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7:要闻·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A07:要闻·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7版:要闻·关注

山西省、国土资源部等反馈中央第二轮巡视整改情况

过半巡视点交反腐“成绩单” 至少50余名厅局级官员被查

2014年06月10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与第一轮巡视整改情况通报相比,中央第二轮巡视的对象向社会通报整改情况的速度更快——大概快一个半月左右;而且,在通报中,对于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人员大多进行了“点名道姓”,并用数字说话。

    报“整改” 广东查38名厅官山西数量不具体

    对于中央第二轮巡视组今年2月开出的“问题清单”,山西、广东等六个巡视点日前已交出整改“答卷”。

    中央第二轮巡视工作从去年10月底起到12月底结束,今年2月陆续向被巡视的吉林、山西、安徽、湖南、广东、云南、国土资源部、商务部、新华社和三峡集团反馈了发现的问题。截至本报发稿时,山西、广东、吉林、安徽、国土资源部、新华社六个巡视点公开了巡视整改情况。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巡视点加大了打“虎”抓“蝇”的力度,至少50余名厅局级官员被查。

    广东省是目前通报查处厅局级干部最多的省份。今年查处厅级干部严重违纪问题38人,包括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省海防打私办原主任罗欧,广东电网原总经理吴周春,省科技厅原副厅长王可炜等。

    安徽省累计查处了县处级以上(含县处级)领导干部案件82件,其中5件厅局级案件,包括六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周耀,省旅游局原党组书记、原局长胡学凡,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杨谋林,滁州市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原主任邢高。

    吉林省已对4名厅局级干部正式立案进行调查,分别是通化市委副书记、市长田玉林,省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李小平,省农科院院长、党委书记岳德荣和省司法厅副厅长赵洪兴。

    国土资源部则对5名正局级干部、1名副局级干部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并免去其中2名正局级领导干部的职务,对2名正处级干部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并免去其中1名正处级干部的职务。

    山西省未公开被查厅局级干部的具体数量,但透露处分厅局级干部数量增长100%,处分县处级干部数量增长36.9%。此前巡视组曾指出,山西办案件工作和对重点领域、关键岗位的监管有待加强。

    清“兼职” 1名副省级官员因严重违法被处理

    在中央第二轮巡视中,巡视组指出有的领导利用手中职权谋取私利,有的为配偶、子女等谋取不正当利益,有的在企业违规兼职。

    巡视组曾指出,吉林省有个别副省级领导违规担任金融机构董事长。对此,吉林通报称,在金融机构担任领导职务的原副省级干部有3人,其中1人因个人严重违法违纪被处理,另外2人均已辞去在企业兼任的职务。吉林省全省共清查出在企业兼职人员1380人,对不符合规定的1274人全部进行了清理。关于个别领导干部亲属参与国企改制、土地征用、工程建设的问题,吉林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8件。

    国土资源部对巡视中发现的4名干部配偶从业情况逐一进行谈话提醒,并全面摸底全体副处级以上干部配偶子女在国土资源相关中介行业组织就业情况,消除潜在廉政风险。

    查“裸官” 摸查后对866名干部作岗位调整

    今年两会期间,中央第二轮巡视中的第四巡视组组长项宗西对媒体表示,10个巡视组全部查出用人的问题。从公布的整改情况看,“裸官”、干部超标编配等成为整顿重点,不少巡视点强调要加强对领导干部个人事项的抽查。

    广东曾因“裸官”问题被巡视组“点名”。在此之后,广东迅速对“裸官”进行了摸查和治理,对866名干部作出了岗位调整处理,其中市厅级9名,处级134名,科级及以下723名。

    今年年初,中组部明确表示“裸官”等六类干部不得提拔,对干部个人事项申报进行抽查被认为能够增强制度反腐的震慑力。安徽明确表示,要制定完善领导干部个人报告事项抽查办法,今年完成抽查核实比例不低于10%。

    上一轮巡视中,吉林、湖南等都被发现有干部超编超配问题。吉林省的做法是免去兼任职务、交流任职等,一次性把省委、省政府及省人大、省政协超配的10名副秘书长的问题全部解决,将省直部门和省属高校超配的6名干部和市(州)超配的13名副秘书长进行了消化。

    反“四风” 省级干部住房超标用房改收费解决

    是否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和存在“四风”是中央巡视组的巡视重点之一。针对巡视组指出的部分干部住房违规拥有多套住房、有“索拿卡要、收受红包”等,巡视点拿出了解决方案。

    山西丽华苑小区的省级干部住房被指超标,山西省委表示要按照中央要求坚决腾退到位,目前正在加紧落实。对于超标的省级干部住房,吉林省则采取了房改收费,对规定面积以内的部分,按长春市房改政策执行;对另外超出面积,按省直机关公房出售超面积实行的房改市场价计价。

    广东省对“红包”进行了专项治理,提出具体治理措施,查处并在媒体上公开点名曝光了汕头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家汉收受“红包”、礼金等5起典型案件。山西则开展了整治征地拆迁专项行动,对未及时支付征地各项补偿费用和未统筹社保资金问题正督促整改到位。

    记者观察

    整改“成绩单”和上一轮有何不同?

    特点一 通报速度更快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2013年第二轮巡视的对象向社会通报整改情况的速度更快,比第一轮巡视整改情况通报大概快1个半月左右。

    去年上半年,中央首轮巡视对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湖北、水利部、内蒙古、重庆、贵州、中国出版集团、江西、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人民大学开展了巡视,巡视组在当年9月中下旬反馈了意见,10个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在今年2月下旬陆续公开了整改情况,平均用时5个月左右。

    中央第二轮巡视在今年2月下旬向吉林、山西、安徽、湖南、广东、云南、国土资源部、商务部、新华社和三峡集团反馈了发现的问题,目前有6个地区和单位通报了整改情况,平均用时3个半月左右。

    特点二 用数字说话

    从本轮整改情况通报中可以看到,被巡视地区和单位避免用空话套话,而是列举了大量数字说明反腐倡廉、执行政治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的成效等。

    特点三 点名道姓

    北青报记者看到,目前已经公布整改情况的巡视点对于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人员大多进行了“点名道姓”。例如广东、安徽、吉林在通报厅局级案件时,列出了被查人员的姓名、单位、职务等信息。国土资源部在通报局级干部违规情况时,详细说明了人员所在单位和违规原因,例如国土资源部法律中心主要负责人利用职权为子女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中国地质调查局因公出国考察团擅自改变行程案件、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所公款旅游和违规发放福利等。

    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