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B07:启示录
上一版  下一版
  
B07:启示录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B07版:启示录
下一篇

坏女孩常有 通灵者不常有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李威廉为陈冲上妆,孙周和张海儿在观看 上海 1999年
瞿颖 广州 1997年
窗边的胡源莉 广州 1987年

    ◎剀弟

    展览:缪斯

    时间:2017.9.6 - 2017.10.29

    地点:上海摄影艺术中心

    张海儿的摄影作品在今年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期间格外抢眼,几乎同时开始的个展《缪斯》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展期持续接近两个月,是张海儿在国内继《女相》、《罂粟》之后的一个小型个展。

    之前对张海儿完全不了解,他一半时间在国外工作,从2005年起就是法国巴黎VU图片社合约摄影师,除了社会时事报道之外,开始了对法国时装界长达十三年的采访报道。他自从《新周刊》创刊就担任首席摄影师,其领域也从时装延伸到各个方面,综合起来,他可谓是怪才。

    《缪斯》从头到尾,不复杂,不冗长,但是很好看。在最开始的部分,可以看到他以发妻胡源莉为模特,拍摄的一系列照片,其中不乏有些私密性的“闺房照”。接着看到他以不同的女孩为模特拍摄的后来成为“坏女孩”的系列照片,黑白胶片的质感颗粒,让人感受到一丝丝仍然鲜活的、骚动的八十年代气息。

    哪个姑娘不想要一套这样的照片呢?眼神没有丝毫过度的色情意味,因为跟摄影师熟悉的缘故,也没有任何被侵犯的生硬反应,而是坦坦荡荡,好像通过认识自我而观察世界。

    张海儿喜好时装,可以看出来他对此非常敏感,他让模特穿上那些凸显性别特征的设计感强的服装,女人在这种打扮下,就算是面对毫无兴趣的男性,也会不自觉飘扬起来,这就是服装对人的塑造力。

    所以这些镜头下的女人也是美丽的,美丽的衣服,真实的面孔。

    “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些‘坏女孩’——她们不全都是女孩——因为她们那种有毒性的美,一种令人不安却又甜美的身份,明显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也像是从油画里逃出来的。她们的典型东方眼、柔软光滑的皮肤,仿佛巴尔蒂斯画中女主角的姐妹。但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她们自己……”法国摄影评论家,VU图片社创立人,著有《特定的情境》的高若勒这样评价这一系列作品。

    考入广州美术学院攻读油画硕士之前,张海儿已经有了一些在广东电视台的工作经验,也有跟“美女明星”打交道的心得。看他的作品,大部分是围绕女性的,从一开始,他的对象就是女性,他感兴趣的、漂亮的城市女孩。

    1988年8月出版的浙江摄影出版社《摄影》杂志创刊号的封面即为张海儿的作品:三位手牵手进入都市生活的女孩,之后过去很多年,当他开始在《新周刊》任职摄影师,镜头下记录了更有代表性的都市女孩或者女人们:杨钰莹、刘索拉、章子怡、棉棉、陈冲……

    拍摄女孩曾经给他带来麻烦,当他在广州美院写生的时候,用他的第一架尼康相机拍摄了裸体模特,结果被告发。他坦言,拍摄就是对他人的冒犯,有的时候为了记录,身体冲撞也是在所难免,从这种意义上,他跟狗仔队很相似。不停地有人质疑他:你的照片里怎么净是女人啊?

    私密性,合法的私密性,弥漫欲望但去除色情的一瞬间,就是张海儿大部分“坏女孩”给人的印象。80年代末,张海儿积累了大量的照片,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兴趣更多是在摄影而非绘画,因为摄影比起绘画来更是“赤身肉搏”,而且“立竿见影”,不过以摄影为业,还是之后的事情。1988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要做一次中国主题摄影展,于是组织者之一——卡尔·库格尔于1987年前来中国选片,库格尔广州之行的落脚点正在美院的招待所,于是在一次官方的见面会之后,两人聊了起来,库格尔得知张海儿也在拍摄照片,就有意看看,结果看到张海儿的作品就喜欢得不得了,当时后者还推荐了他的同学,但显然更吸引法国人的,是他自己的那份劲儿——照片里看到的“荷尔蒙”。

    来到法国之后,张海儿很多的拍摄转移到了T台灯光下,没有了具体的某个缪斯,张海儿的镜头“失焦”了很多,他更加贴近拍摄对象,“几近粗鲁地框取和切割”,夸张而不过度地突出时尚后台那种混乱而又迷醉的气息,那些时尚中心人物的非正常瞬间,在人生地不熟的场景下,用快速而“暴力”的镜头捕捉可能成为缪斯的对象,他们在某时总会卸下充满力量感却没有“表情”的脸,回归疲沓而可爱的真实肉身。

    他的城市描画也是有趣的,带有一种暧昧感,这个时候看得出他的精心布局,绘画的美感训练,但是基本上,色调总是灰暗的,同那些带有私人性质的照片一起构成“一个秘密社会”,在这里,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得体,不优雅。“我想要借助所有感官的错乱抵达未知的领域”(兰波),成为一个“通灵者”。而错乱和疯狂全是通过相机实现的。他会在各种场合拿上相机,幻想不要错过任何侥幸碰见的漂亮女孩,梦里经常在飞奔取相机,照相机却变成一只破烂不堪的铁铅笔盒,弹簧往外崩……

    通灵者,正是看到黑暗一面,并将其进行转化,最后获得真实的预兆的。对于张海儿来说,其预兆就是这些作品。

    “坏女孩”常有,通灵者不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