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首页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财经 | 青年 | 军事 | 社会 | 旅游 |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A04:今日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A04:今日焦点
 
上一版  下一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电子版首页 > 第A04版:今日焦点

海事局:事发几小时后接到漏油报告

已耽误最佳清污时间 海上仍有1万平方米左右油花 清理难度较大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事故造成部分原油入海,海面受到污染供图/CFP

    家属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认领遗体供图/CFP

    “截至昨日下午5时,中石化青岛开发区输油管线破裂造成原油泄漏爆燃事故,遇难者已上升至48人,住院治疗136人。

    22日凌晨2时40分,中石化青岛开发区输油管线破裂造成原油泄漏,流经地下雨水涵道后入海。22日10时30分左右,雨水涵道和输油管线抢修作业现场相继发生爆燃(两处爆燃点间距约700米),沿线道路路面严重受损,并引起流入海湾原油燃烧。”

    据青岛市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胶州湾码头附近海域主要原油已被清理,目前主要是一些油花污染,大概有1万平方米左右,清理难度较大。

    昨日下午2时许,被原油污染的胶州湾码头附近海域,多辆清污船只在工作,海事等部门布设多道围油栏,目前大部分原油已被清理,海面还能见到少量漂浮的油花。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向海中投放吸油粘。

    青岛海事局黄岛海事处处长刘贤昆说,目前被污染的海域还有1万平方米左右,被污染的程度属于中量级偏轻一点。主要的原油都已经被清理,目前有少量的油花漂浮,清理难度较大,一是因为它们是浮油,油膜很薄,很难围控得住。二是因为海事部门接到报告是在事故发生几个小时之后,耽误了最佳的清污时间。

    “接到报告后,马上围了三道围油栏进行清污工作,但10点多发生爆炸燃烧,工作人员撤离,等大火熄灭后,已有部分原油被烧掉,随后重新投入清污工作。”刘贤昆介绍,已先后组织3000余人进行清污工作。

    青岛市环保局副局长陈宁说:“现在距岸100米的区域能看到一些分散的油膜,就是比较薄的油膜。在离岸边300米到500米的地方,油膜已不是很明显了。”

    陈宁认为,从现在已经采取的措施来看,效果比较明显,估计在今天晚些时候能把大面积油污控制住。

    就原油入海可能对海洋产生何种影响,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曾晓起表示,由于现在尚不清楚泄漏程度、污染范围等确切详细信息,所以污染程度尚不能最终断定。“但肯定会对海洋环境、生物、渔业、周边水产养殖产生直接影响。” 据新华社、中新

    反应

    国务院成立调查组 严肃追究责任

    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黄岛区)工委宣传部介绍,黄岛区已转移疏散群众12个社区约1.8万人。

    事故造成5515米排水暗渠遭冲击。截至记者发稿时,因管线爆燃事故造成停电的区域除2个小区外已全部恢复供电。 由青岛市和中石化成立的“中石化输油管道爆燃事故应急指挥部”启动一级响应,全面搜救事故现场人员。青岛市政府已部署对全市市政管网进行安全检查。

    在事故现场的国务委员王勇要求,要全力认真细致搜救现场人员,不留死角、不留盲区,绝不轻言放弃,准确无误核实伤亡人数。同时要科学施救,避免造成新的人员伤亡。此外,要妥善做好家属安抚等善后工作。要组织人员一对一、耐心细致地对遇难者家属进行安抚疏导,尽快拿出抚恤、赔偿、救济等善后方案。要做好事故原因调查和责任认定。国务院决定成立事故调查组,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尽快开展事故调查处理工作,严肃追究有关责任。

    昨晚,青岛市政府副秘书长郭继山称,据中石化监测结果,目前黄岛地下管线仍有危险点存在。

    面对惨烈的爆燃现场,青岛市政府副秘书长郭继山在发布会上坦承,黄岛中石化管道爆燃区域地下管线错综复杂,在爆燃作用下,有的管线已经变形,个别管线出现破裂现象。

    目前,由中石化负责提供石油管线情况,并对管线残留油气进行检测,根据中石化监测结果,黄岛地下管线仍有危险点存在。据新华社、中新

    中石化董事长现场道歉

    中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昨天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昨日,中石化已抽调700多名工作人员,全力以赴在现场做好清理善后工作。

    事故发生后,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现场说,看到事故给青岛人民生命和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万分痛心。向逝者深深哀悼,向伤者、家属们深切慰问,并向青岛人民和全国人民深深致歉。将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做好抢险救灾和善后工作,配合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查出事故原因。

    截至昨天下午18时,青岛雨水管网排海口150余人、18艘船只参与清理油污。目前,吸油物资充足,排海口外铺了8道围油栏。

    为了防止剩余可燃气体再次爆燃,引发次生灾害,中石化抢险队伍对事故点附近的42口污水井、电缆井和雨水井等井内气体,每隔2小时,逐个进行高频度、高密度检测。

    “昨天检测的时候发现有些没有爆炸过的地方可燃气体含量超标,为了避免发生次生灾害,施工队打着泡沫将井盖打开,以便可燃气体在空气中挥发掉,确保安全无误。”吕大鹏告诉北青报记者。

    此外,经现场核实,原油泄漏并爆燃管道系东黄复线管道。东黄复线管径711毫米,1986年7月建成投产,管道长248.52公里,年输油能力1000万吨。

    文/本报记者 杨青

    焦点

    “11·22”中石化原油输送管线泄漏爆燃事故遇难人数23日已上升至48人,事发地居民的生产生活秩序正在慢慢恢复。记者通过实地采访,对网友关心的问题进行求证。

    居民是否知道附近埋着输油管线?

    多位市民表示不清楚

    据媒体报道,初步查明是管线漏油进入市政管网导致爆燃,另外输油管线明显存在易燃易爆的危险,却紧挨居民小区。事故发生地区的黄岛居民是否知道自己居住的街道下面埋着输油管线?

    黄岛居民杜先生说,我大哥在此次事故中遇难。输油管线存在易燃易爆的危险,绝不该紧挨居民小区,我不知情,附近很多我认识的居民也不知情。

    在斋堂岛街做生意的刘沁说,爆炸发生时,一开始还以为是谁家的煤气罐爆了。要不是这次爆炸,根本就不知道地下还埋着这么多输油管线。

    根据输油管道工程设计的有关规范,输油线路要避开居民区,显然与这次爆燃事故的实际情况不符。但有媒体报道称,此次爆炸中心区域在上世纪末基本没有什么建筑,不少居民区是东黄复线管道铺设后才建起来的。据悉,青岛市政府已部署对全市市政管网进行安全检查,确保安全。

    居民是否知道原油泄漏?

    “一直没有人告诉我们出事了”

    据媒体报道,从原油泄漏到爆燃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居民是否知道有泄漏发生?在明知有安全隐患的情况下,是否采取措施疏散群众?相关救援工作是否及时到位?

    建安小区居民侯云贵说,在早上8点多孩子上班时,我就闻到有气味,我是修车的,一闻就知道是油味儿。但是一直没有人告诉我们出事了,更不知道还这么严重。

    空气污染影响有多大?

    市民希望及时发布空气质量

    22日的现场能闻到非常刺鼻的燃烧之后的气味和掺杂着原油的气味。消防官兵中有的戴了口罩,有的没戴,救援仍在进行中。出事地空气到底有没有污染?对青岛市区有无影响?

    青岛市环保局昨日下午通报,据监测,“11·22”中石化原油输送管道泄漏爆燃事故没有对青岛市区空气质量形成明显影响。此次事件对市区环境空气质量无明显影响,事发地周边2个空气质量监测点位监测结果无异常。

    记者23日上午在事故最为严重的黄岛区北海家园小区附近采访时,现场依然有较为浓烈的刺激性气味。一位青岛市民表示,“希望政府能够继续及时公开空气质量情况,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 据新华社

    逝者

    48名遇难者名单尚未公布

    有企业管理的专职消防队员在事故中遇难

    本报讯(记者 李华良)中石化青岛输油管线爆燃事故已致48人死亡。截至昨晚10时,遇难者名单尚未公布。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青岛市公安消防局,一位主管的科长介绍,在事故中遇难的消防员是企业的专职消防队员,属于企业的内部职工,爆炸发生时消防官兵没有在现场,事发后才紧急出动去参加抢险救援。至于遇难的专职消防队员情况,消防局并不清楚。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火灾危险性大,距离公安消防队(站)较远的大中型企业事业单位和专用仓库、储油或储气基地等都要建立专职消防队。企业的专职消防队属于企业管理,人员和经费由企业自行承担,受当地公安消防监督部门的指导。

    据消防人员介绍,一些大型企业尤其是石油化工企业的专职消防队装备和训练比公安消防队员不差,甚至有不少针对石化事故的特种装备比公安消防队还要先进,而且不少专职消防员是曾经的消防官兵退役或退伍后加入的,素质过硬。

    截至昨晚10点,还没有公布48名死者的名单,也没有公布不幸死亡的专职消防员信息。

    “本打算明年5月把婚事办了”

    昨日傍晚,小雨,清冷。

    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楼病房里,爆燃事件中的遇难者金某的父母因过度伤心正在输液。金某和他的表姐夫朴某在爆燃中身亡。昨日下午3点,金某的父母、未婚妻和朴某的妻子去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确认遗体。

    看到儿子金某遗体的第一眼,苦撑了一天的老人再也坚持不住,放声大哭。由于过度伤心,亲属只得把两位老人家架出太平间。金某的母亲边哭边喊,几度挣扎着要见儿子最后一面。金某的表姐说,金某今年28岁,出来打工,几乎一年没有回过家。金某刚与女朋友订婚,本来打算明年5月份就把婚事办了。

    丈夫朴某在事故中同样遇难,金某的表姐说,丈夫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开车回家。“我们两个孩子,大的8岁,小的10个月。”对于一双幼儿,朴某很是宠爱,每次回家都会买好些东西给他们。说完,妻子已掩面蹲在地上。

    金某和朴某的工友介绍,二人都是公司的负责人,“是好人,平时我们有什么需求跟他们说一声,都好说话。”由于公司的三名负责人全部遇难,朴某的妻子只能忍痛暂时承担起丈夫的责任,协调安置30多名工人。

    据太平间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共接收了14具爆燃事件中的遗体,目前已有12具核实身份。

    文/本报记者 刘光博

    回放

    从泄漏到爆燃的7个小时

    11月22日清早,家住事故现场附近中集公寓小区的李伟出门上班时发现,斋堂岛路两侧已开始流淌着黑色黏稠的液体,从事化工工作的他明白了,前一夜闻到的怪味就来源于这些东西——石油。

    李伟不会想到,这些泄漏的石油在斋堂岛路的地下静静地积聚了7个小时后,在上午10时25分爆燃。

    5时:整条街已弥漫“怪味”

    烧烤摊主张庆祥在晚上卖烧烤已经一年多。

    张庆祥说,凌晨 3点左右收摊的时候,4辆闪着黄灯的车辆停在了斋堂岛路,工作人员的工服上写着中国石化。

    附近的环卫工人赵春霞天没亮就出了门,扫完地,借着灯光看到,扫帚头已经被染成了黑色,而且能闻到一种“有点像柴油”的气味。“那个味道很浓,往回走的时候,感觉整条街都有那股气味。”

    7时30分:封闭区内下水口好像溢出石油

    6点多,警戒线从斋堂岛街与秦皇岛路的交会口一直拉到与刘公岛路的交会口,封闭了近600米的范围,包括丽东化工、益和电气等企业,上班的员工不得不选择绕行厂区别的出入口。

    益和电气的工人孙亮到厂区已经是早晨7:30,他没有绕行北门,而是从警戒线里穿行。

    短短的100米路程他看到了平生未见的景象。路边一些下水口里好像往外溢出石油,黑乎乎的,沿着两侧往海边的方向淌。

    此时,秦皇岛路与斋堂岛路的交会口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工程车辆,还有2辆消防车,一台小型的挖掘机也刚刚到场。

    10时30分许:两处爆燃 市民听到多次爆炸声

    爆炸好像来得毫无征兆。

    爆燃发生时, 52岁的孙世仁正和6个工友在丽东化工厂一间办公室等着结算工钱。

    “10点多我们进厂,大概半小时后,眼前猛地炸起来!”孙世仁形容爆炸“一条线似的”延伸,办公室的屋顶被掀开,他和工友被气浪掀倒在地。“‘砰砰砰’跟放大炮似的,爆炸后到处都是烟,我们被埋在土里,我昏倒了。”

    几分钟后孙世仁自己“刨”了出来,其他两名工友也勉强站了起来,谁也顾不上多想,三个人相互搀扶着逃了出去。

    “其他四个人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三人得救后被送往青大附院黄岛分院,孙世仁被诊断为左脚脚踝骨折。

    据新华社报道,爆炸并非一处。雨水涵道和输油管线抢修作业现场相继发生爆燃,两处爆燃点间距约700米,并引起流入海湾原油燃烧。

    事发现场附近一位居民说:“先听到两声闷响,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地都在晃。我马上从屋里跑出来。” 

    “场景就像灾难片一样。”一位开车路过事发现场的司机说,“街上大大小小的裂缝很多,最长的估计有1.5公里。”文/本报记者 倪家宁 刘光博