

    贾春雷还宣布了门和钥匙文化公司的首个战略计划,即由Door&Key与Bravo Entertainment共同打造的“Door&Key嘻哈巡回演唱会”,这一嘻哈盛宴将于12月3日在北京凯迪拉克艺术中心正式拉开序幕,GAI将与嘻哈歌手艾福杰尼再度携手,在北京首站开唱。此后巡演还将在成都、台北、澳门、广州、上海等地展开。

    GAI则在现场宣布了他个人的一项重要决定,把自己在《中国有嘻哈》节目中获得的100万元冠军奖金全部捐给希望工程快乐音乐项目,在全国建立40间“GAI·Door&Key快乐音乐教室”,其中20所定向捐赠给GAI的家乡四川。

    GAI说音乐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他同样想把这样的机会带给自己生长并给了他音乐土壤的家乡,希望家乡的孩子们也能感受到音乐的快乐和力量。GAI表示希望今后能更多开展这种音乐的慈善助力活动,让大家知道嘻哈音乐同样可以带给人们很多正能量。“我希望能从我开始,让大家对于嘻哈音乐和嘻哈音乐人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文/本报记者 崔巍

    人物

    “纪先生”GAI:18岁时的梦想,30岁才实现

    在上周日晚江苏卫视的《蒙面唱将猜猜猜》中,连唱三期的神秘唱将“铁齿铜牙纪先生”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他就是今夏燃爆乐坛的《中国有嘻哈》冠军GAI(周延)。从一个普通的酒吧驻唱歌手到粉丝无数的嘻哈冠军,又以中国最棒的嘻哈歌手之一的身份出现在“蒙面”的舞台上,让大家看到,他除了嘻哈之外也有“铁汉柔情”的一面。他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得越来越强大,同时也不忘初心:“梦想我18岁的时候就有了,但是30岁才实现。”

    嘻哈与情歌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这是GAI在《苦行僧》里的一句歌词。然而就在今夏,GAI不仅让无数人都看到了自己,更是在“蒙面”节目中化身“铁齿铜牙纪先生”大放光彩。不论是《勇敢一点》还是《不要说话》,再或是GAI重新改编的《爱如潮水》,他在这个舞台上留下的每一首流行歌曲,都令人惊艳不已。

    不少网友感叹:“原来GAI不仅会唱嘻哈,情歌也唱得这么好。”许多人只通过一档节目知道了GAI是嘻哈歌手,却不知在成名之前他已经在酒吧驻唱了12年。

    “梦想我18岁的时候就有了,但是30岁才实现。”GAI直言自己是幸运的,在无数个从白到黑的日子,音乐就是他的良药,“我开心的时候唱歌,不开心的时候也唱歌,唱歌就好了。”人生总有起伏,GAI说,“之前在酒吧真的是我喜欢唱歌,但我除了唱歌之外,我不能去做其它的事来养活自己。我也相信喜欢一个东西,如果你坚持做,肯定会做成另外一个样子。”

    鲜肉横行与江湖气

    来到“蒙面”,让GAI获得了“中国最深情的嘻哈歌手”的美名。戴上面具唱歌,“抹去”了嘻哈歌手的身份,让人们重新从他的歌声中认识他、肯定他。GAI本人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觉得就是在这个鲜肉横行的圈子里,给听众一个全新的角度吧,我自己也挺享受的。”

    GAI反复提到自己面具造型的意义,“面具上有好多小人儿代表着我们所有人手拉着手,因为我们地下玩hip-hop的其实都是一大帮子人,有做音乐的,有做伴奏的,有做后期的,虽然都不是专业的,但就是这帮人成就了现在的我。”

    即便如今已成为独当一面的嘻哈冠军,GAI坦言自己能够有如此辉煌的今天与朋友们的鼎力支持密切相关,而且他也坚信只要大家团结起来,就能把这片天撑破。生长于重庆的GAI,即使常有人质疑他的歌和他的人总是带着一股“江湖气”,却忘了他也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这股“义气”。

    怼天怼地与为父母写歌

    不过,在提到自己的父母时,这位一向给人留下“怼天怼地”印象的硬汉GAI却红了眼眶,“说实话,我是一个特别想证明自己的人,之前我也一直在寻求机会证明自己,我特别想摆脱某种现状,特别想让父母过得好,因为我觉得人活着就是倒数。以前小的时候不懂事,觉得就是父母陪在你身边,你不会有那种时间在流逝的感觉。当你离开了家这么久,看着父母一天天老去,你总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觉得最实际的就是我想要用自己的能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就是别人没有的,我想让我爸妈有。”

    如今他做到了,“我最开心的一件事儿,就是他们终于可以不工作了。”他还骄傲地在采访中表示,如果要为父母写首歌,那将是他最好听的一首歌。

    文/本报记者 祖薇

    聚焦

    打造“中国版嘻哈” 实现文化再输出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随着网络节目《中国有嘻哈》的横空出世,嘻哈这种发源于美国黑人群体、在中国亦属小众的音乐形式突然大火特火,尤其是在微信之类的社交网络上,你要是说话不知道带个“哟哟哟”,简直都快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了。那些原本籍籍无名的街头少年,也一下子成为了无数年轻人心中的偶像、被媒体竞相追逐的采访对象。

    虽然距《中国有嘻哈》收官已过去两个月,但这股热潮似乎仍在涌动,就在昨天,又有一个全新的嘻哈音乐厂牌正式成立,一轮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嘻哈巡演也宣告启动。中国真的有如此丰厚、适于嘻哈文化生存的土壤吗?在今夏的大爆发之后,嘻哈音乐是否会像曾经的摇滚乐和民谣音乐一样迅速回复到原本的小众状态?它要怎样才能走得更久?

    中国年轻人热衷“嘻哈” 只是偶遇“宣泄”

    “看到《中国有嘻哈》这么火,这段时间我们音乐圈里一些朋友也经常会一起探讨:它为什么能火?嘻哈音乐在中国真的能就此发展起来吗?要知道,此前没有人会想到嘻哈音乐能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大家都认为由于它本身的特点和属性,比如内容大多是宣泄一些不好的情绪,歌词里也时见脏话,经常会比摇滚乐还要过分,这样的音乐在中国怎么可能进入主流市场呢?”乐评人卢世伟的一番话道出很多圈内人的看法,因为嘻哈音乐作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来到中国似乎有着先天的水土不服。

    嘻哈音乐和由此延展而出的嘻哈文化诞生于美国,开始于1970年代贫民区的黑人青年,如它的英文名称Hip-hop,本来的意义就是贫穷的黑人用不良的言行及生活方式来宣泄他们对社会不公及对种族歧视的不满。不过之后随着社会的进步、黑人地位的提高,嘻哈也渐渐呈现出较多阳光活力的一面,因其为底层人民代言而成为纯粹的平民文化,也因简单直接的表达方式而成为受到年轻人喜爱的时尚文化。在此基础上,嘻哈文化逐渐从美国走向世界,然而由于它本身所带有的鲜明个性,其他国家和人种能成功将其与自己所属的文化环境相融合的却还是寥寥无几。

    作为和美国黑人文化风格迥异的传统东方文化代表,中国要接纳嘻哈就更有难度了。在发表于“拾文化”公众号的一篇《中国哪来的嘻哈,只有哈哈哈哈哈》中,作者范臻写道:“中国人将含蓄和写意作为表达美的方式,这与嘻哈音乐针锋相对的情绪宣泄是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是的,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嘻哈,热衷于嘻哈,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认同嘻哈的文化形式。他们更多的,只是在自己的青春叛逆期,偶遇了一个宣泄情绪的出口而已。”因此多年以来在中国的主流社会群体眼中,对嘻哈的认识一直停留在街头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本土化改造 “嘻哈”有机会走向“主流”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有嘻哈》怎么能够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呢?卢世伟分析说,正是因为这个节目做出了对嘻哈音乐进行本土化改造的可贵尝试。

    “通过这个节目,人们才突然发现,原来嘻哈音乐里不是只能有反叛、愤怒、发牢骚,它也可以很励志,充满正能量,并且可以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实现很好的对接,比如《空城计》这种中国风嘻哈。”他认为这为嘻哈音乐在中国的发展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空间,让它走向主流社会成为可能。“现在我们国家整体的文化环境就是在鼓励这样一种融合,既要传统文化、主流价值观,也希望能够跟上时尚,抓住青年一代的脉搏。你看像中央电视台这种主流媒体,从它现在做的一些节目包括官方微博使用的语言风格,明显就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走。”

    作为《中国有嘻哈》的音乐总监和嘻哈厂牌Door&Key厂牌的创始人,刘洲谈及未来的发展目标和方向时也说:“只有融合,才能把民族的推向世界。”他表示,嘻哈本来是舶来文化,所以必须要有一个过程对它进行改造,才能真正让它在中国落地。

    作为自己的文化 中国版“嘻哈”再去对外输出

    刘洲还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在对嘻哈实现成功的本土化改造后再将其作为我们自己的文化对外输出。

    “比方美国人来中国想买中国的音乐听,一听全都是摇滚、乡村、R&B,这都是人家自己国家的东西嘛,那肯定不行。当然如果你做出来的东西全都是特别本土的,别人接受不了、理解不了也不行。要既有自己的特点又能具备其他国家的人民也能感受得到的感染力,那才叫文化输出。音乐一定是融合的,要把民族的和世界的融合起来,这是我擅长的,也是我一直还在学习和努力的。我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以后做出的嘻哈音乐,我拿给美国人听,告诉它这是中国的嘻哈,他一听觉得‘哇,太好听了’,让他们能够认可这个。”

    刘洲已经做出的一个成功范例就是GAI在《中国有嘻哈》中演唱过的《火锅底料》,GAI在接受采访时说最初看到刘洲在这首歌中加入琵琶伴奏等中国音乐元素时,他其实还挺反感的,觉得不伦不类,“这哪里还是嘻哈”?但没想到歌曲一推出来反响那么大,其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嘻哈乐迷这个小圈子,一时间火遍全国,这让GAI也醒悟到,看来这个路子是对的。

    卢世伟说这也是《中国有嘻哈》带来的一个改变,它鼓动了以前做嘻哈音乐的那批人,让他们看到嘻哈该怎么去做才能更受欢迎。他认为明年对嘻哈音乐来说是一个关键节点:“这个行业本来就喜欢跟风,什么火大家就都跟着做,所以《中国有嘻哈》的这股劲儿至少还能够延续到明年,接下来也应该会出现一批符合这个融合方向的嘻哈音乐。这批东西出来以后会受到音乐圈和主流文化群体的检验,假如明年它通过了检验,那就很可能在中国乐坛扎下根来,从此占据一席之地。但也有可能主流市场不接受这种新式嘻哈音乐,嘻哈圈自己也不喜欢,那么估计这股嘻哈热潮过了明年就会消退,回到曾经小众的状态。”

    文/本报记者 崔巍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署名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