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9:财经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09:财经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9版:财经新闻
下一篇

舍弗勒断供风波始末

环保部:各大汽车品牌要对供应链的环境风险彻底“摸底”

2017年09月25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的一次行业展会上,德国舍弗勒集团参展 供图/视觉中国

    一家本土零部件供应商的关停,可能影响300万辆汽车的生产,进而造成3000亿元损失?上周德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舍弗勒的紧急求助函,引发多方关注。上海浦东新区环保部门回应称,外资企业选择供应商,必须考虑其是否遵守环保法规,政府对于环境违法企业绝不让步。

    9月18日晚间,汽车零配件供应商舍弗勒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发布一则“求助函”,成为汽车行业的热点话题。这则签发于9月14日的紧急求助函,起因是舍弗勒唯一滚针供应商因环保问题被勒令停产,舍弗勒表示,此事件或影响对合作车企的配件供应,最终导致中国汽车产量减少超300万辆。

    事件:断供危机说来就来

    舍弗勒是一家来自德国的企业,1995年入华,在车辆动力系统方面拥有多项专业技术,几乎是所有汽车制造商和其他主要供应商的合作伙伴。断供事件的导火索源于,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是为舍弗勒提供滚针的供应商。 据了解,因环保问题,界龙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人民政府自9月10日起“断电停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舍弗勒称,界龙因断电无法生产,将导致其不得不停止向各大汽车厂商供应自动变速箱。

    紧急求助函表示,“舍弗勒滚针断货将导致49家汽车整车厂的200多个车型,从9月19日开始陆续全面停产。 其中在浦东生产的上汽通用凯迪拉克和别克品牌首当其冲,包括如凯迪拉克ATS、XT5和CT6,以及别克新君威、新君越、新GL8等车型。上汽荣威RX5也将面临停产。”而滚针一旦出现问题,则可导致自动变速箱爆裂等安全事故。

    公司称,由于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替代供应商,且新的供应商需要经过技术认可和质量体系认证,舍弗勒可能需要3个月寻找并更换供应商。在这三个月时间,滚针供货缺口估计将超过1500吨,理论上将造成300多万辆减产,产值损失相当于3000亿人民币。《紧急求助函》用了“十万火急”来形容。最后,舍弗勒请求有关部门给予3个月缓冲期限,以利舍弗勒更换供应商。

    这则求助函引发的环保风波影响了整个汽车业,想不到的是,剧情突然反转。当天夜里,舍弗勒紧急发布一道声明称,“为了避免对客户造成损失,舍弗勒在第一时间和客户、政府、供应商等多方进行了接洽沟通,现已调动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目前对主机厂整车生产影响可控”。

    这意味着停产风波似乎暂告一个段落。

    回应:企业真不需要反思么

    围绕舍弗勒发出求助函的背景,一家整车企业管理人士认为,舍弗勒的本意可能是希望借此对上海浦东新区环保部门施压。一位业内观察人士指出,“舍弗勒低估了此次环保整治的决心,在长时间内没有更换合格的供应商,突然断货则面临着向车企赔付损失,它可能是想要逃避这个。”

    针对滚针工厂关停导致300万辆汽车减产,上海浦东新区回应称,在长达9个月内,界龙完全有充分时间与舍弗勒进行协调沟通和生产调整,不至于使舍弗勒感到突然和被动。其次,舍弗勒作为德资企业,选择供应商应考虑其合法性,是否遵守中国的环保法规。最后,从舍弗勒发布的声明中可以了解,目前还是有办法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

    这件事引发了环保部的关注。20日,环保部通过官方微博发文称,巨大的潜在损失和对产业的影响,让很多人对企业心生同情,甚至对强化环境监管的经济影响产生担忧。“诚然,个案问题需要多方研讨,寻求最佳解决方案,但这家德企在自身的环境管理中,难道真的不需要反思吗?”

    环保部指出,面对空气、水和土壤污染的严峻形势,大规模治理已经在中国展开,强化环境监管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显然,真正的风险源不是强化监管,而是产业链长期漠视污染问题。“我们建议,各大汽车品牌以此次舍弗勒断供危机为教训,从检索和核查供应链的环境合规表现入手,对供应链的环境风险进行一次彻底的‘摸底’,切实解决产业生产过程造成的污染问题,迈向环保、节能、低碳的绿色发展之路。”环保部在文中说道。

    追溯:界龙两次被告知停产

    据了解,位于上海浦东的界龙公司,其主要产品是汽车轴承用的滚针。业内人士表示,滚针的制造过程会产生研磨粉尘、清洗振磨污水、工业油脂等污染物,其中对环境危害最大的就是污水排放。

    据了解,舍弗勒提到的界龙公司,位于川沙新镇界龙大道266号。该区域属于上海规划产业区外、规划集中建设区以外的“198区域”。界龙公司的具体生产工艺中包括酸洗磷化,因为无环评审批手续,在去年12月的中央环保督察期间,该公司被列为环保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淘汰关闭类”。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曾在去年12月、今年3月,两次告知企业停止生产。今年9月4日,川沙新镇再次书面告知该企业立即停止生产,如不予配合,将采取“断水、断电”措施。目前,界龙公司已停产并自行切断了生产电源。另据报道,该公司不远处则有豫息小学、川沙中学南校、浦东新区老年特护院、东锦苑居民区以及界龙村,该厂西南5公里则是上海迪士尼乐园。

    说法:合作模式值得商榷

    据了解,由于供应商断货导致主机厂停产的事件之前确有发生。今年6月,博世由于转型系统出现缺货曾导致宝马工厂短暂停产。据一位熟悉零部件的生产商透露,整车厂一般能够保持1.5-2个月的整车库存,但两个月后如果事情不能得到很好解决,整车厂和变速器厂都将面临停产的危机。

    但是舍弗勒停产的影响似乎没有其想象的那么严重。上汽通用相关负责人对外界表示,虽然舍弗勒通过公告反映了滚针停产所带来的隐患,但上汽集团旗下企业不止舍弗勒一家供应商,并未对公司的生产产生任何影响。

    汽车市场专家颜景辉认为,舍弗勒发声明说影响可控,但尚未确定事情解决方法,关于断货供应问题可能正在商谈中。“一个小的零配件可以引发大危机,这提示汽车企业以后要多元化选择,不要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业内人士普遍表示,使用单一供应商,对企业管理相对简单,但风险高度集中,一旦这个供应商出现问题,后患和危难难以估量。另外,这种合作模式,双方利益捆绑太大,无法进行有效监督和牵制。

    新华社昨天发表评论指出,一段时间以来,面对日益严格的环保督察,不断有人炒作所谓的“环保停产影响经济发展”。对此必须清醒地看到,在环保行动中受到冲击的,往往是那些靠牺牲“环境容量”才能盈利的企业。而以污染换取GDP的做法,不可持续,必须摒弃。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