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3:财经·市场
上一版  下一版
  
A13:财经·市场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3版:财经·市场
下一篇

汉能李河君8年不能任董事

港股复牌完成第一步

2017年09月06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汉能薄膜发电前主席李河君供图/东方IC

    停牌已两年的港股汉能薄膜发电,因为有内地前首富李河君的“加持”,一时名声赫赫。9月4日,香港高院宣布,李河君不得担任任何香港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司的董事或参与任何管理工作,取消资格期达8年;同时另有4名董事被取消任职资格。汉能薄膜发电同时宣布,委任4名新独董,即日起履职;这意味着香港证监会提出的第一个复牌必要条件已经完成。

    9月4日,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宣布对汉能薄膜发电前主席李河君及4名独立非执行董事的裁决结果。根据法庭命令,李河君不得担任任何香港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司的董事或参与任何管理工作,取消资格期达8年。

    裁定:其余4位独董收到禁令

    香港证监会表示,法院同时要求李河君,促使汉能薄膜发电的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或其附属公司就多份销售合同支付结欠上市公司的所有未偿付应收款项。法院针对其余4位独董的禁令,轻于对李河君的取消资格令。根据裁定,赵岚和王同渤在4年内不得担任董事,徐征和王文静在3年内不得担任董事。

    法庭裁定,李河君失职行为的性质十分严重。他作为汉能薄膜发电主席兼执行董事,同时作为上市公司和汉能集团的最终控制人,这造成明显且严重的利益冲突,所涉金额庞大。法庭同时裁定其有关失职行为维持的时间。

    法庭认为,李河君的违规行为并非只是由于不胜任或疏忽所致。因为当中涉及明显的利益冲突,而李显然较侧重于汉能集团及联属公司的利益,而非上市公司的利益。对于其余四人,法庭认为,他们不但没有胜任董事的能力,而且显然对其作为董事的责任视若无睹。

    香港证监会法规执行部执行董事魏建新表示,“上市公司的董事应时刻以公司利益为先。在此案中,涉事董事将关连方的利益置于上市公司的利益之上,公然漠视他们的责任。证监会将继续采取行动,追究上市公司董事与企业失当行为有关的责任。”

    股价:曾半小时内跳水近47%

    在香港资本市场上,汉能薄膜发电被认为是一只“妖股”。

    2014年12月1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仅为1.94港元,其后半年股价一路走高。汉能薄膜发电2015年3月发布的年报显示,2014年汉能薄膜实现营业收入96亿港元,同比增长193%。净利润方面,2014年汉能薄膜共获得净利润33亿港元,同比增长64%。汉能薄膜发电将其归因于非关联交易产生的下游业务收入在上年取得突破,该业务占汉能集团总收入的38%,主要为期内出售旗下5个光伏电站项目所得收益所致。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半小时内跳水近47%,市值蒸发上千亿元人民币,其实际控制人李河君的身价瞬间蒸发900多亿元人民币。当天10时40分,汉能紧急停牌。5月28日,香港证监会宣布已就相关事务进行调查。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至今未能复牌。

    质疑:经营模式依赖关联交易

    汉能之妖也体现在巨额关联交易上。

    有大型券商分析师表示,汉能薄膜发电将自己的生产设备及整套生产线卖给联营或关联公司,过一段时间,又将联营公司或关联公司生产的组件买回来,安装到相关的电站上,这些电站或是母公司的下游企业或别家企业,关联公司多是汉能集团旗下公司。这一独特的经营模式,在历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年报中体现为公司应收款项。

    汉能之妖还表现在股价的特殊走势上。此前曾有媒体披露了汉能薄膜发电在资本市场的一个细节,不免让投资者对其股价走势生疑。该文分析了过去两年汉能薄膜发电股票在香港交易所的所有交易——单笔交易次数超过80万次,结果显示,从2013年初到2015年2月,该股票总在尾盘时飙升,时间大约在收盘前10分钟。举个例子,如果一位交易者从2013年1月2日开始,每个交易日上午9点买入价值1000港元(约合129美元)的汉能薄膜发电股票,然后当天下午3点半卖出,到2015年2月,这1000港元将缩水至635港元。但假如他每天多持有不到半个小时,这1000港元就变成8430港元。有关专家表示,这只股票过去两年走势显示出系统性操作的特点,这种收盘前10分钟大涨的模式是不可能随机出现的。

    复牌:汉能努力达成第二项条件

    股价腰斩一年之后,汉能薄膜发电在2016年5月20日深夜公告,李河君基于加强公司治理的原因,辞任上市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但李河君依然担任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今年1月23日,香港证监会公布了汉能复牌的两大必要条件,分别是:第一,汉能薄膜前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李河君及4位现任独立董事(赵岚、王同渤、徐征及王文静),同意在证监会展开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14条的民事程序中不抗辩责任和证监会寻求的法院命令;第二,汉能薄膜需发布一份“披露文件”,对公司的活动、业务、资产、负债、财务绩效和前景等资料,作出详细披露。

    截至9月4日,香港证监会提出的第一个复牌必要条件已经完成。汉能薄膜发电于当晚公告,将继续竭尽所能,努力达成第二个复牌必要条件。法院民事颁令不影响其业务运作。

    香港证监会称,汉能已表示有意寻求恢复其股份的买卖。汉能薄膜发电须向香港证监会董事局提交披露文件,供后者考虑汉能恢复股份买卖的要求。当中应提供该公司详细资料,以释除导致香港证监会暂停其股份买卖的疑虑。香港证监会董事局不保证会同意汉能的股份可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恢复买卖。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