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13: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13: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13版:文娱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名导名剧云集 乌镇戏剧节还缺什么?

赖声川 我们还需要时间

2015年10月17日 星期六 北京青年报

    一个水乡小镇的戏剧大梦,借由三届戏剧节已经声名远播。但作为一个纯粹的民间行为,乌镇戏剧节以一己之力单挑世界知名戏剧节还欠缺什么?三岁的乌镇戏剧节未来的走向又如何?今年戏剧节开幕前,发起人、主席陈向宏在一派喧闹中冷静提出,“三岁的戏剧节正面临一次提升和转型”。

    今年将艺术总监交到孟京辉手中的戏剧节常任主席赖声川,从三年前带着表坊的团队进驻乌镇时所有都是从零开始,到今年邀约剧目时所有团队都欣然应允。赖声川说,“三岁的乌镇戏剧节有潜力,而且已经足够令人惊讶,但什么都无法跟经验相比,我们还需要时间。”

    不以规模取胜,扩大规模要审慎

    从创办之初,乌镇戏剧节的每一位发起者从来没有过比肩世界知名戏剧节的豪言,但这里每一个细节的标准却都是世界最好的戏剧节。赖声川说,“每个戏剧节扮演的角色都不同,乌镇不可能变成爱丁堡,因为那边的戏太复杂了,没有人知道攻略;也不可能变成阿维尼翁,因为没有那么大的空间。但是如果没有做戏剧节,我可能不知道这些戏剧节中的‘老大’症结在哪里,但当我自己做了乌镇戏剧节,那些戏剧节的神圣度也随之降低了。乌镇当然不是一个以规模取胜的戏剧节,所以扩大规模要审慎。今年戏剧节的规模可谓历届之最,12个国家和地区的20部戏将演出73场,这在现阶段的硬件来说基本已经饱和了,而饱和的标准就是一个人能不能看完所有的戏,今年是可能的,因为演出的安排既有下午4点场,又有正常的7点30分,更有晚上10点的夜场。乌镇剧院的数量近两年是逐年增加的,目前已有乌镇大剧院、国乐剧院、沈家厅剧场、秀水廊剧园、蚌湾剧场、诗田广场、水剧场、日月广场、评书场等,而且乌镇目前仍然有扩充新的演出场地的空间和可能。”

    请戏按照国际惯例,不用钱砸

    评价一个戏剧节最重要的元素自然是前来参与的戏剧人的分量,而乌镇从第一届便奠定了基调,现代戏剧教父、88岁的罗伯特·布鲁斯汀,欧洲实验戏剧之父尤金诺·芭芭,两次托尼奖获得者黄哲伦悉数到场,而如果不是戏剧节的时间一改再改,奥斯卡得主阿尔·帕西诺当年也会成为乌镇的座上宾。而今年,20世纪西方戏剧最重要的导演、90高龄的戏剧大师彼得·布鲁克的《惊奇山谷》、德国最负盛名的塔利亚剧院七个半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已故俄罗斯戏剧大师柳比莫夫所在的塔甘卡剧院的《我们的存在》等戏,都足以为今年的戏剧节增添砝码。再加上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戏剧小课堂、小镇对话等板块,乌镇的色彩已足够丰富。而这些世界级大师及名团的造访是拿钱砸出来的还是乌镇及总监魅力使然?赖声川称,“我们都是按照国际惯例支付的演出费,没有一个是用大价钱来砸的,所有都是按照惯例办事。”赖声川还透露,虽然目前“青赛”单元参与的都是中国人,但未来会扩大到境外,而今年由大师主讲的戏剧小课堂之所以会采取收费的方式,就是希望能够补偿“青赛”获奖剧目的奖金,做到开销自足。

    文/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