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9:国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09:国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9版:国内新闻
下一篇

农民乘“免费专列”进城卖菜

8629/8630次列车往返湖南郴州与白石渡镇 本为铁路职工通勤车 菜农免费搭车把菜卖进郴州市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菜农们在太平里站排队等车
即将到郴州,菜农们挑着担子准备下车
坳山站准备上车的菜农们
菜农在车厢里与搭顺风车的人交易

    10月,是丰收的季节,也是8629/8630列车蔬菜瓜果味道最浓的季节。

    8629/8630次列车只有两节车厢,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到今天,每天一次往返于湖南郴州与白石渡镇之间。本是为沿线职工上下班而开行的“职工通勤车”,因被附近菜农“顺风搭乘”,慢慢开始被称为“菜农专列”。菜农们只知道,这辆列车可以免费搭乘,一年下来,省下的进城车费,“能抵几个月的卖菜钱”。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是京广线上通行里程最短的一趟列车,同时也是所剩无几的几辆绿皮火车。

    “菜农专列”实为通勤车

    “8629/8630次列车是从2012年7月1日开始运行的,作为铁路职工上下班的职工通勤车,非营业、不售票”。郴州站党总支副书记袁武对于它最终变成了“菜农专列”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列车的设计是一个柴油内燃车头,加挂两节车厢。从郴州站出发,途经郴州南站、坳上、太平里,到达终点站白石渡。全国铁路提速后,以前路过这几个小站的其他列车不再停车,这辆列车成了沿站铁路职工唯一的交通车。

    袁武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由于列车站点离附近村子也比较近,从2013年开始,从村子里专程跑来搭“顺风车”的菜农逐渐多了起来。

    两节车厢,每节有118个座位。由于铁路职工最多只能坐一节多车厢,另一节车厢逐渐成了菜农乘坐的“菜农专列”。

    郴州是湖南省的地级市,那里的菜市场销量大、城市居民多。列车途经的白石渡、太平里两个站点都属于宜章县,附近的菜农们希望“挑着担子、挎着篮子”到郴州市里“卖个好价钱”。

    在这个多山的地区,火车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是人们出行的首选。“在车座有剩余的情况下,我们没有对这些菜农进行阻拦。”袁武说,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菜农都知道了,“这辆车从白石渡开往郴州的时间是14:13,从郴州开往白石渡的时间是次日12:35”。

    于是列车的往返时间也成了菜农们进城和回村的时间点。

    在中国高铁“加速跑”的时代,这辆绿皮火车却是菜农们最简单快捷的出行方式。从郴州开往湖南最南侧的白石渡镇车站,行程52.2公里,用时约1小时8分钟。而乘坐进城客车,再在城里倒公交车,“翻山越岭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最重要的是,这趟车来回免费。

    一年至少省3000元路费

    10月26日下午1点多,离太平里车站不远的五岭镇浒口村的陈贤桃,挎着两个空篮子走出车站,这一趟来回,她的兜里多了120元钱。

    陈贤桃于25日14:27登上8630次列车,这是开往郴州的返程车,但对于陈贤桃来说却是进城车。

    家里的红薯丰收了,她装了两篮子去郴州卖,足足有60斤重。在陈贤桃看来,女人拎60、70斤的菜不成问题,男人挑100斤菜也是常事。

    “不用买票,就跟检票员说乘交通车就进站了。”陈贤桃告诉北青报记者,无论是检票员,还是列车乘务员,看见他们“挑着担子、挎着篮子”,再加上这句回答,一般都会让他们进站上车。和火车的往返路线相反,他们头一天乘“返程车”进城,在郴州火车站附近的旅店住一晚,第二天再乘“始发车”回村。

    火车到达郴州站的时间是15:20,正好赶上卖菜的“晚场”。为了乘坐第二天的“免费火车”,陈贤桃总是会在郴州住一晚,顺便再在第二天的“早市”上卖菜。

    郴州火车站附近最便宜的旅店一晚上只收5元,为了节省更多的钱,陈贤桃有时会和村里的姐妹挤一晚。如果白天菜卖得好,晚上就“奢侈一把,吃一份8块钱的盒饭”。

    菜卖得好一天能赚两三百元,不好的时候也能有100元,这样一个月至少收入1000元,“差不多是一家子的生活费”。陈贤桃有三个孩子,大的上高中,小的两个上初中。蔬菜丰收的时候,她一个月进城卖菜15次,“卖得多了还给孩子交学费”。

    “如果不乘这趟免费的火车,我们一个来回至少要支付38元车费。”陈贤桃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坐汽车的话,首先要骑自行车到宜章县;然后从宜章县坐客车到郴州,需要12元,挑一担菜另加10元;到了郴州汽车站,还要坐公交车倒车,“一个人一行李一共2元”。陈贤桃说,这还没算上从一个菜市场到另一个菜市场的倒车钱。“坐火车,我们一年能省3000元,相当于三个月的收入”。

    把菜卖进郴州市

    宜章县白石渡村的邝允芳,种菜卖菜20年。他所在的白石渡村,种菜是一个普遍的“营生”。

    2012年前,他还和其他乡亲们一样,每年去宜章县城里卖菜。因为市场有限,遇到丰收的季节,菜只能贱价处理,实在卖不完的只能“眼睁睁看着烂在地里”。 邝允芳的小白菜最便宜卖到过1、2角一斤,还不够他种菜的化肥钱。

    直到听说了这趟开往郴州的火车,邝允芳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乡亲们一起登上了这趟车,那也是他第一次到郴州去卖菜。这可让他尝到了甜头,卖得好的一个月竟然赚到了5000元。

    这辆“从郴州开来的绿皮车”每天要在白石渡站停车近40分钟才返回郴州。邝允芳和老伴儿起个大早,花一上午时间,把地里的菜摘好捆好,14点前赶到白石渡车站,找好座位等待发车。邝允芳的老伴儿在他上车前,总是不忘在他的扁担里放几个热乎乎的包子,那是他当天晚上在郴州过夜的晚饭。

    第一年,邝允芳还是城里挑着担子卖菜的“游走族”,到了第二年,他就有了自己固定的“客户”。“城里人觉得我们自己种的菜新鲜、健康。”邝允芳说,“菜农专列”的事传开后,有时候刚一下火车,郴州的市民就围了过来把菜抢光了。价格合适的时候,菜市场的商贩也从他这批发一些菜。

    在城里的菜市场,邝允芳这些“从村里来的菜农”有个角落站脚就行,只要不挡住“坐摊儿”商贩的摊位,商贩们一般不会“轰”他们。

    现在,这个65岁的老汉因为“岁数大了、担子实在挑不动了”才不得不离开这辆绿皮车。这些日子,他每天开小三轮车去宜章县城,这些在郴州市能卖到3元或者3.5元一斤的小白菜,在宜章县最高只能卖2.5元,这让他“不止一次地怀念在郴州市卖菜的那几年”。

    京广线所剩无几的绿皮车

    据袁武介绍,绿皮车盛行于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虽然它速度不如高铁快,行驶起来时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没有空调和暖气,也没有“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的吆喝声。但是,它承载了几代人的出行记忆。8629/8630次列车,就是京广线上所剩无几的绿皮火车之一。

    “列车虽小,五脏俱全”。胡怀年是这趟车的安全管理员,她从这辆车开行的那天起,就在这辆车上工作了。胡怀年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她以外,车上还有一个“负责乘客上下车和开车门”的乘务员,和“确保车辆安全运行”的列车员,这是火车的“标配”。安检,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即使在没有安检设备的小站,工作人员也不会省略掉人工安检。虽然只有两节车厢,但这两节车厢仍然会定期检查,备用的另两节车厢就会换上来,以保证列车按时按点运行。

    这辆车上,大多是像邝允芳一样“上了岁数”的菜农,以及像陈贤桃一样留守在家的妇女。胡怀年和同事总会在他们上车时,伸手拉上一把。遇到下雨天,车厢里被踩上了泥巴,菜农们也会主动接过乘务员的拖把,“强烈要求墩一下地”。

    10月26日中午12:15,当8629列车出现在郴州车站时,25日来郴州卖菜的菜农们已经在候车厅等待了。火车还有20分钟就要发车了,胡怀年默默清点了一遍人数,他已经习惯了,这趟车带出来的菜农还得如数带回去。

    文/见习记者  刘婧  摄影/周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