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7:国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07:国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7版:国际新闻
下一篇

中国在香会上说什么引瞩目

香格里拉峰会闭幕 中国代表团充分利用“香格里拉”时间宣介亚洲安全观

2014年06月02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喧闹了两天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因香格里拉峰会的闭幕昨晚恢复了平静。利用会议平台发声,10场双边会晤同步进行,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美防长哈格尔指责中国后立即组织回应……短短两天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和他所率领的中国代表团赶场似的参加了一场又一场活动。中国代表团的“香格里拉”之行,很忙。

    发声时间:主场诠释中国主张

    昨天上午9时许,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步入香格里拉大酒店主会场,为即将开始的中方主题演讲做最后的准备。

    此时,距离演讲正式开始还有15分钟,而会场内的座位已被“听众”占满。“中国在对话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想对于与会多数的代表而言,他们都十分关注中国到底会说些什么。”两天前,来自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专家尼古拉斯·瑞德曼曾这样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演讲开始后不久,王冠中向与会人员强调,中国始终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军队努力为维护地区安全做出自己的贡献。随后,他用一句话简洁地概括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作用,“中国是亚洲和平与安全的建设力量、积极力量、正能量。”

    舆论分析认为,昨天的主题演讲为中国代表团提供了良好的发声平台。然而两天以来,中方代表团的“主动发声”并不仅仅这一次。

    对话开幕当天,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主旨演讲开始之前,中方代表团便首先掌握了一次发声机会。当天下午5时30分许,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身着银灰色西装和黑裙,带着标志性微笑出现在电视辩论会现场。讨论中,除了发表对中日、中美关系问题的见解,她并没有掩饰中方此行的目的。“今年的香会在亚信峰会不久后召开,我们与会,重点就在于宣介亚洲安全观,同时多倾听和了解其他地区关注的话题。”

    在5月31日举行的“维护和管理开放海洋的挑战”分论坛上,作为发言嘉宾的傅莹再度亮相,陈述中国在海洋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和规划。“中国一贯积极参与和推动地区多边机制下的海上合作,在ARF框架下中方承办的合作项目是最多的。明年中国还将与马来西亚共同举办ARF第四次救灾演习。”

    回击时间:客场驳斥无端指责

    “我想离开我的演讲稿,对会议期间安倍先生和哈格尔先生的演讲说几句我的看法。”昨天的主题演讲期间,中方代表团团长王冠中脱稿陈述,公开表达驳斥了美日两方在此前发言中的挑衅话语。“从安倍先生的演讲和哈格尔先生的演讲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另一个问题,就是究竟是谁咄咄逼人?是美国和日本联起手来咄咄逼人,而不是中国。我今天增加这几句话,是被动的、被迫的、最低限度的反应。”

    回击,在这次中国代表团的“香格里拉”之行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5月31日,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发表演讲后不久,王冠中便召开紧急发布会,驳斥美方的观点。

    此外,论坛上的直面回击也并不少见。美国防长哈格尔演讲后的提问环节,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中心主任姚云竹少将在现场答问环节连发四问。“日本的钓鱼岛国有化是不是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中国设立东海识别区违反了哪条国际法?”等强有力的发问,让哈格尔在回答中也显得有些吃力。

    在当天举行的一场分论坛上,傅莹公开指出,中国不会放弃长期坚持的和平解决争议的立场,但面临挑衅,也必须作出强有力的回应,这不仅是为了维护自身的主权权益,也是为了维护整个地区和平稳定的秩序。

    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鹿音表示,中国对于多边对话平台持积极的参与态度。“首先基于中国军队‘走出去’的姿态,其次中国想保持和平发展的态势,第三,我们希望通过对话的方式来解决一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鹿音认为,在这样一个多边对话平台中,中国更多的是陈述自己的观点。“如果把多边对话平台变成了吵架平台,有失大国身份,所以我们在争端中从来不挑衅。但是我们也不怕事,如果有人挑衅,我们一定会发起反击。面对一些不顾基本事实的言论,如果我们不反应,就不是一个大国正常的作为。”

    会晤时间:十次正式会晤串场

    随着对话谢幕,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国家厅”红色的大门关闭。就是在这扇大门中,中国代表团团长王冠中与其他国家军方高层完成了大多数的双边会晤。

    昨天上午,完成分论坛的主讲任务后,王冠中直接“转场”到“国家厅”中,准备会晤澳大利亚候任国防军司令宾斯·金,这是香格里拉对话会结束前,王冠中的最后一场正式会晤。只有两天时间的香格里拉对话,王冠中几乎所有的活动都是“无缝衔接”。

    每场正式会晤开始前,王冠中会站在红色大门前等待要会晤的他国军方高层的到来。见面,握手,一起走进“国家厅”,分坐桌子两边。记者可以跟随进入,但由于都是闭门会谈,记者被获准在场的时间一般只有一分钟时间,之后红色大门就会关闭。

    从5月30日下午到昨天中午的两天时间里,王冠中先后会见了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巴特尔斯、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慕丁、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欧盟军事委员会主席洛希尔斯和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

    在昨晚中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总结道,在香格里拉对话期间,中方代表团利用双边的渠道传递信息,加强交流。他说,在两天多会议期间,王冠中率领的代表团先后与俄罗斯、越南、北约、美国、马来西亚、欧盟、新加坡、澳大利亚等10个国家和组织的代表进行了双边会谈,就发展两国、两军关系和地区安全问题以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此外,王冠中和中国代表团还在多个场合与很多国家很多代表进行了会晤、寒暄和交流,这主要是利用大会所做的一些双边的交往和工作。”他说,这有利于增进互信、促进合作。

    由于是闭门会议,在场记者对交谈内容表现出浓厚兴趣。杨宇军坦率地回答,在这些双边的交流中,既有友好的交流,也有分歧。“每一场会谈会见时间都不是很长,但很有效果。”效果并不是问题的解决,而是增进了解。杨宇军说,在短暂的会谈中,与会有关方面就共同关心的话题,既有共识、也有分歧。这有助于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交换双方在重大问题上的关切。

    对于这一次中方派出军队和外交部以及全国人大的高层共同参加香格里拉峰会, “大家都只有一面旗帜,中国。” 杨宇军说,香格里拉对话会本来就是开辟政府、防务、军队、专家、学者和知名媒体交流思想、交汇、交锋的地方。

    2007年之前,香格里拉会议上并没有中国军方高级代表团的身影。杨宇军说:“在亚太地区讨论重大的亚太事务,作为主办方是不希望中国人缺席的,中国人自己也不希望。”中国的积极参与对亚太都是有利的。

    文/本报特派新加坡记者 桂田田 岳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