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0: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10: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0版:文娱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那年花开月正圆》实现从“花美男”到“反派”的涅槃

俞灏明:演杜明礼 让我“开窍了”

2017年09月24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以选秀节目出道的俞灏明,顺理成章当起偶像派。然而,几年前那次尽人皆知的片场事故几乎改变了其一生,长达两年的复健之路,让他与所热爱的舞台日渐遥远。还好,凭借超越同龄人的豁达乐观、非凡毅力,俞灏明浴火重生,完成了逆袭之路。

    正在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和腾讯视频热播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中,俞灏明从人尽皆知的偶像“端木磊”,摇身一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大反派“杜明礼”。谁也没有想到,他的人生,会走出这样的轨迹。

    一心奔着丁黑  孙俪而来

    《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俞灏明所饰演的杜明礼可谓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由于其演绎的是戳散大女主周莹“安家梦”的一大反派人物,因在戏中将两面三刀、阴狠无情的作恶手段演绎得入木三分,使得部分入戏的网友对其戏外吐槽。

    不过,随着情节不断走高,埋藏于杜老板心中的“痛处”被揭穿,加之与胡咏梅之间无法逾越的缺憾情感线索,让杜明礼人设陷入让人又憎又怜的情绪之中。这种角色的大转变,让他从偶像派小鲜肉,直接迈入到实力代表派阵容之中。

    俞灏明谈起接戏初衷时说:“我当时接这个戏一心是想奔着导演和俪姐去的,然后跟导演聊完之后大概才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那时候不知道杜老板是公公,只知道是坏人。”不过他也表示:“我一开始如果知道是演公公的形象或者是角色的话,我也当然不会拒绝。因为这个角色太有戏了,可塑造的空间太大了”。

    在剧中,杜明礼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对于这句话俞灏明也有着自己的剖析,他认为:“杜明礼其实是一个非常可怜的人,从小被贝勒爷的思想所影响控制。对于这样的活法,他心不甘情不愿却毫无办法。”

    故意掩盖“公公”身份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杜明礼的身份多重:一是受贝勒爷牵制遥控;一是为除障碍控制他人并幕后操纵。他表面是一个从商的乡绅,实际却又是个“公公”;而在人物性格方面,也有设计杀人时的毒辣和麻木,对待情感时的希冀和柔肠一面。杜明礼在剧中既要有谋略手段,也要隐忍克制,“人设”的复杂可想而知。对于反派的首次尝试,俞灏明戏里戏外下足了功夫,他说:“首先我拍这戏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下一个标准,不能把这角色演成大家认为的那种脸谱化坏人。”

    俞灏明的坏人演得如何,其实从网络热火朝天的评论声中早已了然。这其中最让人惊喜的,便是对“杜公公”这一神秘身份的掩盖,杜明礼在一出场时,只因声音的柔软被极少数人猜测过身份,为此俞灏明曾在某一段采访中否认过。针对这一事件,俞灏明也回应道:“杜公公的身份需要比较用心去做一个遮掩,因为他的身份,如果太早曝光的话,中间的戏剧冲突可能就会一下子减弱很多,所以在声音的把控上我有故意想往那个方向去靠一点。但是我不希望观众直接感受到。大家当时的吓一跳啊,或者是震惊了一下啊,也是在一开始的预料当中。”

    没想到杜明礼被骂这么凶

    杜明礼在剧中一言不合搞针对,在戏外就成了为大女主周莹叫屈的“活靶子”。而这些,俞灏明早在接戏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不是杜明礼,未来会给大家看到多面的俞灏明。”

    角色终归不是生活,俞灏明坦言,真实的自己其实与杜明礼的性格完全不同。生活中的他比较调皮、活泼,所以在拍戏之余,经常会与陈晓、任重他们互怼互贫,剧组氛围特别融洽。为了演绎好角色,俞灏明表示“会经常与导演一起探讨如何更好地刻画角色,在哪些地方可以埋下伏笔,在什么时刻可以适当放大细节点”。就连孙俪都爆料称“为了不丢失角色的感觉,灏明没戏的时候,也经常在片场打转,他们一群人私下也会调侃称他杜老板”。

    想要当一个成功的“反派”,不仅要在演技上下工夫,还要顶得住观众们的舆论压力,这是“被捧大”的偶像俞灏明从未面对的局面。他坦言,“播出之前我的确没有想到杜明礼这个角色会被骂得这么凶,以至于上升到人身攻击的一个程度。看到一些弹幕评论时,我才发觉真的还有那样的观众,于是在心里面也犯了一个很大的嘀咕……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一些人存在,内心竟然比杜老板还要险恶、还要狠毒。我是看不惯。”

    无论正面还是反派我都接受

    不过,这些不愉快并不能替代转型成功给俞灏明带来的信心。对于未来想要挑战的角色类型,他表示并没有一个限制和框架,“我可能需要拿到剧本,仔细地去研读角色,感兴趣和具有挑战性是我挑选角色的前提条件。无论正面还是反派,我都是乐于接受和向往的”。

    整个采访中,时刻感受着他对于表演的渴望和坚持。今年恰好是俞灏明的而立之年,他说,通过杜明礼仿佛“开窍了”,三字头的年龄里自己早已定好目标:“做一个好演员。”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